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299章 摇羽扇的典故(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99章 摇羽扇的典故(5)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这话有些过了,长枫顿时脸色一沉:“你也知道我是你兄长,这是该对兄长说的话么?没规矩!都怪姨娘当初溺爱,没好好教你!”

    墨兰生平头一遭被同胞哥哥骂,眼眶一红,又要哭出来。

    柳氏慢慢挪过去,拉住丈夫的手:“相公跟四妹妹置什么气?四妹记挂姨娘,说话冲了些,也是有的。好了,你赶紧到前头去罢。待会儿吃起酒来,爹爹一个,可应付不来四位姑爷哦,相公可要挡着些。”

    “那我吃醉了倒不要紧?”长枫含笑道。

    柳氏软软道:“回来我给相公熬解酒汤。”

    长枫笑的温柔,转头对明兰道,“六妹妹多坐一会儿,陪你嫂子说说话。”最后瞥了墨兰一眼,“你嫂子有了身子的,你也懂事些,不可惹她生气!”说完这话,转身便走。

    墨兰几欲气厥过去,一双染了凤仙花汁的纤手,死死扯着帕子,恨不能撕碎了眼前的嫡亲兄嫂;忍了半响,最后愤而奔出去,也不知去了哪里。

    明兰低头吃茶,全然当做没看见,只和柳氏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家常。柳氏言语颇妙,谈兴也好,始终不提长枫与林姨娘一句,只乐悠悠的聊着生活中的琐事趣闻,说了会子话,明兰便借词告辞,柳氏也不挽留,笑吟吟的起身相送。

    脚下的细沙石子路再熟悉不过,左一拐右一弯,明兰连抄三段近路到了寿安堂,然后大摇大摆的往里走;到了里屋,只见盛老太太正坐在炕上,慈祥的看着熟睡的婴儿。

    听见有人进来,她头也不回,依旧注视着孩儿:“瞧这小子睡的沉哟……这不像你,你小时候,便是风吹帘子动,你都会醒过来。”

    明兰笑嘻嘻的挨过去,哈巴狗似的蹭着老太太:“这小子像他爹,只要放心睡了,抬去丢护城河里,也是不知的。”

    老太太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明兰,含笑道:“都说完了?”

    “可不得说一圈么,真恨不能飞过来。”明兰也坐到床边,头靠在老太太的臂上,叹道,“祖母,我想你了。”随即又左右看顾,“全哥儿呢,我给他带了东西。”

    老太太伸手揽着明兰,轻抚着她的鬓角:“本想叫他留下等你,可华兰的那小哥俩在门口伸头缩脑的一张望,他就坐不住了,这会儿那三个小子不知也野到哪儿去了。”

    “全哥儿听话么?”明兰摆出长辈派头,“可有我小时的一半乖。”

    老太太清寡的面容也不禁露出笑容:“哥儿不比丫头,刚能跑那会儿,房妈妈得领着三个丫鬟才能把他拿住。不过背书写字起来,那板着小脸,倒和你大哥一模一样。”

    “也不知大哥哥现下怎么样了?”盛紘虽嘴里不说,但瞧着今日阖家团圆热闹,单缺了长子长媳,到底有些可惜,明兰想起一事,“大嫂子上回信里说有身孕,算算日子,也就这两月了。别的也还罢了,只怕那儿缺医少药,未免不便。”

    “我也正忧心这个呢。”老太太微微蹙眉,“我和你爹商量着,预备送两个得力的婆子过去,就是路不好走,既荒僻又难认道……”

    明兰抚掌笑道:“我也想到这个了,前阵子与侯爷商量了下,他说年后兵部要押一批兵械粮草往那边去,路经哥哥处,不如叫家里的车队随着一道去。既牢靠,又不怕走失了,您想送多少药材补货都成。”

    “我也不说麻烦姑爷了。”老太太虽语气淡淡,却透着一股真心高兴,“你老子心里约也是这个主意呢,只是爱装模作样,不肯自己开口。”

    “那是爹爹聪明,他知道祖母怕比他更记挂大哥哥,就乐得省下这功夫。”

    老太太半讥半笑:“你老子什么时候不聪明了。”

    祖孙俩打趣起盛府当家老爷来,毫无压力。

    “三哥哥倒是娶了个好媳妇。”聊着聊着,明兰就说起适才见闻,“适才四姐姐又跟三哥哥提林姨娘了,说的可厉害了,不过都叫三嫂挡了回去,三哥还斥责了四姐姐呢。”

