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309章 非我无情,是你多意(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09章 非我无情,是你多意(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可丑话说在前头。炳兄弟是戴罪之身,又打死了良民,纵是天大的面子,十几年是跑不了的。嫂子和刘姨娘再想更轻,就另请高明罢。”顾廷烨悠悠道,“可炳兄弟一再闯祸,便是天王老子也没法子的。我想不若叫人去西北,就近陪伴,一来照顾,二来可以提点。”

    众人听顾廷烨肯帮忙,有人惊有人喜,又听至少要十几年,要人过去陪伴,便缓缓都将目光投在刘姨娘和炳二太太身上,直瞧得她们俩心头发毛。

    炳二太太适才气焰不知哪去了,瑟缩道:“都说长兄如父,廷炳听大哥的,不若大哥去。”

    煊大太太险些气笑了,上前一步道:“弟妹把肚肠捋捋清楚再说话!如今家里老的老,病的病,剩下都是女眷孩儿,倘若连廷煊也去西北了,这家谁来撑?所谓夫妻一体,反正父母有我们伺候,弟妹这就收拾收拾,去西北陪二弟罢!”

    炳二太太连连摆手,吓得脸色都发白了:“孩儿还小,西北穷山恶水的,哪能过日子,也请不到好先生,耽误了功课。”

    “百善孝为先!”四老太太满面鄙夷,骂道,“人家一品二品的大官,为着守孝,连官儿都不做了。到底功名要紧还是孝道要紧?哼,就是你这种不知礼数的娘,好好的孩儿都教坏了!”她目光转至刘姨娘,“既然如此,母子连心,不如请刘姨娘过去?”

    刘姨娘倒有几分胆色,一咬牙道:“成!我们去,我们带着孩儿一道去,但此去不知何时能回,不如先行分家?”四房的银钱生意原本都握在顾廷炳手中,自他被流放后,这两年廷煊夫妇几乎已都接手过去,趁现在自己还清楚底细,赶紧分了家,免得以后两眼一抹黑。

    “放肆!”四老太太今日威猛异常,似乎着意要打压她们,骂道,“老爷子还好端端的,竟敢提什么分家,你咒老爷子快死么?”

    五老太爷也骂道:“你这贱婢,分家这种大事什么时候轮到你置喙?三年之内分家两次,你想叫人家戳顾家脊梁么!”

    四老太太又道:“待老爷子百年之后,想分家也成。要么廷炳回来,要么德哥儿(顾廷炳长子)及冠,我就做主分家!否则……”她冷冷一笑,刺骨鄙视的目光扫过炳二太太,“孩儿还小,不能自己做主。有个不肯陪夫婿吃苦的娘,一分了家产,还不知会如何呢?”

    这话十分难听,只差没指着对方鼻子骂‘水性’了,炳二太太立刻哭了起来。四老太太冷冷的看着她,也不把话说透,等着以后慢慢当话柄。

    顾廷煊厚道,似有些不忍,正想去说两句,却被煊大太太扯了下袖子,以目光制止。炳二太太犹自哭哭啼啼,不知如何是好,刘姨娘跪在地上,看着这满屋的人,却渐渐明白了——四老太爷这一病倒,自己祖孙几个,却是要受人拿捏了。

    威风的妾室做了大半辈子,竟到老了要受罪,刘姨娘心里一片茫然。

    明兰默默看完这一幕戏,一言不发的跟着顾廷烨回了府,此时已是灯上月梢,两人各自更衣,沐浴盥洗,然后屏退众人,关上房门。

    床头的雕花四方小翘几本是墨色的,可昏黄的烛火下,隐隐透出一抹暗红来,几上放着一把白瓷染青花的小矮壶,精致的壶嘴微微翘起,烛火轻轻一晃,在几面上留下高低起伏的阴影。明兰裹着薄缎中衣坐在床沿,静静的看了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

    顾廷烨躺坐在床头,月白绫缎的宽袍松松铺在床沿,漆黑的散发长长垂至赤裸的胸前,今夜他没有拿本书做幌子,就这么直白的盯着她,看她满心疑惑,欲言又止。若是平常,他早主动替她解惑了,可今天……他要看看,她究竟会不会问。

    男人嘴角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讥意,近乎自嘲。

    他就这么静静看着她,看着她挣扎在问与不问之间,等着。

    “余……余嫣红……”明兰竟觉呼吸困难,对面黑影憧憧的帐幕下,男人幽深的眸子仿若锁链缠着自己,“……是顾廷炳?”

