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325章 向左走,向右走(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25章 向左走,向右走(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穿戴收拾好,明兰没有直接去见王家人,而是略拐了个弯,在通往书房的小径上兜住了昨夜独睡的盛紘,对老爹黑如锅底的脸色视若不见,笑吟吟的边走边说。

    “爹爹,你说奇不奇?康姨妈一夜未归,康家不急,王家倒急了?”

    盛紘低头走路,不肯搭理她。自那日争执后,他的嘴角和眼角始终处于下垂三十度状态。

    “照我看来,这是老太太中毒的缘故。”明兰也不等父亲答话,“不过爹爹观事明了,不消我说,定也明白此中因由的。”

    盛紘哼了一声。小女儿笑容可掬,他不好当众斥骂,心里闷的很,暗道那日你获知老太太中毒,几欲当场吃了王氏,今日却没事人般——如此翻脸如翻书,倒是混官场的好料子。

    明兰悠悠道:“依女儿愚见,此回康姨父不曾来,不过两个缘由。”

    盛紘强力忍住询问,只言不发。

    “要么是康姨父知道了这事,但漠不关心,不愿替姨母出头;要么是姨父根本不知道,王家不欲姨父知道。”夫妻感情已经那么差了,还是别给康家更多厌恶康王氏的理由比较好。

    “待见了王家,爹爹可问一句姨父为何不来?不过嘛,我估计晋表兄只会说两种缘由……”明兰狡黠微笑,“姨父身子不适,无法前来;或者,康家有事,姨父抽不开身。”

    盛紘欲笑,连忙扯直嘴角,板住面孔——赋闲多年的连襟有什么可忙的,除非又多纳了两个美婢累坏了身子倒有可能。

    明兰也笑了笑:“倒是今日王家来人,想来不过三种情形……”盛紘不自觉的慢了脚步。

    “第一种,王家不知康姨妈恶行,此次上门只是关怀老太太病况;第二种,王家知道内情,今日是来与父亲求情商量,如何放姨妈一马……”

    盛紘捻着颔下短须,心中暗暗点头,心想小女儿见事倒明白。

    “第三嘛,有人存心不良,想将此事一概推到太太头上,推在盛家门里。”

    盛紘倏然停住脚步,直直看着女儿,面色冷肃。

    明兰轻道:“此事如何,片刻父亲即可分明。”

    父女俩不再耽搁,疾步往正院走去,甫踏进厅堂,只见王氏正伏在王老夫人膝头痛哭,王舅父和王舅母在旁边劝边叹气,康晋愁眉苦脸的立在王老夫人身后,他侧边站着一个仆妇打扮的老妪,形容颇是精明干练。除此之外,只刘昆家的侍立在屋角,旁的丫鬟婆子俱被打发出去,厅堂门窗五米开外不许有人窥探,院门口着人把守。

    王老夫人一见盛紘来了,欣慰而笑:“贤婿,你总算来了。”

    父女俩一前一后,拜倒向长辈行礼方才起身。盛紘看见康晋,忍不住问:“你父亲呢?”

    康晋脸色一僵,支吾道:“我爹……他……他近日身子不适。”

    盛紘忍住不去看小女儿的脸色,又对王老夫人问安道:“岳母这般大年纪,还累得您奔波劳累,是晚辈的不是了。”

    王老夫人悲叹:“王家出此不孝女,我哪里有脸来见你!”说完还恨恨瞪了王氏一眼,王氏当即跪倒哭道:“娘,女儿知错了!”

    王老夫人指着女儿骂道:“出嫁前我是如何教你的,孝乃天地立身之本,为人子媳的,持家理事或相夫教子,在这个孝字前都得退一射之地。你倒好,行此禽兽不如之事,我们王家的脸都叫你丢尽了!”

    王氏大哭道:“娘,女儿确是错的厉害!给爹娘兄嫂丢人了,娘,您要打要骂都成,只求能宽宥了我!”

    王老夫人心酸的厉害,抱着女儿哭道:“我的儿,你怎么这么糊涂!我宽宥你容易,可姑爷家怎么说得过去?”她又抬头对盛紘道:“好姑爷,她害了亲家老太太,实是罪过大了,你预备如何处置此事?”

    因小女儿的提醒,盛紘多留了个心眼,此时越听越疑惑:“岳母……言下之意,全是柏哥儿娘……”他踌躇不前,转头去看明兰。

    明兰肚里大骂这个便宜爹拈轻怕重,索性直言道:“老夫人明鉴,前日我家老太太好端端的,忽然病倒不醒,我等原以为只是天热骤病,谁知经太医细细诊断,竟是中毒。”

    她与王家本来进水不犯河水,可进门至今,王老夫人只一个劲儿的说自己女儿如何如何,没半句问到祖母安危,可见此行目的,索性直截了当说出来好了。

    王老夫人面带惭色:“我已知晓了,王家真是万万无脸见亲家。”说着,又重重打了王氏背上几下,骂道:“都是你这糊涂的,怎么这般不知事!”

