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300章 摇羽扇的典故(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00章 摇羽扇的典故(6)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看着一桌荣华,盛紘既高兴又得意,端着酒杯不免上了兴头,愣头青的四女婿梁晗已与长枫互拼倒了,他笑眯眯的把目光移向余下三个女婿。

    袁文绍是知道顾廷烨酒量的,当下向对面一奴嘴角,眼神意思:猛男,打个先锋呗。

    顾廷烨老神在在,只眉头一挑,意思是:你是老大,你先上。

    文炎敬一见情形不妙,当即把身子一歪,伏案撑着脑袋,肢体语言解说:此人已醉,有事自理。为了增强说服力,还颤声呻吟,延绵起伏。

    事后顾廷烨对明兰道,饶他纵横酒场这许多年,也鲜少听过这般音效逼真的装醉呻吟。

    这顿酒直吃到哺时末,四个女婿才七倒八歪的陆续告辞。明兰左边搀着醉醺醺的丈夫,右边领着依依不舍新朋友的蓉姐儿,后头乳娘抱着团哥儿,这才浩浩荡荡回了侯府。这日大家都累了,回去就是狠睡一顿,到天黑才醒过来,略略用了些清淡的晚饭。

    直到天色微亮,明兰才缓缓醒转,却见丈夫撑手侧躺着望她,眼神温柔深邃。明兰甫睡醒的面颊如孩童般可爱,还留着粉红的睡印,看她拙拙的揉着眼睛,极力清醒,顾廷烨只觉得胸口柔软,忽老着嗓子道:“孩他妈,今儿吃什么呀?”

    明兰歪头眨着眼,笑着:“孩他爹,先去把东头二亩地犁了,才能吃饭!”

    顾廷烨板起脸骂道:“好狠心的婆娘,大过年的叫男人去干活!”

    两人互瞪半响,同时笑出声来,顾廷烨咬着明兰耳垂,凑在她耳边笑道:“咱们……”

    话还没说完,却听外头一阵急急的脚步声奔过来,男人兴致正浓,顿时脸色不悦。

    隔着门,丹橘气结的慌声道:“侯爷,夫人,适,适才五老太爷使人来报,说是,说是炀大老爷怕不成了。问咱家可有老参,年头越长的越好……”

    顾廷烨和明兰相顾愕然——顾廷炀要死了?这是怎么说的。

    这当口,也不顾上问东问西,到底是分家才一年多的堂房兄弟,也不能冷漠的不闻不问,夫妻俩立刻起身,迅速穿戴整装起来,然后顶着蒙蒙晨光出了门。

    驱车策马,约莫半个时辰才到五老太爷的宅子。明兰记性颇好,一眼认出停在外头的那辆马车,应是煊大太太的。此刻,五房府里已乱作一团,还是煊大太太的随行小厮叫人来引路,然后引着顾廷烨夫妇一路进去,到了正堂,顾廷煊夫妇果然已在那儿了。

    抬眼一看,只见五老太爷双手撑膝的坐在上首,脸色颓败灰黄,神色枯槁,蓬乱着一头花白头发,便如生生老了十岁般,此刻顾廷煊正在旁不住的劝慰他。他见顾廷烨来了,迟钝的看了半天,才微微抬头点了点,失魂落魄的不发一言。

    顾廷烨和明兰先上前见礼,之后才问:“家里正有一支老参,已叫来人带了过来,只盼能用得上。”随即,他又道,“只不知这好好的,炀大哥怎么……”

    五老太爷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顾廷煊见场面尴尬,便讪笑了几声,出来解释:“也是炀兄弟不好,犯错惹怒了叔父,叫……叫叔父打了一顿板子……”个中原因,他也不甚清楚,只能解释到这个地步。

    煊大太太眼珠一转,笑道:“你们怕也没用早饭,叔父也是滴水未沾,不如咱们去弄些米粥来,别炀兄弟没事,倒叫叔父扛不住了。”说着便来拉明兰,明兰笑着答应了。

    两人一走出厅堂,煊大太太就迫不及待的说起来。

    五房府邸明兰不熟悉,煊大太太却是常来串门,两边下人也多有交好,兼之今日他们夫妇来的早,煊大太太赶紧叫贴身的媳妇婆子出去转了一圈。因五老太太病倒了,炀大太太昏厥了,炳二爷夫妇又得留在里头看顾,此刻府里正是三不管之时,连封口令都没来得及下,是以煊大太太迅速打听到了消息。

