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311章 且走且顾,且行且思(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11章 且走且顾,且行且思(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王老夫人慈爱的看着自己满意的小女婿:“最多一个月,快则半月,手头的事总得交托清楚才能离身。我只念着你们,多少年不见老妹妹了,便提早过来了。”

    盛老太太笑道:“说起来,柏哥儿两口子也快回京述职,到时咱们一家子吃顿团圆饭。”

    王舅母眼神一闪,关切道:“要说柏哥儿就是争气,年纪轻轻已为一方父母官,我家佑哥儿却还在读书。对了,上回不是说他媳妇有了么?如今可生了。”

    盛老太太愈发高兴:“三月初二生的,母子均安。”

    王氏也高兴的很,忍不住夸口道:“回来报信的几个婆子都说是个大胖小子,又能吃,又能睡,有劲的很!胸口这儿还生了颗福痣,一辈子的聪明富贵!”

    王舅母凑趣笑道:“可真恭喜老太太,姑太太了,又得一男孙,儿孙满堂。”虽说她一句意指都没有,但康元儿和康姨妈也已坐卧不安了。

    这时华兰从门口进来,边走边捋平卷起的袖子,身旁还跟着一群孩子,嘴里道:“……如今果子也吃了,可得老老实实待着了……”抬头一看,笑道,“哟,六妹妹,妹夫,你们来了。”

    “大姐姐安好。”明兰上前笑道,顾廷烨也起身作揖,“大姐夫近来可好?”

    “好好,家里都好。”

    明兰着意说些高兴话:“听说几年口外马场繁衍极好,如今可不少人等着姐夫的马呢。”

    “他呀!”华兰一摆手,掩饰不住得意,“这几日都是一早出去,半夜才回。家里也不得消停,日日都有人来。”

    王舅母指着笑道:“怪道你今儿一早就来了,原来是躲清闲来了!”

    华兰挨着王舅母谄笑:“哟,从今儿一早到这会儿,我帮着舅母搬搬抬抬,可曾闲过一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舅母这么说,可是怕我要工钱?”

    王舅母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儿,才道:“好罢,待会儿也分你果子吃。”

    华兰一咬唇,转头笑道:“外祖母好本事,也不知哪里寻来的舅母,啧啧,这般会当家的儿媳,王家可不一日日兴旺么?”

    一屋子女眷已笑得前俯后仰,王老夫人尤其笑的欢喜,指着华兰笑骂道:“猴儿猴儿!长辈也敢消遣!快叫你老子捶你!”

    便连几个男子也不禁莞尔,盛老太太,乃至王氏和盛紘,看向华兰的目光俱是慈爱。只康姨妈和康元儿母女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见庄姐儿领着慧姐儿端庄的立在一旁,全哥儿和实哥儿兄弟俩都摇摇晃晃的挨在王老夫人身旁亲热。

    康姨妈忽转头对明兰道:“今日喜气,外甥女怎么不把你家哥儿带来?”

    明兰微微一愣,她心中厌恶康姨妈之极,却作出为难的神态去看顾廷烨。

    顾廷烨替她答道:“孩子还小,待他大些了,再带出来。”

    康姨妈面露冷笑,康允儿一瞧不对,忧心的去拉母亲的袖子,谁知康姨妈不肯罢休:“侯府公子金贵……”

    “谁家孩子不金贵。”王老夫人忽然出言打断,“没满周岁的孩儿,带出来作甚?”又沉声教训道,“你也生了几个孩儿了,连这点道理也不懂?”

    康姨妈不甘的闭上嘴。

    明兰站到后头,冷眼看着王老夫人——多年远居外地,却这么清楚团哥儿的齿龄。

    众人吃过午饭,便陆续告辞,康姨妈说自己上无婆母,要与生母住几日,康姨父甩袖便走。王氏本也想照样,却叫盛紘给拽走了。王老夫人说要午歇,叫王舅母自去忙,便与康姨妈回到里屋,屏退旁人,方才说起私房话来。

    “你这臭毛病,何时才能改得了!”王老夫人叹道,“你明知顾侯如今势头大,何苦非要去惹那丫头!”

    康姨妈不屑的一撅嘴:“有什么了不得,不过是个贱婢生的……”

    “住嘴!”王老夫人喝道,“你管人家是怎么生的,如今她比你位高,比你风光,你就得敬着,让着,客气着,否则,有你苦头吃的!”

    康姨妈不服气:“不过是她如今年轻美貌,待顾侯不宠她了,她有苦头吃的!不过……呵呵,也快了。近日这贱丫头和顾侯闹翻了,顾侯都搬到书房睡去了。瞧今日的样子,两人的确不若往日亲了……”说着呵呵笑起来。

    谁知王老夫人却不在意,反骂道:“叫你少闹些歪门邪道,你就是不听,这又是哪里打听来的?顾侯和她不亲,难道和你亲?你乐什么,你没瞧见今日顾侯看你的神色么。你到底做了什么,叫人家这般鄙夷你?”

