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302章 善恶道(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02章 善恶道(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王氏不好问,华兰的社交圈子不同,明兰叹口气,只好另寻帮手,遂提着大包小包另胖团子一枚,去看望小沈氏,及其嫂子——皮埃斯,后者才是重点。

    小沈氏正闷的发慌,见明兰母子来访,自然乐开了花,见明兰颇奇怪自己陡然间怎么人缘好了几倍,便口无遮脸道:“你傻呀,彼时你家是什么情形。只想请你的,又不好落下你家太夫人;来请你家太夫人的,你又不愿意去。好容易你俩一道去,不是你家太夫人一人做戏,就是你一脸木头相,浑身竖着倒刺般防备,活似前头有坑要你踩。哪个主家乐意?”

    明兰恍然大悟,为感激小沈氏解惑,便把胖嘟嘟的儿子放在炕上滚来滚去,很大方的表示‘随便玩’,便跑去请教郑大夫人了。郑大夫人素日虽不大言语,可到底在这权贵圈里十几年,说起来条理规整,非小沈氏的八卦功力可及。

    哪几家门风刚正的,值得一交;哪几家子孙出息的,不可怠慢;哪几家是绣花枕头的,麻烦又多,只需敷衍一二;还有哪几家内宅不和,要当心避讳……云云总总,明兰只恨没有四只耳朵,又不好意思掏出笔记本来写。

    一番比对计较,明兰只挑了几家去,余下的各家只细细吩咐了送礼,并叫管事客气带话,最近家中繁忙,望各位见谅一个堂兄弟死了,一个堂兄弟要延长刑期,两位堂嫂哭的哭,病的病,乱作一团——这个借口颇好。

    堪堪十八岁的顾侯夫人,不疾不徐的到众人跟前,倒叫众贵眷眼前一亮,直如一支玉兰娇嫩清艳,竟是个极少见的美人。众人想起外间关于顾侯夫妇的传闻,颇觉应有此理。

    有时顾廷烨陪她一道去赴宴,若只是女眷聚会,但凡他得空,也会来接她。明兰跳上马车,他问的头一句话大多是:“可有人欺负你?”

    明兰笑嘻嘻的:“夫君威名在外,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

    值得一提的是英国公夫人,无论是何场所,是何人家,但凡她在,定然携着明兰一道说笑,又周到和煦的拉着她到处认人,极为看顾。受着国公夫人别有深意的眼神,明兰哪敢不心领神会,当下再也不拖了,翌日便去探望在家养胎的国舅夫人张氏。

    这一看,却是吓了一大跳。

    张氏撑着硕大的肚皮,吃力的起身迎客,明兰胆战心惊的望着张氏微颤,一个离临盆不远的孕妇,竟瘦的皮包骨头!她有心想劝两句,却不知从何说起;刚说了两句‘多顾着些孩子’,便被张氏绕开话题。

    “这两株梅树脾气倔,好水好肥供着,偏不开花。年前花匠烦了,不再理睬它们,如今倒反自开了花。你瞧,多艳呀,像是西山长春崖边的云霞,浮着层雾气,好看的叫人心里发疼,仿若你眨眨眼,就会不见了似的。”

    张氏微微侧脸,颈项曲着望向窗外,面色黄黄的,还起了好些斑,脆弱单薄的皮肤包着耸出的颧骨,颊上如吃醉了酒般,现出两团不正常的红晕。

    这云里雾里的一番话,明兰直想把自家小姑子廷灿拉来,叫她看看什么才是大家小姐的傲气,什么才是才女清高,张氏仿佛全不在乎什么,自顾自的生病虚弱。

    明兰默了半响,本就不很熟悉的两人,对方又有心避开,就更难打开话头了。

    “人终究非花非雾,有父母亲长,有小儿无辜,如何能如花露,如朝雾,说没就没,了无牵挂。姐姐是聪明人,千不念万不念,也念着父母慈爱养育一场。”明兰握着张氏的手,句句发自真心,张氏不禁些微动容,低声道:“我就是念着父母养育之恩,才……”

    话还没说完,屋外响起一声高亢尖利的娇呼。

    ——“你们这些奴才,顾侯夫人来了,怎地不禀我一声!”

    听见这个声音,张氏的神色慢慢又冷了下去,挣脱了明兰的手,往后靠向枕垫。

    进来的是个娇小玲珑的女子,过于浓艳的妆容,笑容甜的发腻;明兰见过几次小邹氏,每次都被她满身的金碧辉煌耀花了眼,这般成熟艳妇的打扮,实则她也不过才十七八岁。

    张氏淡淡道:“早与你说过,我的院子你少来。”

    小邹氏当即垂泪道:“我实不知哪里错了,叫姐姐这般厌弃;我服侍姐姐本是应当应分,怎能不来?”揩了揩眼角,她又转身朝着明兰,楚楚含泪微笑,“倒叫盛家姐姐笑话了。”

    面对这番场景,别人如何明兰不知道,但有林姨娘的珠玉在前,小邹氏的这番做作实在不够看的;明兰笑笑道:“我正打算告辞了。”

    小邹氏连忙道:“姐姐身子重,不堪劳累,不如盛姐姐去我那儿坐坐?”

