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321章 妖魔(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21章 妖魔(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刘昆家的道:“虽不知情。可适才听了姑奶奶的话,我也能猜个七八。”她抬头看明兰,“姑奶奶不也是心存疑惑,才一个劲的叫太太说实话么?否则,凭着太医的说法和这碟子点心,姑奶奶昨夜就该发作起来,如今已和老爷商议如何处罚太太了。”

    明兰生出几分敬佩:“王家老夫人把你送过来,真是用心良苦。”

    刘昆家的又磕了个头,恭恭敬敬道:“适才姑奶奶说的什么银杏芽汁,什么提炼浓了,我是一概不知。我自小服侍太太,太太的性子我再清楚不过,她虽性急了些,可却是个老实人,哪里想得到这种阴毒算计人的法子。”

    盛紘见女儿态度缓和许多,也不急着写休书了,气呼呼的坐着。闻听此言,不由得点头,自家婆娘连字都不识,就算知道银杏芽有毒,又怎么知道芽汁是可以提炼成浓汁的。这得是认字会看书的人才会能想到高端技术——他心头一动,联系刘昆家的话,已想到一人。

    刘昆家的又转回去,握着王氏的手,柔声劝慰:“太太,您就说了罢。不为着旁人,也得为着几个哥儿姐儿呀。”

    王氏终忍不住,哭道:“是……是我那姐姐……她,她说,我叫老太太治得死死的,动辄斥责处罚,如今连儿媳妇也能踩到我脸上了,实是活得窝囊。偏……偏老太太身子硬朗,我不知得熬到猴年马月,所以,所以……”

    “所以你们姐妹就合伙要毒死老太太?”盛紘也怒了。

    “不是不是!”王氏连忙摆手,哭的更大声了,“……她说,只要叫老太太身子虚弱些,三不五时的缠绵病榻,没力气管这管那,那家里还不是我做主了么……”

    “糊涂糊涂!”盛紘懊恼的骂道,适才和女儿对骂,气急攻心,也没时间想这么多,总以为事有旁的蹊跷,没想到真是王氏起了歹念。

    王氏哭的愈发厉害:“姐姐说那点心没什么大事的。昨夜那太医不也说老太太情形稳住了么?我怎么知道……”

    刘昆家的道:“太太你好糊涂!你也不想想,全哥儿养在老太太处,倘若老太太一时起意,掰了一块点心叫小孩子尝尝,那岂非糟糕?”

    王氏骤然醒悟,挂着满脸涕泪:“……天哪……她怎么敢?”

    “那是太太的孙子,又不是姨太太的?她哪里会放在心上。就算全哥儿出了事,难道太太还能去与她对质不成?只有姨太太拿捏您的份。”刘昆家的连连摇头。

    盛紘还想到更深一层——待老太太亡故后,王氏全面执掌盛府内事,而康姨妈拿捏着这把柄,时不时要挟一番,不论是人,是钱,怕王氏什么都得答应了。

    他切齿怒道:“这贱妇!我待康家不薄,她居然敢这般算计我家!”

    王氏抱着刘昆家的胳膊大哭,盛紘拍腿大怒,绿枝已端来了笔墨另一壶新茶,明兰站起身来,在屋里缓缓踱步,思量着:康家庶女入了王府为妾,王家又回来了,正直强势的长孙长柏还没回来,自己又和顾廷烨吵翻了(康姨妈这么认为)——还有比此时更好的时机吗?

    白果芽汁本非砒霜类毒,银针验不出来。只消老太太咽了气,尸身僵硬,如手脚抽搐,腹泻,呕吐等症状俱无从可查。到时候,她和王氏把持诸事,把剩下搜干净然后毁了,哪怕自己再怀疑,也是死无对证。就算出了什么岔子,所有疑点都落在王氏头上,康姨妈只要一口咬死,自可撇的干净。明兰心头冷笑:好歹毒凉薄的妇人!

    过了片刻,外头一阵吵扰声传来,众人转头去看,只见一个面貌狰狞的汉子把个披头散发的婆子一把推了进来,自己立在门廊上,后头跟进的是小桃,她进门就叫道:“夫人,钱妈妈适才偷偷给小厮塞钱,叫他钻狗洞溜出去呢!”

    明兰朝那大汉微微点头:“屠二爷,辛苦了。”

    王氏一见屠虎那可怖的相貌,已是抖的厉害;盛紘还好,他知道自家那位女婿有不少江湖中人替他看家护院,这屠家兄弟便是其中两个领头。

    他冲地上跪着的钱妈妈道:“你要出去作甚?”

