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280章 小混蛋出世(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80章 小混蛋出世(3)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看你唱功身段俱是上乘,只可惜托了女儿身,不能登台献艺。”明兰不听她表演,只微笑道,“听说你最爱唱的是《琉云翘传》?便是后来跟了侯爷,衣食无忧后,依旧时常在家里唱这支曲儿?一段段拆开了唱,尤其是那段‘探花郎雪夜追佳人,琉璃女泣血表心迹’,于无人时,你更是一字一句反复的唱。”

    曼娘完全愣了,掌心微微发凉,这是她心底的隐事。

    “咱们都是女子,你跟我说句老实话。”明兰满脸的笑容,一副熟稔的口气,“你可艳羡那琉璃夫人?”曼娘张了张嘴,不知如何回话。

    明兰替她回答,对着太夫人笑道,“我真是废话了,自是艳羡了,不然怎么脱了贱籍后,还日夜唱这曲子,生怕人家不知道她原是做什么行当的。”

    曼娘脸色煞白,狠狠的咬着下唇。

    毛氏兵法有云,要打自己的仗,不能让敌人牵着鼻子走。敌人想打平原仗,你就逼它打山地战,敌人想正面对决,你就游击扰敌。所以,曼娘想谈身世可怜,明兰就谈艺术追求,曼娘想拿儿子说事,她就绕开这个话题。

    “高学士舍下一身锦衣荣华,抛却恩师和双亲的期许,众叛亲离也要娶了琉璃夫人,真是羡煞我等一干平庸女子了。”明兰玩味的看着曼娘,“观你行事,也不像那贪图舒适安逸的,携子几千里追随侯爷,是个有大志向的呀。莫非……”她笑了笑,“莫非你想效仿琉璃夫人,叫侯爷也不顾世人成见,明媒正娶了你?”

    “不!”便是再日思夜想的念头,曼娘也直觉的否掉了,正想说‘小女子出身卑贱,如何敢有这个念头’,却又被明兰打断,只听她玩笑道,“你要小心哟,一样的话说多了,当心菩萨听见,就当真了。”

    曼娘一咬唇,竟真说不出口了。一旁的太夫人听的瞠目,有心帮忙,却不知从哪里插嘴。

    “这也没什么。”明兰忍着肚腹下坠的酸痛感,半调侃道,“人有上进之心,是好事。你不进侯府,不要安逸日子,只要侯爷这个人。正可见你有识人之明,知道侯爷是囊中之锥,他日必能破囊而出,远胜于那等狗眼看人低的!”

    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的瞥了太夫人一眼,直把人气了个仰倒。

    曼娘不再说话,收敛了可怜模样,只沉着眼色,死盯着明兰。

    “可到了到了,你还是没能成第二个琉璃夫人。”明兰不惧她的目光,越生气越好,只径自道,“你机关算尽,依旧没有名分,非但不能进门,连儿子都不能认祖归宗!”

    “你——!”曼娘的喉咙窜出满含怒气委屈的一声。

    “你可知这是为什么?”明兰抢道。

    曼娘一双怒目只瞪着明兰,宛如一只蛰伏的雌兽,蓄势待发要扑上去。

    “我来告诉你。”明兰也不再笑了,神色认真,“你最大的错处,就是没明白,真喜欢一个人,就该为他着想。”

    “侯爷心里仰慕父亲甚矣,嘴里说的再狠,也想父子和睦;若琉璃夫人是你,她早就离开侯爷,绝不叫他们父子因你而不断争执生隙。侯爷想娶个贤惠的大家闺秀,若琉璃夫人是你,她早就扭头就走,绝不碍着侯爷的前程,而非如你,反去登州搅了亲事。侯爷想一双儿女平安康泰,若琉璃夫人是你,她定好好教养孩儿,让他们自立坚强的成人,而不是把稚龄女儿扔下,又拖着三四岁的儿子远走天涯。我问你一句,现如今昌哥儿识多少字了,读了多少书了?”

    明兰语气平淡,却字字句句如针扎。

    曼娘粗粗的喘着气,她半生筹谋,尽皆归于流水,如何不恨,齿缝里却迸不出一句话。她自小景仰琉璃夫人,处处想学她;她可以说明兰是富贵出身,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琉璃夫人当时的处境只有比自己更为艰难。

    “从始至终,你只念着自己。不论侯爷愿不愿,你的儿女如何,你只依着自己的念头行事。你这样,也配和琉璃夫人相比?”明兰刻意露出鄙夷神色,“有你这番死缠烂打的功夫,人家早在救助老弱贫苦无数,立起自己一番家业了!”