    可怕漫长的沉默。

    男人收起闲散,声音冷硬如冰岩:“至少三十年,他别想回来了。”

    明兰脑中一片空白,结巴道:“可……这是为何?”她设想过很多人,总觉得应是个风花雪月,色胆包天的人,却没曾想是整日钻营于权势钱财中的顾廷炳?

    “为了银子。”顾廷烨异常平静。

    明兰心沉了下去,真想竟然远比预料的还要丑陋,起因甚至连逢场作戏都不是。

    “余家的陪嫁丰厚,除却田庄铺子,嫣红手中至少有两万两现银。嫣红死后,退还余家嫁妆时,这笔银子不见踪影。自然,以当时的情形,余家也不会追问。”

    “……顾廷炳早垂涎嫣红的嫁妆,奈何没有名目,待我出走后,人人都说我不会回来,他便动了心思。”

    “可惜东窗事发的太早,他只吞没了现银,那些铺子田庄还没法动……”

    平静叙述的语调,仿若一出残忍的闹剧。

    明兰胸口压抑的难受,“这件事,四老太爷……知道么?刘姨娘呢。”

    顾廷烨缓缓道:“起初便是他们母子谋划的。待第一笔银子弄到后,老子也知道了。”

    “四叔父没有制止?”明兰气愤难言。

    顾廷烨没有回答,只嘲讽的笑了笑。

    一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明兰冲口问道:“四叔父的病可与你有关?”

    “有关。也无关。”男人似笑非笑,“我叫人去给那群狐朋狗友传话,我和四叔虽分了家,但还是一家人,可不许怠慢了我家长辈。”

    过了半响,明兰又问:“四婶婶……为什么肯帮你?”

    “她不是帮我,是帮她自己,帮她女儿。”

    “廷荧妹妹的亲事……?”明兰惊觉。

    “那门亲事,是我去请托的。”

    看明兰一脸惊愕担忧,男人笑了笑,“放心,是户好人家,说起来,以分家之后四房的情形,还是廷荧高攀了。”

    ——那么,今日四老太太反常的举动有解释了。

    “既然妹妹出嫁在即,你还,你还……四叔……”明兰急的说不下去。

    顾廷烨微微皱眉:“这倒始料未及,四叔也荒唐得太过了,亏得没出人命。”

    一开始的计划,是待廷荧出嫁后,四老太爷才日积月累的‘病’倒,谁知那老色鬼猴急太过,提早除了状况,估计四老太太被吓的不轻。

    “待妹妹出嫁后,想来四婶婶更有功夫好好‘照料’四叔。”男人兴味盎然的微笑起来。

    明兰知道,就像那些风瘫十几年的病患,四老太爷大约永远也好不了了,直到去世。

    从今日来看,廷煊夫妇起先是不知情的,但随着事态发展,煊大太太显然很快意识到了问题关键:一旦四老太爷不能动弹,四房最大的长辈就四老太太,廷煊夫妇倘若想完全压制住廷炳那一房,就必须联合四老太太。

    父亲的多年老姨娘,做儿子的不好处置,但正房太太却是尽可以动手;庶弟远在西北,兄嫂总要体恤孤苦的弟妹及其孩儿,但四老太太却尽可以祖辈身份教训之。而同样的,没有儿子的四老太太,以及出嫁的廷荧,也需要廷煊夫妇来撑腰。