    钱妈妈满脸泥痕,哭天抢地:“老爷,我冤枉呀!我家中有急事,这才叫人回去呀!”

    盛紘道:“你家中何事?”

    “……我那八十老娘病了……”钱妈妈嚎啕大哭。

    小桃立刻指出错误:“你老娘不是早没了么!那年我还送过份子钱呢。”

    “是……是我干娘,她身子不好……”钱妈妈继续狡辩。

    绿枝连忙道:“适才我去拿笔墨,见她不住往屋里张望偷听呢。”事实上,王氏屋里的媳妇婆子都有这个习惯,她本也没在意,但别人没要出去报信。

    盛紘大怒:“你这狗奴才!还不说实话!”

    钱妈妈趴在地上,只又哭又嚎的说自己冤枉。

    盛紘一时也问不出来,又担心此事外泄,不敢叫家丁来施板子。

    明兰皱眉:“我可没这许多功夫。”她朝门外微一颔首,“有劳屠二爷了。”

    屠虎豪气的笑道:“这有何难。”

    他大步迈进屋里,从腰间扯下一块汗巾,一捏钱妈妈的下颚,塞进她嘴里,然后左膝顶住她的背脊,左手扣住她的肩,右手捏她一掌,不知他手上如何使力,只听一声沉沉的骨头碎裂声,钱妈妈发出杀猪般的叫声,只是被堵住了嘴,叫不大声。

    众人去看,只见她右手小指弯曲成奇怪的样子,指根往后压,几乎贴着手背,指尖却往外弯成九十多度。王氏死死盯着那指头,吓的簌簌发抖,魂不守舍如痴呆,刘昆家的也脸色不好看,盛紘沉着面庞,一语不发。

    钱妈妈疼的脸色紫红,眼白翻起,半昏厥过去,小桃赶紧把绿枝刚端来的茶倒出一碗,噗得泼在钱妈妈脸上——虽然电视里大多用冷水或冰水泼醒犯人,但事实证明,热茶水效果也很好。钱妈妈悠悠醒转,眼前就是屠虎那张鬼哭狼嚎的脸。

    只听这男人阴森森道:“再有半句胡说,咱们就再来一回。反正你有十根手指。”钱妈妈吓的几欲死过去,连忙点头。

    屠虎松开手臂,抽走那块汗巾,然后退出去,再度立到门外廊下——到底看在这是顾侯夫人娘家的份上,他没下狠手,也没见血,不然大约还得吓昏几个。

    明兰冷漠的盯着钱妈妈:“说罢。”

    这回钱妈妈是竹筒倒豆子了,她捂着手指,哆哆嗦嗦全说了:“……康姨太太给了我银子,叫我把府里的事跟她说。昨日她又给了好些,叫我盯紧了,待老太太病倒后,但半点风吹草动,立刻去报她……”

    明兰笑了笑,转头道:“爹爹,现下你知道我为何要封府了罢。”

    盛紘气的不行。倘若昨夜明兰没有假作一番,先哄走了众人再细细查探,而是当场发作起来,那么自家的内贼已通了外鬼了。

    明兰叫屠虎将钱妈妈拖了下去,看着渐渐发蓝发亮的天色,自言自语道,“就叫康姨妈以为家里风平浪静罢。”——这个时候正好。

    她转头对刘昆家的道:“刘妈妈,快快起来,这回怕是要辛苦你了。”

    刘昆家的站起身,硬着头皮道:“请六姑奶奶吩咐。”

    明兰分外和颜悦色:“这么多年,你时常劝着太太别犯糊涂,我就知你是个好的。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太太也叫连累的不轻,只能烦劳你去趟康家,去把姨太太请来,到时候咱们坐下来好好说道,兴许事情就清楚了呢。”

    刘昆家的糊涂:“去请姨太太?”这会儿六姑奶奶活剥了康姨妈的心都有,还请什么呀。

    明兰点点头:“你要作出神色慌张的样子,只说老太太挣扎了一夜,如今终于不好了。太太胆子小,也害怕了一夜,这不,天一亮就来请姨太太过来。请她好歹帮亲妹妹壮个胆,出个主意,帮把手什么的。”

    刘昆家的明白了,心头发冷道:“这……姨太太肯来么……?”

