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291章 慢性毒药(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91章 慢性毒药(3)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小沈氏渐渐止住了哭泣,只肩头还在一耸一耸的,明兰接着劝道:“外头谁不夸你是有福的。刚及笄,皇上就登基为帝,姐姐是皇后,兄长是侯爷,公婆和善,小郑将军又与你鹣鲽情深,只一个你嫂子严了些,为人却是没说的。可你娘家嫂子,唉……你也知道的……”

    威北侯夫妇长年不睦,在京城里也不是稀奇事,坊间风传,沈国舅一个月也见不了张氏两回,反倒宠爱妾室邹氏。

    这番另类劝说果然有效,小沈氏慢慢抬起头,犹自抽抽搭搭的,脸上却愤愤不平,便如小孩子赌气般,连珠炮的开口:“不是我小心眼,见不得她好。而是……哼,她也太高傲了!我知道,她是瞧不起我们沈家!她英国公张家是名门勋贵,是开国柱石,她给我哥哥做了填房,是天大的委屈!”

    小沈氏哭的嗓子发干,喝了一大口茶,继续道:“哼,可她也不想想,这亲事又不是我哥硬求来的,也是皇上的一番美意!她张家不敢违逆圣意,这便拿我们沈家出气!整日一副死样活气,摆出脸色来给谁看!”

    既开了头,后面便越说越顺了。“我也知道,她瞧邹家妹妹不顺眼。觉着我哥抬了这么个贵妾,是在下她的面子!可那到底是个妾,漫过了天,又能越过她不成?这两年来,我哥就跟没娶老婆似的,她门也不开,人家也不走,恨不能叫满天下的人都知道她受了委屈!”

    关于这点,明兰有不同意见,忍不住插嘴道:“这……话不能这么说,倘若小郑将军恰在婚前,抬了个贵妾,你当如何?”

    小沈氏被一口气噎住,倔强道:“那不一样,我哥有苦衷。”

    明兰调笑道:“谁家没苦衷。嗯,我来想想,哦,对了,倘若郑家有位大恩人寻上门来,非要把姑娘许过来,你公婆推脱不了。那你怎办?”

    小沈氏脸涨通红,哽了半天,大声道:“那我就不嫁了!”

    “可威北侯夫人却是非嫁不可。”明兰淡淡道。

    小沈氏忽如一只戳破了气球般,颓倒在椅子上,过了好半响,轻声道:“其实……我大哥起先也觉着对不住张家。刚成婚那会儿,大哥本想好好待新嫂子,可她始终冷冰冰的。不论怎么跟她好声好气,她都不怎么搭理。去年,我小侄儿险些落水,邹家妹妹为着护他,自己却小产了,我大哥好生歉疚,可她却依旧冷言冷语……”

    明兰默然,估计小沈是没少在张氏那里受冷遇。这两年,这位张氏夫人便如出家为尼一般,自顾自的礼佛过日子,既不管威北侯府的诸般事宜,也懒得敷衍各家亲朋,便是人家请她赴宴交际,她也大多借病推辞了,连娘家都不怎么回。

    团哥儿的满月酒,她就没来。想来,那位张氏应是个心高气傲的名门贵女,自小父母疼爱娇宠,一时半刻转不过弯来,也是有的。

    两人东拉西扯了半天,明兰看差不多了,便叫人打盆水进来,亲自给投了帕子,让小沈氏净面,又叫小桃捧出她的镜匣,服侍小沈氏敷脂描眉。

    “你这胡粉极好,又贴面,香气也好闻,比之宫里的不遑多让呢。”小沈氏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明兰笑道,“这不是胡粉,是云南的茶花制粉后,再掺米粉和珍珠粉,另好些香料。是我先前闺中姐妹的夫婿,闲来无事捣鼓出来的。”

    她见小沈氏喜欢,索性叫小桃给装了一小盒给她带回去,反正她平日是不大涂粉的。

    “你才几岁,没事少涂粉,没的打扮跟个妖精似的,回头你大嫂定不给我好脸色看。”明兰看小沈氏拿着那粉盒,十分热心的样子,忍不住吐槽。

    小沈氏翻了一眼过去:“你倒怕我大嫂!”

    “你大嫂人多好呀,我眼红你可不是一两日了!”明兰故意打趣,“我只问你,你大嫂可有跟你提子嗣之事?”