    正是互利共赢。

    到时候,四老太太想怎么‘照顾’四老太爷就怎么照顾,而经过今日,她甚至还有了管束廷炳媳妇的把柄——只要她一不老实,就让她去西北陪丈夫去;至于刘姨娘……儿子不在,男人瘫了,四老太太尽可以出气了。

    明兰心头一阵害怕:“西北那边,不会出事罢。倘若叫人知道是你……”

    “你以为我做了什么?”顾廷烨哈哈大笑。

    “顾廷炳流放西北时,他大哥给带了四个仆役两个婆子,我又给补了两个护卫。这些日子,我时常叫人去叮嘱那些仆役婆子好好服侍,千万要听主子的话,不许怠慢违逆,一定叫主子过舒服了,回来重重有赏。又吩咐那两个护卫,西北民风彪悍,定要好好护卫主子,不许叫人伤了去。如此而已。”

    明兰呆呆的看了顾廷烨好一会儿。

    对,他的确什么都没做;他只是顺着每个人的性子,缓慢的拉好蜘蛛网。

    四老太爷贪花好色,荒唐昏聩,整日厮混的也是这么一帮人,顾廷烨传了话后,人家为着巴结顾侯,自然把最好的货色拿来招待四老太爷——可是,那句传话有什么问题吗。

    四老太太一旦入了戏,就只能照着顾廷烨的意思做下去,她什么也不能说——不过是做堂兄关心妹子,替妹子寻了门亲事而已,旁的什么也没有。

    至于顾廷炳,顾廷烨太了解他了;他是那种酒色财气,得寸进尺的贪婪小人,一旦生命没了危险,又有一众人好吃好喝伺候着,难道他会每日老老实实的待在流放所里?

    不,他必然是耐不住的。以顾廷炳之前在京城的行径——霸占人家祖产,贪图人家买卖,逼死人命,难道他在西北就会安分守己吗?秉性难移,兼之有两个了得的护卫,只有他打人,没有人打他,他不横着走才怪。

    蜘蛛网拉好了,顾廷烨只需说些似是而非的话,然后耐心等待,便会有满意的结果出现。

    “当初我潦倒,他们不顾骨肉血亲,肆意侮辱欺凌于我,那么,今日就该受了这报应。”顾廷烨阴沉了神色,掩饰不住眼中的戾气。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是奇耻大辱,又是受亲人背叛,当时的他该是怎样一种屈辱悲愤的心情。

    想到面前的男人居然能隐忍至此,明明知道四房父子对自己做的事,可这两三年间,他竟不露半分声色,暗中布置筹划——明兰背心发冷,环抱着被子,颤声道:“我我,我没有,从来没有……”她的下巴被捏住了。

    顾廷烨俯身捧着她的脸,笼出一片阴影在她的脸上。

    “你嫁给我后,一直待我很好,体贴周全,聪明伶俐。该你做的事,你做的滴水不漏,不该你问的,或是你觉着会叫我不痛快的,你一句都不会问。”

    阴暗中,他的眉角棱骨愈发显得凌厉森然,不知为何,明兰莫名的害怕。

    “不论你面前有多少难题,你只自己揣度,有多少疑惑,你都死死忍着,从不主动提起。嫣红的事,你心里藏多久了?嗯……说呀,你生团哥儿那日,那般凶险,可醒来后,你依旧不曾问起半句……你是怕我难堪吧。可在我心中,有什么是比你和团哥儿要紧的。区区难堪算什么?”

    男人越来越重的喘气,似是渐渐无法抑制怒气。

    “这几年来,你想做的事,你想知道的,哪一桩哪一样,我没有依你?可你就是不放心,防着我,戒备着我,暗中揣测我,一言一行半点错处都不肯落下!好好好,我果然讨了个好媳妇!”重重一拳击在床上,明兰顿觉天摇地晃,眼角淌出一片湿热。

    见她泪流满面,目露惊吓,顾廷烨方才渐渐安静下来,抹掉她的泪水,把她连人带被子抱在怀里,搂得死紧死紧。

    明兰侧头轻抬,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微微鼓起的侧腮,紧紧绷着,咬牙切齿般。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