    “你道是怎么回事?真真说出来也脏了嘴!”煊大太太压低声音,边走边咬耳朵,“……这等不肖子孙……连亲爹屋里的也不放过……”又不是自家丑事,煊大太太乐得卖明兰人情。

    其实说来毫不稀奇。不过是顾廷炀贪花好色的老毛病又犯了,偏这大半年来老父拘的紧,不得出去排遣,屋里的媳妇丫鬟摸了遍,不觉趣味索然,居然把主意打到父亲的美婢身上。

    五老太爷是文士做派,素爱这等风雅之事,屋里两个伺候笔墨的通房丫鬟,很是清丽动人。不过两人性子迥异,一个被顾廷炀逼奸成功,几月后竟发现怀孕,她不敢声张,只好偷偷堕胎。一个此刻正养着身子,顾廷炀便又盯上另一个。

    没想这个却是个刚烈性子。昨日初二,顾廷炀吃醉了酒,便强拖她去奸污,她当即就发作出来,披散头发,凌乱衣裳,怀中揣了把剪子,扑到五老太爷跟前告状,当着众人面把话说了个清楚,随即刺穿咽喉自尽。

    大年节的喜庆,没想爱妾却血溅当场,五老太爷当场就气懵了,绑了顾廷炀就要行家法,却叫五老太太拦住了。这时另一位侍妾得了消息,不顾身子蹒跚赶来,见到情同姐妹之人死于非命,想着五老太太大约也不会放过自己,她豁了出去,当下一五一十的全抖了出来。

    五老太爷再不肯听五老太太的,立刻叫捆了儿子上家法,自己监督,同时又叫人把顾廷烨的贴身长随也绑了要活活打死,这一打,就真出了事。

    那长随眼看自己要死了,又听五老太太在旁一边哭一边咒骂是他带坏了主子,便怒喊了一嗓子——当年老侯爷屋里的幽莲,也是炀大爷逼奸自尽的!

    “那奴才喊的满院子都听见了。”煊大太太轻咳了声,神色有些躲闪。

    那个叫幽莲的丫鬟是太夫人送给老侯爷的,据说还颇得喜欢,她投湖后,众人都以为是顾廷烨所为不轨,太夫人尤其哭的厉害。

    本来儿子偷了父亲的通房,虽是忤逆丑事,但妾为轻,子嗣为重,也罪不至死,狠狠教训一番就是了。可五老太爷对亡故的长兄极为敬爱,此时他才知道,竟是自己的孽障侮辱了兄长的尊严,思及往日亡兄的慈祥照顾,五老太爷不禁愧悔不已。

    这次再打,他便亲自上阵,抡起棍棒没头没脑的一顿暴抽。他虽老迈,但身体一直保养很好,加之前头顾廷炀已不轻不重的吃了一顿,多年来又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这一下便被打了个半死,半夜里起了高热,须臾就要送命。

    明兰听的发愣,半天没反应过来。

    找到府里的管事婆子,叫她们去张罗吃食后,明兰随着煊大太太慢慢走回了厅堂,见到三个男人依旧是刚才的姿势。五老太爷颓然坐着,顾廷煊在旁叹息,而顾廷烨独自坐在另一边,面无表情,仿若一尊盐岩雕塑。

    说实话,顾廷炀倒霉,其实明兰并不惊讶。

    据她所知,顾廷烨早在暗中留意顾廷炀外头的丑行,打算哪天捅到五老太爷跟前,可没曾想,事情会来的这么快,甚至不用他亲自动手。

    众人静静的坐着,只顾廷煊偶尔不合宜的说上一句,随即会挨着妻子一记瞪眼,他又不好意思的呵呵傻笑几声;屋里没烧地龙,只屋角的铜炉里烧着些微弱的炭火,粥点又始终不见人送过来,明兰觉得又冷又饿,只能忍耐。

    不知坐了多久,厚厚的棉帘子被大力掀起,带进一阵刺骨的寒风,一个满脸惊慌的婆子连滚带爬的奔进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禀老太爷,大爷他,他……他没了!”

    不远处的院落里,已是震天哭喊,顺风传来,仿佛是早已预知的结果,空落落的凄凉,溢满厅堂,众人一片静默,谁都没有出声,空余几抹叹息。

    明兰留心去看顾廷烨,男人的侧面冷硬异常,如同青灰色的天际,用钢刃切割出冷漠的线条。

    他是早想教训顾廷炀的,不但可报自己父子的仇,也免得顾廷炀在继续外头胡来,脏了自家的名声——可是,他想过要他死吗?

    过了良久,五老太爷才动了动,发出嘶哑干枯的声音:

    “办丧事吧。”

    佛曰,善恶到头终有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