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322章 魑魅(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22章 魑魅(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明兰挨着老太太静坐了半响,林太医才皱着眉头进屋来,明兰侧身拭干眼角,才转头道:“太医烦劳了,不若再歇息会儿。”

    林太医适才在厢房睡了个把时辰,精神振了许多,他对着明兰拱手道:“夫人客气了。老太太尚未醒转,老朽也睡不踏实。”他见明兰面上忧色甚浓,劝慰道,“夫人宽些心,昨夜我施针后,老太太的脉象已见平稳。”

    明兰道:“终归早些醒来才好。”她对医理所知不多,却也知这么长时间昏睡十分不妥。

    林太医道:“这倒是。醒转来,方能好好诊治,吃药敷灸也便利许多。”

    两人又说了几句,房妈妈拖着明兰去用早膳,恹恹的吃了半碗紫米粥,又咬了几口清香扑鼻的火腿丝荷叶烧卖,明兰就落了箸。此时天光已然大亮,绿枝疾步从外头进来,面带喜色道:“夫人,人都来了。”刘昆家的低着头,跟在她后头,明兰嘉褒道:“刘妈妈辛苦了。”

    刘昆家的面色有些白,眼见四下无旁人,低声道:“康姨太太独个儿往太太屋里去了。她领来的人已叫扣住了,小桃姑娘正看着呢。”

    明兰道:“来的那几个,怕都是姨妈的心腹吧。”

    刘昆家的抬头,目中一闪佩服,道:“夫人所料不错,统共跟来了四个婆子媳妇,门房处还有六个家丁。这四个中,两个媳妇子原是姨太太的贴身丫头来的,两个是她信得过的管事婆子。不过……”王家两姐妹整日混在一道的好处,不单是康姨妈熟知盛家事务,王氏身边的人也对康家知之甚清。

    明兰问道:“有何不妥,妈妈快请讲。”

    到了这般田地,倘若康姨妈不倒,将她诓来的自己也吃不着好果子,刘昆家的道:“有一位祁妈妈,她原是姨太太的乳母,王家叫陪房过去的。”

    明兰眉头一挑:“她今日不曾来?”

    刘昆家的点点头,补充一句道:“祁妈妈年纪大了,始终是姨太太最最贴心的。”言下之意,康姨妈若要做些隐秘之事,就算旁人不知,祁妈妈定然知道,她又道,“不过,祁妈妈素来小心谨慎的很,怕不好诓骗出来。”

    明兰站起身,在屋里踱了几步,忽俯身到刘昆家的耳旁低语了几句,刘昆家的心头一惊,愕然道:“正是,两个都是……这,夫人怎么知道?”明兰低头思忖了会儿,又在刘昆家的耳边轻声吩咐一阵。

    刘昆家的愣了下:“夫人,为何你不……”忽的住口,她本心思机灵,又办差多年,一转念间,立刻明白了。

    明兰微笑道:“刘妈妈是聪明人,替我办成了这事,我定然重重有谢。”

    刘昆家的额头冒汗,一咬牙道:“我这就去。”

    明兰摇了摇手,笑道:“也不必这么急。妈妈先去用些吃食,歇口气,回头我请屠大爷与你一道去,只消妈妈出个面,旁的事都不用操心。”

    刘昆家的应声下去,明兰又叫人去请屠大。

    屠龙今年四十出头,身形矮壮,面相富态,与凶神恶煞的屠虎实天差地别,可为人却极稳重能干,明兰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阵,他呵呵笑道:“夫人放心,这有什么难的。”

    明兰叹道:“请屠爷这般人物行此小伎,实是出于无奈。”

    屠龙正色道:“夫人说的什么话。侯爷从死人堆里把我们兄弟扒出来,如今我们哥俩有妻儿,有家业,能过上富足安耽日子,全仰仗侯爷大恩。夫人只管安心坐着,瞧好吧。”

    目送屠龙离去,明兰放下半颗心,这才领着绿枝缓步往王氏院落走去。

    往年夏日清晨的盛府总是热闹的,采买上的已从外头买回新鲜的蔬果鱼肉,几处厨房上空飘着清淡袅然的炊烟,然后丫鬟们就会或提或捧大大小小的食盒笼子往各主子处送早饭。粗使婆子们已然洒扫完园子,说笑着往下人厨房里领吃食,自己也眯着眼睛被丹橘拖下床。

    可今日,一路上冷冷清清,不见半个仆妇。下人们都乖觉的很,见各处大门都叫堵住了,侯府来的护卫下手无情,老爷身边的来福大管事又来传话,说一概不许妄动,加上盛老太太骤病,人人心头都各有嘀咕,只不敢出头来探问。