    那是个神奇的女子,种种才能也就不细说了,每次读记载琉璃夫人的札记,明兰就觉着像在看《天方夜谭》,忍不住严重怀疑这是后人添油加醋的神话。其实活到琉璃夫人那个份上,有没有那位高大学士死命相爱,已不很重要了,套一句政治课上的话,她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并过的很快活。

    曼娘双眼赤红,手指几乎把地毯抠出洞来,满心怨毒的瞪着明兰。

    “自然了。”明兰最后补充,语气再度温和,甚至透着一股怜悯,“最最要紧的,是侯爷从来不像高大学士喜爱琉璃夫人那般喜爱过你。这便俱休矣了……”

    这句话成了压垮曼娘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一瞬,曼娘浑然不知自己在做甚,只疯了似的要扑上去,却叫丹橘带来的丫鬟们死死压住。旁边的小男孩已被吓坏了,瑟缩着发抖,曼娘嘴里犹自低低诅咒着,“你这贱人……”

    明兰转头看着太夫人,凉凉道:“您还要叫她进门么?”太夫人旁观的异常震惊,嘴唇动了几动,没有说话。明兰再次转过头,见曼娘已渐渐喘匀了气,明兰道:“放开她罢。”

    曼娘漠然的抬起头,满脸都泪痕,这次明兰相信她不是装的了。

    明兰看着那瘦弱的小男孩,心中无不难过,忽柔声:“你若还有心,也该替这孩子好好打算打算。莫叫他跟着大人受苦了,我听说他身子一直不好。扪心自问,男人讨媳妇,是要相夫教子,你连个孩子都教养不好,哪个男子会敬重爱慕。”

    曼娘低着头,喘着粗气,一阵阵的仿若雌兽在咆哮。

    第三阵酸痛袭来,明兰深觉不好了,便巍巍颤的站起来,脸上现出痛楚神色,丹橘慌了,连声问着,明兰在她耳边低声道:“这疼的不对,大约是要生了。”

    丹橘忍住惊慌,高声道:“来人,抬软辇子过来。”旁边的丫鬟立刻应声出去叫人,丹橘则扶着明兰小心的走过去。明兰忍出一口气:“没事,我走的动。”她的身体素质很好,不会这么脆弱,就是现代社会,要生产了也得先坐车到医院。

    看明兰这幅模样,太夫人微微起疑,不知是昨日的狼来了剧情再现,还是真到了生产日子,她与向妈妈交换了眼神,犹自迟疑。

    地上的曼娘咬了咬牙,忽的起了一阵狠意,一把抓过身边的儿子,抱着起来,看似往明兰身旁的柱子冲去,像是要撞头,嘴里还大喊着:“不叫我们娘儿俩活命,这便都不活了罢!”

    屋内众人皆慌,丹橘和绿枝双双拦在明兰身前,还是小桃机灵,身手敏捷之下,使足力气斜里冲过去,一下撞在曼娘身上,生生把她撞倒在地上。

    “来人!把这居心叵测的押起来!”向妈妈抢先道。

    明兰看了她一眼,此时她肚腹发作起来,没功夫计较,只能先回去了。不过今日基本大获全胜,还是很令人愉快的,至于曼娘和昌哥儿,不该由她来处置,等顾廷烨吧。

    一回到屋里,崔妈妈早备好了一切,两个稳婆也紧张等待着,明兰却意识模糊起来,便如躺在云端上,忍受着一波波浪潮般的阵痛。凭良心说,这种感觉很奇怪,似乎并不怎么疼,只是酸胀的厉害,腰腹以下酸的几乎叫她想哭。它母亲的,怎么会这么酸?会酸到痛!

    也不知过了几个时辰,汗水浸湿了衣裳,连睫毛似都是湿漉漉的,外头天色暗了下来,耳旁的声音犹自喊的起劲,以崔妈妈为首的婆子们宛如拉拉队,无非是‘吸气’,‘忍着疼’,‘省着力气别喊’,‘使劲’,‘就好了’之类翻来覆去,就跟一部坏了的老录音机卡带了。

    屋里点起灯来,星星如夜空,配上本已满眼的金星,倒也相映成趣。酸痛积累到临界点,明兰深觉着自己快死了的时候,忽的外头一阵疯狂的呼喊,咦?不像是自己的拉拉队呀。

    她鼓足离去睁眼开一缝去看,却见窗外竟然诡异的红映半天。

    “走水了!走—水—了!”外头众人混乱的呼喊着。

    明兰忽的清醒了,在诅咒遍大混蛋小混蛋之后,她直想大喊一声:那老妖婆原来留着这手呢!能气死自己最好,气不死就请祝融来发威!廷灿,康姨妈,余家,曼娘,原来都是烟雾,人家根本预备了狠手!可恨自己防东防西,还是棋差一招。

    她只是个法院小书记,本就不是宅斗专家,这些年学的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居然还是不怎么够用?唉,现在只能指望屠二领着的护卫队能顶用了。

    大约是太生气了,不知哪里生出一股力气来,明兰咬紧牙关,抵住一口气使劲,忽的褥垫间一阵湿热,近乎疯狂的痛感似乎找到了一个出口,瞬间张牙舞爪奔袭而来,可人世间所有的奇迹却在这一刻到来,激烈的宣告着生命的到来。

    外头震天的锣鼓声,走动声,还有吵杂声,都掩盖不住稳婆几乎变了调的尖叫。

    “——出来了!出来了!是个哥儿,是个大胖小子!”

    漫天红霞中,人为的恶意火灾现场,这个折磨了她大半年的小混蛋终于肯出来了。

    明兰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赶紧看看他的手脚,是不是十个脚趾,十个手指的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