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320章 妖魔(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20章 妖魔(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一路上,钱妈妈不停的聒噪:“……太太可是气的不轻,原本亲自要来质问姑奶奶,好歹叫我劝下了。老爷叫我来请您,说免得惊扰了老太太……”明兰一声不响,只径直往前走,钱妈妈见她面色隐隐有冰霜之气,讪讪的住了口。

    到了王氏所住的正院,明兰叫钱妈妈留在屋外,自己走了进去,王氏一见了她,急不可耐的骂道:“你这死丫头!发什么疯,居然叫人将家里团团围住,不许进出!稍有不肯的,居然还打人……”

    盛紘穿着官服,烦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你究竟在想什么?这要是传了出去,以后我们家如何在外头立足……”被自己女儿围了府,真是旷古奇闻。

    明兰竟觉一丝好笑,无论什么时候,自家老爹最担心的总是这个,她微笑道,“爹爹放心,我叫侍卫从里头将门堵住的,大门紧闭,外头人怎会知道里面怎样了?”

    盛紘急中发昏,一时被绕开了思绪。

    明兰道:“何况爹爹昨日不是说,告一日假也无妨么?”

    盛紘被自己的话堵住,竟忘了问其他,

    王氏站起怒道:“老爷还要上朝呢!”

    明兰走进几步,“爹爹不必担忧,适才我已叫人去给爹爹告假了。说家中长辈急病,爹爹忧思如焚,在家侍候祖母。爹爹素来勤勉,从无一日告假,这若传了出去,人家只会说爹爹侍母至孝,至纯至善,于爹爹官声大大有益。”

    盛紘擦擦脑门上刚逼出来的急汗,竟觉得女儿这话颇有理,老太太生病是真,最近又无甚要事,何不妨告它一次假,实打实的做它一回孝子呢?

    王氏见明兰始终没有搭理自己,更加大怒,“你把我们一家老小都关了起来,到底想做什么!”盛紘缓缓摘下官帽端端正正放在桌上,“你说说看?”

    “也无甚事,不过防着有人去通风报信罢了。”明兰依旧笑的文雅。

    盛紘皱眉道:“什么通风报信?”

    “下毒。”明兰敛去笑容,目光直直的看向王氏。

    王氏心头咯噔一声,扶着桌沿慢慢坐下。

    盛紘一头雾水,低声喝道:“你浑说什么!”刚说完,忽的反应过来,大是惊骇,“你是指老太太……”明兰点点头。盛紘心头大震,踉跄坐倒,定了定神,大声道:“你莫要胡言乱语!这府里都是自家人,怎会……”

    明兰朝上首的长桌指了指,绿枝立刻把手中一个小包袱放上去,轻轻解开,里头是一个青花白瓷莲座碟,盛着数块金黄清香的点心。

    王氏一见这个,顿时脸色煞白,盛紘发颤的指着碟子到:“这是老太太的……莫非……砒霜?”这是如今市面上最流通的毒药。

    “倒不是砒霜。”明兰道。

    王氏抚着胸口,一手抹额头上的冷汗,松下肩膀随意出口:“我就知道,明明只是……”她肃然惊觉,连忙住口。

    明兰冷冷道:“只是什么?太太莫非知道内情。”

    盛紘也惊瞠着妻子,王氏支吾道:“明明……明明只是病了。”

    明兰冷冷一笑:“这点心里的东西,虽不是砒霜,却能致命。”她朝盛紘道,“爹,你可知白果生芽,即为有毒。”

    盛紘点点头:“自然。这谁人不知,只那无知孩童贪食,才易中毒。”

    明兰道:“有人将白果芽汁炼得极浓,注入这点心的馅料中。我问过房妈妈,老太太的习惯,总是先趁热吃两块点心,林太医说若真吃下两块,老太太如今已在阎罗殿了。天可怜见,这阵子天热,老太太不耐甜腻,只吃了一块,这才留下了半条命。”

    盛紘冷汗沁透了背心,襟口处已是湿了。

    “最有趣的是,昨日中午太太身边的人去寿安堂讨要剩下的点心,说是我那大侄女吵着想吃。亏得房妈妈见老太太吃的不多,万一回头又想吃,便留了些下来。不然,还真是天衣无缝。”明兰盯着王氏,细查她神色变化,“下毒之人,实是心思慎密。”

    王氏心头发慌,见面前两父女都盯着自己,嚷嚷道:“你们瞧我作甚?”

