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238章 主角与配角(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8章 主角与配角(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太后碰了个软钉子,不咸不淡的笑了笑:“才俊不才俊的,我也不想了。既不能留在宫里,索性给她们寻个近点儿的,不若国舅爷,郑将军……”她眼光冰线般在殿内划过,瞧见明兰,“还有顾都督,收了做小星罢。我也能常见着。”

    明兰心里一阵哀嚎——躺着也中枪呀,太后的目标明显在沈家,顾廷烨大约是顺带的。

    小沈氏头一个跳起来,随即强力压制惊色,语气努力镇定:“这如何使得。太后身边的人都是金贵的,自要好好寻桩亲事,哪里能做妾?”

    圣德太后呵呵笑了起来,愉快的看着惊慌的小沈氏:“哪那么金贵了。她们原不过是草泽来的乡野女子,自小入的宫,也没个娘家靠山。与其说寻夫婿,不如说寻个和气仁厚的主母,能瞧在我的面子上,叫她们过些好日子。如何,几位夫人可愿给哀家这个面子?”

    最后一句语音微微上扬,已略带威迫之意了。

    皇后脸上青白交加,小沈氏脸色涨红的快滴出血来了,只有张氏神色如常,静静的站出来,行了个礼:“臣妾听太后的吩咐。”

    张夫人慈爱忧心的望着女儿,目光中混合怜悯,心疼,还有一丝丝责备。

    明兰听了张氏的话,差点脱口而出‘既然如此,索性两个你都收了去罢,省的你妹妹和我头疼。这么贤惠的好主母,太后也好放心了’云云。

    总算她还记得这是什么场合,英勇的制止了自己的舌头。

    谁知太后还有后招,她状若叹息道:“为着给先帝守孝,可怜我身边好几个女孩儿都耽搁了,我总想着给她们寻个好亲事才是。”

    明兰忍不住又看了那两个女子一眼,只见她们低头垂首,粉面泛红,娇媚羞涩,更是艳色惊人,明兰看的都有些傻。

    忽然,她明白了:这些女子应该是圣德太后为自己儿子预备的,可惜天降横祸,她儿子的皇位被劫了糊,自己也关了,而这两个女子也耽搁了。

    两个女子身旁的屏风后,影影绰绰的,似是还站了好些美人?明兰很无厘头的胡思乱想起来,莫非是后备队?

    太后又问了一遍小沈氏,小沈氏闷声不语,求救的目光从皇后身上转了一圈。

    圣德太后也不着急,只笑吟吟的看着她窘迫挣扎,然后缓缓转向明兰,正要发问,这时一旁的豫王妃忽道:“顾夫人,你在笑什么?”

    殿内众人视线全都凝注一处,只见顾廷烨夫人恭敬柔雅的站在一旁,也不知在想什么,嘴角微微翘起,一抹浅浅笑意。

    “顾夫人,你笑什么呢?莫不是觉着太后可笑?”豫王妃原也是个温厚慈和之人,于京中素有美名,但自从亲眼看着丈夫死于鸩酒之后,天地骤改,她也性情大变,有些尖利了。

    明兰被一言惊起,心中暗悔自己疏忽,一时不慎,果然婚后的日子过的太舒服了,已经忘了原来在盛家时的亦步亦趋,回去后得重新训练起来。她过往的经验告诉她,此时此刻,与其装的若无其事镇定自若,还不如索性自然些,效果更好。

    “我,臣妾,臣妾如何敢笑太后……”明兰面露惶恐,说话也结巴了。

    果然,这幅样子很管用,太后和豫王妃都乐呵呵的看着她,似乎很开心舒畅。

    话题带开,小沈氏松了口气,皇后见机,连忙道:“豫王妃谬言了,顾夫人知书达理,如何会无礼。你别凶巴巴的,人家可不如我这妹子性子韧,好好的,别吓唬她!”

    皇后半带玩笑着训斥,除了两宫太后,全天下还没她不能训的女人。

    豫王妃脸色一僵,不再言语。圣德太后刚启了启嘴唇,张夫人就微笑着转过头来,对明兰道:“你适才笑什么呢?”

    有了台阶,明兰赶紧下来。

    “太后说的是喜事,臣妾如何会笑话。只是……”明兰以袖掩口,羞涩的轻笑道,“臣妾想着,月老公公这阵子倒勤快,到处都是男婚女嫁的事儿。臣妾近来便要办好几桩婚事呢。”

    “此话怎讲?”圣德太后颇兴味。

    明兰恭敬的回话:“启禀太后,前阵子侯爷说,因要在北疆屯兵,为使军心稳定,最好能叫兵士们都能带上家眷,未娶的赶紧成亲才好。是以,侯爷叫臣妾在家中寻些待嫁婢女,好配了兵士去北疆,可惜……”

    她说的犹豫,轻弱无力,语气控制的非常好。

    正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的小沈氏,忽眼睛一亮,大声道:“这事我也听说了。因这次要开拔的大军多为北疆当地招募的子弟,那儿连年战乱,早已十室九空,哪儿去找媳妇呀。单是背井离乡远离亲人就够呛的了,又因知道要去的是北疆,没多少人家肯将闺女许过去。”