    明兰深意的笑了笑:“她为甚不肯来?倘她问起太太是否通知了几位姑奶奶,你就说,最先就报给她听了。几位姑奶奶有夫家,待天色大亮再去请。”

    刘昆家的细细一咀嚼就明白了,姨妈的确会来的。

    钱妈妈没去报信,说明一切正常,自己再装模作样一番,康姨妈自会以为王氏见出了人命,如今怕的半死,正需要她;她也需要来探听消息,顺带收拾掉一些证据。

    刘昆家的心中暗叹这六小姐好生厉害;只能低声应了。

    “刘妈妈,”明兰缓缓道“你是知道我和老太太情分的。倘若这回我不能朝正主讨回这个公道,那我只好找旁人撒气泄愤了。听说九儿如今嫁的很好,刘妈妈的几个儿子也是大有前程。所以……”她微笑着拢了拢鬓发,“做的像些,别露了马脚。”

    刘昆家的彻骨寒冷,跪下磕了一个头,道:“奴婢定把姨太太请了来!”

    待刘昆家的也出去了,绿枝搀起吓的半死不活的王氏回了里屋,盛紘才皱眉道:“何必诓人?直接去与康家理论就是了。”

    “倘若事情属实,一切证据落实。康家……哦不,王家肯把康姨妈交出来,任我们发落?到时候,难道我们领着家丁打上门去,还是真的告到衙门去,求个明正典刑?”

    明兰亲手倒了碗茶,奉到父亲面前,“把人捏在我们手心里,要杀要刮,还是毒酒白绫,自可我们说了算,谅王家也不敢去告。”她放低声音,“爹爹,若是可以,我也不愿毁了大哥哥的前程,毁了盛家的脸面。”

    盛紘大骇:“你要康王氏的命?”

    明兰道:“爹爹放心,我不会给爹爹惹麻烦的,我会把人提到外头去杀。”

    盛紘捧着茶碗,半天反应不过来。

    十几年来乖巧可爱的小女儿,怎么忽然变成了个母夜叉,不但忤逆生父,威逼嫡母,用刑,诓人,眉头都不皱一下,这会儿还口口声声要杀人!

    他喃喃道:“你生母早逝,墨兰要划破你的脸,亲事一波三折,许许多多不容易,你是多么顾全大局,从不计较什么。为何如今……”

    明兰低低苦笑:“是呀。这是为何?”

    说完这话,她就转身出去了,“……爹爹歇息会儿罢,女儿去再去看看老太太。”

    盛紘看着小女儿单薄的背影,忽然发觉,他从来没认识过这孩子。

    小桃扶着明兰,鼻腔浓浓带着哭:“夫人,我们真的能为老太太报仇么?”

    明兰疲惫道:“你记住一句话。这世上人与人之间,往往是看谁比谁豁得出去。爹爹,太太,还有王家,康家,他们谁都不敢真豁出去,可是我敢!”

    顿了顿,她轻轻道:“不为至亲至爱之人报仇,有时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怕这怕那,不过是顾忌太多,这也舍不得,那也舍不了。”

    小桃抬头道:“夫人,那你都舍下了吗?”

    明兰神色很奇特,回了一句:“若是没有祖母,我又有什么可以舍的。”这个肉身原本不是她的,就不用感谢盛紘和卫姨娘的生育之恩了吧。

    进到里屋,明兰道:“我和祖母说会子话。”

    房妈妈看了看明兰侧脸上的红肿,含泪领着众人退了出去。

    不过短短半日,盛老太太瘦了足足一圈,皮肤干涩皱褶,焦黄枯瘦,依旧昏睡不醒,但已止住了呕吐和腹泻。明兰坐在床边,把头慢慢贴到老太太胳膊上,就像小时候那样

    她心里默念——谢谢你。在我最彷徨无依的时候,养育我,保护我,教我长大,让我有勇气面对这个讨厌的地方。

    她一直是个很会装。

    装作无所谓,装作丝毫无惧,其实她心底怕的要命,这个纯然陌生的世界中,倘若没有这个老人的关怀和温暖,那她会是什么样?盛老太太像一块坚固的磐石,稳稳立在她身后,让她依靠,无论何时何地,发生什么事,她永远都记得,自己回头时,有一座安全的避风港。

    “我绝不放过她们。”她轻轻道,“您不该这样死。”老太太应该活到一百多岁,儿孙都孝敬她,爱她,然后,在睡梦中安然离世。

    “您孤苦半生,没有骨肉,没有家,所以她们欺负你。放心,你还有我。”她忽哀哀的哭起来:“便是众叛亲离也罢,就当我白来这世上走一遭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