    小沈氏低声道:“从来没有。还叫我好好将养,总会有的。”

    郑将军府的大房子嗣繁茂,嫡出的有四子一女,庶出的也有一子两女,是以从郑家两老到大郑将军夫妇俩,都不曾催促过什么。只是小沈氏自己,因夫妻恩爱,深觉对不住丈夫,徒生压力罢了。

    “这话说的是。”明兰坐到小沈氏身边,温言相劝,“你成婚这才两年呢,且放宽心,别把身子愁怀了。”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吐起槽,“你想呀,你这般事事顺当,倘若再三年抱俩,十年生八个,还叫不叫我们这些不容易的活了?老天爷也太偏心了罢,想我生团哥儿那日,还险些叫人给活活烤了呢。”

    小沈氏忍俊不禁,指着明兰恨声道:“活该!叫你贫嘴,吃苦头了罢。”

    随即,故意上下不错眼的打量明兰,“你别说的自己多可怜,当我瞧不出来的呢!说,一大清早,怎地一脸都是疲态?”

    明兰直觉去摸脸,一边讪笑着,“没法子,团哥儿整夜的闹,是以我……”其实不是。

    “你再给我装蒜?”小沈氏一拍桌子,笑骂道,“你当我是瞎子么,瞧不出你这是为什么累的?真一夜没睡好的,哪是你这幅娇媚模样,啧啧,都快滴出水来了,怕是折腾了一夜……”说着,她自己也脸红了,便是自小在山野放肆惯的,她也说不下去了。

    明兰大窘,瓷白水润的面颊绯红一片,连耳朵根子都烧起来了。

    “你个没羞没臊的,什么都敢说!”明兰恼羞成怒,恨声道,“看我不告你嫂子去!”

    小沈氏大乐,着意调侃:“去告呀,去告呀,我看你敢跟谁去说。”

    “你,你……”明兰又气又羞,平常端庄模样全无,孩子气的侧背过脸去,怒道,“我不和你好了。以后也不和你说话了!”

    她脸颊红的火烧般,偏皮肤底子极白,便如西域殷红的葡萄酒,在雪白的丝缎上晕开了一片,水淋淋的大眼恼怒的瞪着人,好似前日皇后赐下的琉璃灯盏,只一点萤火的光泽,却是晶莹剔透,琉璃的颜色很艳,每盏都点上灯火,便是艳若桃李的绚丽华彩。

    小沈氏看明兰这幅模样,颇有些叹为观止,心里暗道,难怪顾侯喜欢了。又见明兰真恼怒了,她也不敢造次,好声好气的赔礼道歉,话说明明是她来求安慰的说。

    “对了,我这儿有些白茶,还有些零碎的土仪,你顺道替我带回去罢。”明兰没好气道。

    小沈氏笑道:“你也忒客气了;我只爱吃龙井的。”

    明兰十分无奈:“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大嫂的。我要谢她荐来的那班子泥瓦匠。”

    “你上回不是已谢过了么?”

    明兰叹了口气,轻声道:“你不知道。我当初谢你嫂子,不过是为着面子情。这回,才是真谢。你嫂子荐那班师傅确是好的。”虽名气不大,但低调实干。

    她斟酌了下语气,“这回起火,旁的屋舍都多少烧着了,只那新砌的墙栏和几处排屋却好好的,我家侯爷亲自去看了,一层砖瓦一层木料,泥灰里掺足了米浆,还是上好的糯米。这才又牢靠又避火,端是真功实料。唉,这年头,这般靠谱的,不多了。”

    “哦,是以你们这回的生意,又关照他们了。”小沈氏眼睛很尖。

    明兰点点头,一脸敬佩。想起自家大嫂,小沈氏也是全身无力,只能叹服:“我嫂子那人,有一说一,最是稳重可靠的。姐姐也常夸我嫂子,叫我跟着学学,别整日淘气了。”

    明兰赞道:“皇后娘娘明鉴。”

    “可大嫂叫我多礼佛行善,这样才会佛祖保佑。”小沈氏闷闷道。

    明兰奇道:“你不是常拜佛的么?”

    “嫂子说我是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满肚子求帮忙的意图,忒功利了。”小沈氏低头道,“要时时处处做起,怜老恤幼,积德行善,无论有否所求,都要时常存了善心。”

    明兰被说的一阵脸红,貌似,她好像,也是这样的。现代人的境界果然不高。

    一番反思后,待顾廷烨回屋,明兰正要开口,表示以后要多做好事,将来才能多子多福,升官发财(还是很功利呀),谁知顾廷烨先发话了。

    “余阁老好的差不多了。”

    明兰一愣,直觉反应道:“你去问林太医了?”

    顾廷烨点点头,双手搭太师椅的扶手,面色发沉:“趁这回,都料理干净了,省得没完没了。”

    余阁老自半月前开始清醒,一直延医吃药将养着,近日显见是好多了。

    明兰默然,坐到男人身旁:“别……太过了,余阁老应是不知情的。”

    顾廷烨冷哼一声,道:“姓余的欺人太甚,先前的我不计较。他竟还敢由着婆娘来逼迫你!哼,这都欺上门来了,咱们还怕什么。”

    他看了明兰一眼,放缓了语气,“你放心,余家其余人与我并无过节,不会牵连过多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