    这是真的,不是乱诌,只不过没怎么严重。

    “是呀。”明兰接口,忧心忡忡的模样,“人家民女,咱们不能逼嫁,只能在自家婢女身上打主意了。可满打满算,也是杯水车薪,如今正头疼着呢。”

    皇后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些丫头肯嫁过去?”她好歹在老少边穷地区待过,知道京城的繁华没几个人舍得的。

    明兰嗫嚅着,似是极不好意思说出来:“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妾给肯嫁过去的丫鬟,贴上些银子做嫁妆,就有些肯了。”不过大多是买来的粗使丫鬟。

    张夫人看着她,笑道:“倒是为难这孩子了。”转头看着女儿,“难怪上回你问我有否要放出去的丫鬟,原来也是打着这个主意。”

    皇后听的连连点头,张氏笑了笑,没怎么答话。

    圣德太后听了这拉拉杂杂的一大堆,眉头微皱,正不知怎样调转话题,那边的小沈氏兴奋的上前一步。大约过度的压力反而会激发人类的潜力,小沈氏终于灵光乍现,心中有了算计,她转向皇后和太后,朗声道:“太后明鉴,不如将宫中逾龄女子配给这些兵士如何?”

    “胡说!”

    “放肆!”

    太后婆媳俩同时厉声训斥,小沈氏不服气的正要开口,皇后怕她惹事,赶紧道:“修的胡言乱语!太后身边得用的人,哪是你好插嘴的!”

    小沈氏眼眶含泪,还待再说话,冷不防后面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什么胡言乱语!我觉着这主意极好!”

    众人一同回头去看,却见两位老年贵妇互挽着手进来了,其中一位是圣安太后,后面呼啦啦的跟着两翅长列仪仗宫人。

    “姑母和母后来了!”皇后的声音掩饰不住欣喜。

    除了圣德太后之外的众女眷均在皇后后面,给大长公主和圣安太后行礼。

    “你有好茶,只知道捂着自己吃,却不来叫我们,说说,这是什么道理?”大长公主坐下后,只斜乜着眼睛,大咧咧的调笑着。

    圣德太后见了她,似是很无奈,连称不敢:“要是知道你在,打死我也不敢落下你。”

    这种气派,这种气势,定是庆宁大长公主无疑了。明兰默想。

    说笑了几句,庆宁大长公主忽板起脸来,对着豫王妃道:“适才我在外头听了,你做什么训斥皇后的妹子,她哪里说错了?”

    豫王妃战战兢兢的立着,咬牙道:“太后娘娘的贴身侍婢,怎么也不能屈就了一介兵士。说出去,岂非丢了太后的面子。”

    “哦?为了这个呀,你不用忧心。”庆宁大长公主一挥手,“想来军中还有不少青年校官和伍士,配给他们总不算辱没了罢。若有福气的,回头男人挣了功名,以后有的是好日子,难道不比给人做妾强?”

    一番利落的言语直说的那婆媳俩答不上话来。

    自武皇帝晚年起,庆宁大长公主就是朝中最有权势的公主,要说老天爷实在很厚待她。

    她原本只是一宫女所出,但那年她生母病逝,不过几日后,恰逢皇后的嫡女夭折,为开解静安皇后的悲痛,武皇帝便把三岁的庆宁抱到皇后处抚养。当然,她自己也是个极聪敏伶俐的孩子,待人处事得体明快,很入静安皇后的眼,也很快得了皇后的真心喜爱。

    因爱屋及乌,武皇帝视她为嫡女,怜之爱之,先帝视她为胞姐,敬之重之。那些原本比她尊贵的贵妃淑妃生的公主,最后反而落在她后头。

    成年后嫁了位俊秀闲散的世家公子,夫妇和睦,儿女成群,几十年顺风顺水的过来了。

    唯一叫她头痛的,估计只有她那四十岁时生的老来子有些纨绔,在新帝登基那年因在孝期逛红灯区,而被捉起来劳改过一阵子。不过庆宁大长公主何等人物,她能几十年顺遂,靠的不止是和先帝的姐弟情分,自然也有她有能耐的地方。

    在皇帝邀她入宫诚心叙话后,她很快调整了态度,姑侄俩以天马流星拳的速度和解了。

    皇后适才受了不少气,眼见有人撑腰,赶紧道:“姑母说的是,适才母后也说了,这些女孩原来也是草泽来的乡野女子,已是无父无母了呢。”

    “那不正好。”庆宁大长公主拍着案几,大赞道,“回头咱们就去跟皇上说,原本先帝驾崩,宫里就该放出些人去的。这回正撞上机缘,与其叫她们没个着落,还不如这么办了,岂不两全其美。你说呢?”

    圣安太后憨憨的笑着:“你还是这急性子,都多大岁数了。”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眼看就要下决定了,旁边众人听过的目瞪口呆。

    圣德太后愠怒,沉下了脸色:“宫里这些孩子花朵般的,都是娇养大的,叫她们去北疆,不是送羊入虎口么,真是无稽之谈!”

    庆宁大长公主昂首站起,目光炯炯:“国家有事,我等不出力,谁出力?宫里有无亲无故的逾龄女子待嫁,军中为国戍边为君尽忠的大好男儿盼娶。真是天赐姻缘,这有何不好?”

    空气中紧张的气氛噼里啪啦的作响,明兰默默的挨着墙壁站好,把头低下,继续默念‘我只是龙套,我不是主角’……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