    明兰很清楚的看见张氏眼中的讥讽——堂堂正一品的顾侯夫人,跑去一妾室屋里吃茶说话,这事若传了出去,明兰以后就不用出门了。

    “原就是顺道过来的,家中还有事。”明兰客客气气的拒绝,小邹氏无奈,只坚持定要送明兰出门,两人一路走,她就一路说,独个儿喋喋不休,一忽儿自夸自赞沈国舅如何待她好,一忽儿又暗示明兰是否瞧不起她,为何不肯去她屋里坐坐。

    明兰忽立住了身子,定定的瞧着小邹氏:“我儿时读书之时,先生曾与我说过一个故事。不知妹妹是否愿听?”小邹氏愣了愣:“……姐姐请说。”

    “许久许久之前,有两位贤惠的公主,分别许配了两位世家子弟的驸马,偏这两位驸马都不喜公主,只偏疼妾室。因公主仁善,便处处隐瞒驸马的冷落,如此几年,其中一个妾室愈发恃宠生骄,霸着驸马一步不许离开,公主稍想召见驸马,她便作出种种把戏,要死要活。仗着驸马纵容,小妾得意嚣张,那公主却寂寥病弱。另一位小妾恰恰相反,不论驸马如何宠爱,始终不敢逾越一步,恭顺的服侍公主,又常劝着驸马去见公主。两位小妾有时见面,前头的那个风光无限,前呼后拥,便嘲笑后头那个蠢钝不堪。”

    小邹氏听的发怔,明兰缓了口气,继续叙述:“后来,前头那位公主不堪伤心,郁郁而终。公主的乳母藉着进宫谢恩的当口,把一概缘由吐了个干净。皇帝一番盘查后,震怒不已,遂把驸马家革了爵,驸马流放三千里,终身不得返还,而那小妾……”

    明兰看了看小邹氏微微发白的脸色,“千刀万剐,凌迟处死,她所生的儿女,也尽皆贬为宫奴,任人践踏欺辱。”

    “那,还有一位呢?”明兰讲故事的技术不错,小邹氏忍不住追问。

    “另一位是个有福的,公主感她柔心可亲,虽与驸马不睦,却待她如姐妹,待她所生之子如亲子;后来她的儿子读书小成,公主亲去求皇帝恩荫。再后来,公主和驸马都过世了,几个儿女待生母至孝,那位妾室享尽人间福贵,活到八十多岁才寿终正寝。”

    故事讲完了,小邹氏死死咬着唇:“她张家虽显赫,却也算不上公主罢。况且还有皇后,还有青萍姐姐(小沈氏),我不怕……”

    明兰叹了口气:“青萍每每与我说起你姐姐,常是满眼泪水,哽咽不能言语,是以我今日才多了这些话。如今,只盼张家姐姐能顺当生下孩儿,否则,张家若非要交代,谁来做这出气的呢?……自不会是国舅爷。”更加不会是皇后和小沈氏。

    小邹氏脸色转了几转,冷冷笑了几声:“看来姐姐是站在张家那头了,也是,英国公府势大,谁人不忌惮。可我也不是那等子贱妾,任人揉搓,我是有诰命在身的!”

    明兰静静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道:“青萍说,你身子一直没好利索,还是该紧着早些调理,否则久了,落了病便不好治的。还有,别擦这么多粉,对身子不好。”

    小邹氏愣在那里,嘴唇动了几动,终究什么也没说。

    出了国舅府,走到半道正遇上来接她的顾廷烨,夫妻俩坐在马车里,明兰抢先道:“无人欺负我,侯爷放心罢。”

    顾廷烨见她神色郁郁,微皱眉道:“怎么了?”

    那两位小妾,固然下场迥异,但反过来说,何尝不能说,前头那小妾待驸马是真心,不容旁人分去半点,后头那小妾却是假意,为着自己的安全,宁可叫心上之人去亲近公主。

    愚蠢和聪明,真心与假意,有时候,真的很难分辨。

    明兰沉默了一会,才道:“没什么。”

    想了想,又编了一句,“国舅夫人身子不大好,我有些担心。”

    顾廷烨凝视她,深深的,久久的,仿佛想望进她内心深处去,探究一二。

    他们很幸福,很美满,无话不说,心性相投,这都是真真的;可他们之间,依旧隔着一层静默,一处小小的,隐秘的禁区,藏在他心爱女子的心底。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