    老太太脸上不知是喜是忧,轻轻抚着明兰,叹道:“你三哥人不坏,就没个主心骨,当初听林氏的话,如今听媳妇的话,唉,好在你三嫂比林氏强多了。”

    明兰如猫儿一般枕着祖母的腿:“看四姐姐这般心心念念着林姨娘,也是不易。”

    老太太沉默了片刻,才道:“有件事……”她顿了顿,“入秋那会儿,墨丫头曾滑过胎。”

    明兰一惊,撑着半抬起身来发愣,老太太道:“墨丫头和姨娘们斗,成日的机关算计,连有了身子都不知道……唉,也是思虑过甚。”明兰默了半响,依旧什么都没说,或者说,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年前那阵子,墨丫头曾来找老爷,求给她姑爷在仕途上帮个忙。”屋里的地龙烧的正旺,融暖如春,老太太的声音低沉缓慢,犹如沉香炉里袅袅的薰香,“老爷心软之下,原本预备答应的,可后来还是没成。”

    明兰又枕回去靠着,幽幽道:“爹爹素来疼爱四姐,这回没答应,定是力有不逮。”

    “隔行如隔山,老爷的手够不着那儿。”老太太轻哼一声,“他来与我说过几次,他的心思我知道,想看看能否叫六姑爷帮忙,我没去理他。”

    明兰苦笑不已:“爹爹好面子的。”哪怕女婿再显赫,他也得摆出泰山的架子来。

    “后来,菊姨娘又吹了些风,老爷便决意回绝了墨兰。”老太太道。

    明兰一时没记起来:“菊姨娘?”

    “就是那年林姨娘房里的菊芳。”老太太轻撇了下嘴角,“她至今未能再孕。”

    明兰的心慢慢沉下去。盛老太太的话乍听只是家常,其中深意却厉害。

    墨兰急要林姨娘回来,到底是母女情深,舍不得亲娘受苦,还是因为她发觉娘家非但无人替她说好话,还有人说坏话,她讨不着半分好处,因此生出来的计策呢?

    人心难测,谁也说不好。

    “现在看来,还是五姐姐过的好。”明兰低低道。

    说起如兰,老太太终收起满脸冷诮,忍俊不禁道:“我们这位五姑爷,却是个妙人。这回不是要外放了么?文亲家母想留下如丫头,好立一立规矩,谁知自己儿子却早反了水,暗地里来寻丈母娘。这里外一合计,太太便去把文家闹了仰翻,五姑爷一味装可怜,哈,可怜亲家母,哪里还敢再摆谱。”

    “他倒聪明,叫太太出头做恶人!”明兰咋舌。

    “算了,这般也不容易了,能待如兰好就成。”这回老太太却异常宽容,笑着叹气,“如今看来,你大姐夫也是个好的。唉,你老子做丈夫平平,做儿子也不过尔尔,不过当爹却还不坏。他挑女婿媳妇的眼光,大都不错。”

    明兰想了想,也忍不住笑了:“当初爹爹一个劲儿的说侯爷不坏,好歹他亲眼去瞧过的,只差没赌咒了,可祖母那时只是不信,直把爹骂了个臭头。”

    老太太一板脸,骂道:“哪个人牙子不说自己卖去的地儿,那是极好极好的!”

    听把盛紘嫁女儿比作人牙子,祖孙俩搂着笑作一团,明兰直笑出泪来,好半响才停下,明兰把头靠在老太太柔软的腹部,低声道:“唉,要是您能住到我那儿去,就好了。”

    老太太轻轻拍着明兰,柔声道:“我如今儿孙绕膝,满堂殷富,若住去你那儿,岂不打了你老子和大哥的脸?唉,不成不成。”她又叹了口气,“不单如此,你也不可学那轻狂的,老往娘家跑,侯爷现下身份尊贵,你又一头独大,里里外多少双眼看着你,千万不可叫人拿了话头说嘴……知道你过的好,我就足了。要好好过日子,记下了没?”

    明兰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老太太胳膊里,心里舍不得极了。

    待开宴时,也不知王氏与华兰如兰说了什么,加上先前哭过的墨兰,刚哭过的明兰,四个女儿俱是眼眶红红的。与里头女眷的舒缓气氛相比,外头男席上,却热闹多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