    康姨妈抿抿嘴,不肯说出自己当初和小秦氏的密谋,只微微可惜。

    那彩环虽叫明兰罚去庄子里,但却笼络住了府中一个婆子,那婆子的干女儿是在嘉禧居外院洒扫的;彩环一得了信,赶紧通报自己。可惜,只传了一次话,就让庄头察觉了。

    然后那条线就断了。

    康姨妈疑心明兰早就怀疑自己身边还未全干净,故意等在那里,不然哪那么巧。

    王老夫人忽想起一事,道:“我听说一事,仿佛你家中的一个庶出姑娘给安阳王为妾了?那老王爷今年都七十了,那孩子才十几,你也下得了手?”

    这次康夫人真笑了:“娘,这次可不是我。是你那好女婿自己动了攀附安阳王的意思,我不过出个主意罢了。”

    “你就不怕那丫头得了宠,回头来制你?”

    康姨妈得意笑道:“那丫头的娘和弟弟,都捏在我手里,怕什么!”

    “难怪你底气硬了,原来是搭上了安阳王。”

    王老夫人好说歹说,见女儿依旧冥顽不灵,不禁气馁,叹道:“罢罢罢,我岁数大了,你的事我也管不了了。可元儿的事,我要说说,到底是王家的传嗣大事。”

    康姨妈心头一紧,女儿至今未生育,王舅母早已不满多时,她颤声道:“娘,元儿可是你嫡亲外孙女呀,你可不能……”

    “佑哥儿也是我嫡亲孙子!”王老夫人怒声道。

    “……元儿顶撞婆母,忤逆公爹,连我身边的妈妈也敢打,疯疯癫癫,就差没拎刀子捅人了!若非是我亲外孙女,你当我会容她至今日?”

    王老夫人深深吸一口气,“一年,我最多再等一年,倘若元儿还未有孕,你嫂子便要给佑哥儿纳通房了。你也别急,孩子生出来后,记在元儿名下,也是一样的。”

    康姨妈尖叫一声:“我大姑爷的大哥,就是盛家妹夫的大侄子,他老婆也是多少年没有身孕,可人家不也等着么?如今终于生了个……”

    “那是因为人家有两兄弟!”王老夫人一语道破,然后语重心长道,“可咱们只有佑哥儿一个呀,他身子又弱,这风险可冒不得。倘若有个万一,我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爹!”

    康姨妈尖利的牙齿几乎咬进嘴唇,最后狠狠道:“行,再一年。倘若不成,就纳通房,但——”她定定的死盯着生母,“要留子去母!”

    王老夫人心头一震,看着女儿与自己酷似的面容,心又软了,缓缓点头。

    回府后,顾廷烨见明兰兴冲冲的抱着一个黄泥小坛子进来,满脸孩子气的傻笑,他也装不出冷淡表情来:“可是承德带来的土产?什么好东西,这么高兴。”

    明兰抬头笑道:“是吉祥菜。”见男人不甚明白,补充道,“就是蕨菜。”

    “你爱吃这个?”顾廷烨惊讶。

    “不是我,是威北侯夫人,张家姐姐。”

    明兰缓缓掀开油布,看着里头盐渍的青嫩蕨菜,盐水清澈,干干净净的,她忽然对那王舅母有好感起来了,适才和小桃吃了两口,虽然很咸,但的确脆爽。

    “寻常蕨菜都是晒干的,每家自己用水发开后再吃,好是好,可惜少了些鲜味。这坛蕨菜虽是腌过的,瞧着却是新鲜的摘下来不久,回头拿泉水析淡了,便可以吃了。”

    顾廷烨见她说的眉飞色舞,控制不住微笑出来:“叫你说的,我都馋了。”

    “有两坛呢。咱们自己留一坛。”明兰笑嘻嘻的,“你想怎么吃,回头我给你做。不论煲汤,炒菜,哦不,现下凉拌最好。”

    顾廷烨微微笑了。

    她身上有一种愉快乐观的气质,健康向上,仿佛天大的事情都能揭过重新开始,每一个日出都是希望,每一个明日都有幸福在前面等着。

    “坛子给我,我快马送过去!”他忽然觉得自己也年轻了。

    明兰皱皱鼻子,调皮的笑道:“八百里加急呢?别叫人笑话了,侯爷的快马且留着罢。这会儿还早,我套车过去,再跟张家姐姐说两句话。”

    张氏也快生产了,送些她爱吃的,顺带再开解开解,就算做产前最后一次心理辅导,希望她顺利生产,也算回报张夫人好几次照顾她的情分。

    “快去快回。”顾廷烨满目笑意。

    明兰用力点头,嘴角蹦出两颗小小的笑涡:“回来一到吃晚饭。”

    庭院里海棠花的芬芳溢满一地,男人坐在廊下的大藤椅中,怀中抱着肉团子摇来摇去,微笑着目送她出门——他从来没办法对她生气很久的。

    可惜,直到掌灯时分,她才回来,神情疲惫,裙角还带着几滴淡淡的血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