    刚到正院,只见几个丫鬟缩头缩脑的聚在门口,她们一看明兰来了,都肃然而立,不敢说话,王氏身边的一个大丫鬟轻声禀道:“姑奶奶来了。适才姨太太也来了,太太叫我等出来待着,说她们有话要说。”

    明兰道:“你们是聪明的,太太叫你们等在外头,自有用意。别学那不安分的,凑过去听主子说话,反害了自己。”

    几个丫鬟都忙不迭的点头,然后纷纷让开路。她们只听说钱妈妈叫打的半死不活,缘故就是偷听老爷太太说话。

    明兰接着往里走,绕过短短的一条回廊,离正屋尚几步之遥,就听见屋里传出激烈的争吵叫骂声——“……你说什么,居然是真的?我是你亲妹子呀,你这般害我……!”

    明兰微微一笑,脚下不停,径直往里走,在门侧的站住,稍斜身子往里看去,只见王氏气的满面涨紫,扯着康姨妈的领子直嚷嚷,康姨妈却笑嘻嘻的去掰她的手,“妹妹慌什么。姐姐这还不是为你着想嘛。那老虔婆总也不肯死,压在妹妹头上,妹妹何时能出头?”

    王氏额头上青筋暴起,歇斯底里道:“姐姐的心肝可是黑的?那到底是一条人命呀!老太太千不是万不是,怎能谋人性命?”

    康姨妈用力甩开她的手:“这会儿你倒来装孝顺了,既如此,当初你何必答应?”

    “我不过想叫她病上一场!以后就好好教养全哥儿,不也能安享天伦么!”

    “下什么药不是害人?”康姨妈冷冷道,“你还是赶紧把事情捂住了,待那老虔婆咽了气,人不知鬼不觉,以后这府里谁还敢给你脸色看?”

    王氏喘着粗气道:“……还有我那全哥儿,你明明知道他也在老太太身边,倘若那点心他也吃了,你想害死我孙子么”

    康姨妈道:“你不是说老太太怕全哥儿不肯吃饭,不叫他吃点心么?”

    王氏眼睛发直:“这事哪有保准的,你下了这么厉害的东西,倘若哥儿吃了呢?”

    康姨妈笑的左摇右扭,边搀王氏边哄道:“哎哟,就算是姐姐的不是了,没想替孩子周到。全哥儿不是没事嘛。由此见得,老天爷也保佑妹妹呢!”

    王氏咬牙切齿:“原来你是存心的!好好好,我算是认识你了……”

    康姨妈见王氏目含恨色,当下把脸色一冷,语带威胁道:“你对婆母居心不良已久,如今就少跟我装模作样罢?如今事已至此,难不成你还想把事情闹出来?我告诉你,别自讨苦吃,我大可撇的一干二净,你可跑不了!”

    王氏气呼呼的瞪了她半响,颓然坐倒在椅子上:“……现下谁也跑不了了。”

    康姨妈心中大奇:“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你既落到了我手里,也别想撇干净了。”明兰笑吟吟的站在门口。

    一见了她,王氏犹如兔子般的跳起来,颤颤站在桌边,不住的往门外眺望,就怕明兰背后再跳出那个凶恶的汉子来。

    康姨妈阴沉了脸:“你来做什么?”

    明兰惊奇道:“这是我娘家,我祖母重病,我为何不能来?”

    康姨妈心中暗气,转头对王氏道:“也不管教管教你闺女,有这般跟长辈说话的么?”

    王氏心想,你别忙着摆谱,待会儿别脱层皮就很好了;她把头一别,索性不说话。

    康姨妈只好转回头,瞪着明兰道:“我与你母亲有话说,忙得很,你先出去。”

    明兰笑笑道:“我也忙得很,只跟姨妈说两件事就成。”她把笑容一敛,“第一,姨妈果然学识渊博,博览群书,那白果芽汁真是用的极妙。”

    康姨妈脸色一变,阴阴道:“你说什么,我全然不知。”

    明兰不理她,接着道:“第二,太太已把一切都说了。”

    屋内气氛冷了下来,康姨妈转头去看王氏,只见她懊丧着点点头,康姨妈心中转了无数念头,随即装出笑脸道:“这孩子说的什么,真把我闹糊涂了。”

    明兰点点头道:“姨妈糊涂不要紧,回头待审问后,就什么都清楚了。”

    “审问什么?难道你敢审我?”康姨妈傲然而笑。

    王氏嗤笑,语气颇有几分幸灾乐祸:“你以为你今日还出得了盛家的大门?”

    康姨妈脸色大变,不敢置信的瞪着明兰:“……你敢?”不会吧?

    明兰笑了笑,转头对外道:“人都来了么?叫进来罢。”

    等在门外的绿枝高声应道:“是,我这就去叫。”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