    明兰道:“这点心不是太太送去的么?孝媳给婆母买点心,当初多少人夸过太太。”

    盛紘心头火起,也不顾女儿在面前,怒道:“快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王氏咬牙,索性光棍一条:“只凭区区几块点心,就想定我的罪,可没这么容易。焉知不是老太太身边的奴才起了歹心,算计老太太!”

    盛紘大骂:“蠢材,蠢材!寿安堂的人,跟老太太几十年了,为何要下毒手!”

    王氏昂着脖子顶嘴道:“谁知道老太太是否面甜心苦,暗地里苛待下人呢!又或者,是那什么林太医胡乱诊断,自己瞧不好病,就胡乱说一气,也未可知?”

    盛紘见她一脸胡赖,气的说不出话来,明兰毫不在意,微笑道:“这不妨事。可以多叫几位太医来瞧瞧,老太太到底是中毒,还是生病。”

    “这个不成!”盛紘急道,“此乃家丑。昨夜你发问林太医,已是太过鲁莽,倘若传出风声去,咱家还有何脸面可言。这会儿,岂可再叫其他人知道!”

    明兰丝毫不奇怪父亲的反应:“爹爹不必担心,林太医是我家侯爷信重之人,他知道的多了去了,人家口风紧着呢。至于请旁的太医……这不是太太信不过林太医嘛。”

    说完还摊摊手。

    盛紘气了个仰倒,对着王氏连连跺脚:“你……你还不认错……!”

    王氏心头邪火乱窜,胡搅蛮缠道:“老太太年纪大了,愈发贪嘴,吃了生芽的白果,身子不好,倒拿几块糕饼来冤枉我!我告诉你们,要我认了,除非我死!”想了想,又骄傲的补充一句,“你们当我娘家无人了不成!”

    盛紘想到王家如今就在近侧,顿时哑了嗓子。

    明兰以袖掩口,笑得满眼泪水:“太太怕是不知吧。这银杏芽汁,若只少许是无大碍的,要吃生芽的白果直至昏迷不醒,至少得吃下一两麻袋呢!不过……”

    她摁干蓄在眼眶中的泪水,“太太倒不必寻死觅活的。若太太觉着我和老爷不公,咱们不妨上公堂,请府衙大老爷审上一审,不就成了?”

    此言一出,盛紘和王氏皆是大惊,王氏骂道:“你个死丫头!你不要脸,盛家还要脸呢!”盛紘暴跳大吼:“你敢!”

    明兰站在当中,漠然道:“老爷倘若不愿将事闹大,就请好好劝说太太罢;否则,我就一纸状书递到有司衙门去。再不然,老爷大可叫齐府内家丁,和我那些侍卫们狠狠打上一场,把证据和老太太都藏起来,叫我告无可告。”

    盛紘急得直顿足,倘若真在自己家里打起来,叫四邻知道,那自己是不用见人了。

    “好孩子。你要为老太太出气,我也体谅你的用心。”他只能好声好气的劝说,“可都是一家骨肉,何必非要把事闹绝呢,咱们关起门来慢慢查。”

    “一家骨肉?”明兰眨眨眼,“爹爹不说,我倒忘了。这满府里,各个都是骨肉,是至亲。”滴答一声,一滴泪不知何时落到袖子上,“我和爹爹是父女骨肉,和兄姐是手足骨肉,太太和几位嫂嫂生了盛家的骨肉,我们一家子都是骨肉——只除了老太太。”

    不知不觉间,滚烫的泪水奔涌出眼眶,明兰重复道:“只除了老太太。她没有亲骨肉,爹爹,大哥哥,大姐姐,还有我们几个,她一分半点血脉都没留下。想那下毒之人,也是料定了这点。太太有娘家人出头,老太太早跟娘家断了干系!是呀,如今咱家势头正好,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就闹翻了天呢?”

    盛紘瞧着女儿嘴角边明显的讥讽之意,太阳穴猛的抽搐几下,伸手一耳光便甩过去,明兰生生受下这一掌,脸颊上火辣辣的一片,疼的她只抽冷气,却依旧不依不饶,她抚脸冷笑道:“老爷,我昨夜调派人手把府里堵了个严实,你当是为何?”

    盛紘收起手掌,森然道:“你一意孤行,可要想好后果!”

    “我早就想明白了。”明兰满腔悲愤,“按着父亲素来息事宁人的性子,为了几家人的脸面,这事必然又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旁的事,我依了老爷也未尝不可,可此事断断不可!”

    盛紘冷笑连连:“看不出,我倒生了个能耐的女儿,如此忤逆生父。我也没你这个女儿!”

    明兰抑制不住眼泪往外流,“我知道。过了这回,父亲兴许再不愿认我,大哥哥与我生了嫌隙,大姐姐再不理我,更别说大嫂嫂和五姐姐。便是侯爷,怕也会怪我不懂事。我是将所有人都得罪干净了。将来再无娘家可依靠,我今日说句明白话罢——”

    她狠起心肠,嘶着嗓子道,“为了给祖母讨回公道。我父亲,兄弟,姊妹,乃至如今富贵尊荣的安逸日子,都可以不要!”

    说出这句话,就什么都豁出去了,明兰傲然道:“此事只两条路。要么,太太把事情都交代了;要么,我去顺天府尹击鼓鸣冤!老爷看着办罢。”

    盛紘气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瞪着女儿的目光愤愤不已,可事已至此,只能退而求其次,他转头去瞪王氏,“到了这个田地,我也顾不得脸面了。你若还犟嘴,我只得休书一封,大不了得罪王家,从此不再往来就是。”此事若能捂住还好,可一旦闹将出来,立时就是大事;小则受贬,大则丢官,甚至吃上官司。

    王氏也被吓住了。

    这十几年的印象中,明兰从来都是小聪明,小乖巧,知情识趣,懂得见好就收,从不与人为难;可今日她却如疯了般,咬死了不肯放手,还敢跟生父作对,说这么狂悖的话。她抖着手指道,“你敢……竟敢忤逆尊长……”

    “待这回事了了,太太尽管去告我忤逆。”明兰淡淡道,“倘若那会儿太太还无恙的话。”

    王氏噎住了,转头去看盛紘,目露祈求道,“老爷……”

    盛紘懒得理她,指着明兰身后的绿枝道:“去取笔墨来,我立刻就写休书。”

    王氏傻了眼,捂脸大哭:“我怎么命这么苦,在盛家门里熬了这么久……”

    盛紘转头冷笑道:“你这蠢妇!也不看看现下情形如何。有太医给老太太的诊断,有这下了毒的糕饼,这糕饼又是你买来的——有这三样,这丫头早攥住了你的性命。”

    人证物证俱全,外加她们婆媳不和外人知道的也不少,恰构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若真闹到公堂上,王氏是铁板钉钉的死路一条,自己赶紧跟她做了切割才是正理。

    他再补上一句,“你害婆母性命,说破了天,我也休得了你!”

    王氏呆,暂时停住了哭,这时旁边一声轻叫传来——“太太!”

    众人转头,只见刘昆家的掀起侧屋的竹帘,低头走进来,轻轻跪在王氏跟前,“太太,事到如今。您就别倔了,再不说实话,柏哥儿和两个姐儿,都得叫连累了!”

    她抬起头,盯着王氏:“您若有个好歹,两个姐儿将来如何在夫家立足,还有大少爷,如今他可仕途正好呀!”

    王氏悚然打了个寒颤,倘若自己被休了,两个女儿可怎么做人,还有儿子……

    明兰看着刘昆家的,轻轻冷笑:“我倒忘了你刘妈妈,如此要事,怎么少得了你。”

    刘昆家的跪着转向明兰:“当年老太太吩咐不许康家姨太太再上门,我做奴婢的虽不敢置喙,可也觉着极对。我原是王家来的,可今日也要说一句,如今姨太太是愈来愈不成样子了。偏我们太太耳根子软,受不得撺掇,容易做错事。我也时常劝说太太,别再与姨太太来往了,可太太念着姐妹情分,总不肯听,每每和姨太太说话,总打发我出去。”

    “这么说,刘妈妈是全不知情了?”明兰站的腿发软,缓缓走到椅边坐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