    这次连王氏也听出不对劲了,挂着泪水诧异道:“娘……你……?”她们母女从一见面就激动万分,一个说一个骂,然后抱头痛哭,也没把事情说清楚。

    明兰嘴角噙笑:“看来老夫人以为,我祖母之事全是太太所为了?”

    王老夫人听出这话有异,再看女儿女婿神情或惊或怒,心中疑惑,便转头去看康晋身边的那个老妪——不是说,王氏对婆母心生怨愤,所以下了些致病之物么。

    见此情形,盛紘和明兰已确定一半,父女迅速对视一眼。

    那老妪丝毫不慌,轻轻推了康晋一下,呆呆静立的康晋恍若骤醒,连忙朝盛紘拱手道:“姨父容禀,我娘已一日一夜未归,家中心急如焚,可否先请我娘出来一见?”

    盛紘心中恼怒,沉声道:“明兰,先将人带出来!”

    明兰走到门边,遥见绿枝已等在院门口,远远的挥了挥手,然后自回到屋里。

    绿枝后头跟着两个婆子,中间挟着康姨妈迅速走来,进到屋里,众人只见康姨妈一身姜黄薄绸夏衣,身上头上倒无不妥,只腮帮子发红,明兰知道这是刚扯去塞嘴的巾子所致。

    王氏看着姐姐身上自己的衣裳,闷声不响;她想起刘昆家的来回报康姨妈被绑坐了一日一夜,身上屎尿便溺,臭不可闻,着实狠狠吃了番羞辱痛苦,心中对明兰更畏惧几分。

    康姨妈受了一番罪,本来神情萎靡,一见母亲兄长和儿子,顿时精神一振,用力挣开两个婆子,跌跌撞撞的扑到王老夫人腿前,嚎啕大哭:“娘呀,你总算来了!女儿可被折磨的狠了,盛家……呜呜……他们欺人太甚,女儿真恨不得死了的好!”

    康晋也跪到母亲身边,母子俩一顿痛哭;明兰扯扯嘴角,挥手叫那两个婆子先下去。

    盛紘看见她就有气,原本自家好好的,父子儿女共同奔在繁荣盛家的道路上,今日会闹到这般不可开交,全是这个毒妇的缘故,如今还有脸和母亲儿子哭。当下冷笑道:“我母亲尚在挣扎病榻,大姨姐可千万活好了!”

    王老夫人缓缓拭泪,这个小女婿素来谦和孝顺,今日口气这般,恐怕内中另有隐情,正犹豫间,康晋身旁的老妪哀哀哭道:“我可怜的姑娘,自小到大何曾这般委屈过!”

    受了这个提醒,王老妇人沉下面孔:“不知我这女儿有什么不妥的,做大姨子的,莫名叫扣在妹子夫家,这事着实旷古未闻!”

    盛紘被当头骂了一通,正欲辩驳,明兰抢先一步,看着那老妪,微笑道:“这位便是祁妈妈罢。果是姨妈身边第一得力之人。不单妈妈能干,妈妈的两个儿子也极得姨妈重用。”

    王老夫人脸色不悦,康姨妈满心仇恨,赶紧大骂道:“长辈说话,有你什么事?随意插嘴,小妇养的,果是没有规矩!”

    盛紘一听‘小妇养的’四字,心头怒火万丈,冷冷道:“连个外家奴才都能插嘴,我女儿在自己家倒不能说话了?也不知这是哪来的规矩?”

    王老夫人被不轻不重的连带了一下,强自忍住,同时拦着大女儿不让再说。

    祁妈妈心中大震,心道儿子果然被盛家捉去,这下麻烦大了。

    她抬头看着明兰:“看来老婆子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也在亲家姑奶奶手里了。真不晓得,一家人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姑奶奶非要行那下作手段,当街掠人,禁锢嫡亲姨母,说出去,真不敢叫人相信这是是书香门第的盛家作为。”

    好厉害的口齿,三下五去二就把重点引向手段问题,绕过了事发根源。

    明兰丝毫不以为忤,微笑道:“这点子手段与那下毒之人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何况,用些非常手段,也是为了几家人的脸面。真像祁妈妈所言,都摊开来好好说,恐怕王康盛三家,以后都别出去见人了……王家尤甚。”

    王舅父始终皱着眉头,闻言问道:“此话怎讲?”

    明兰冷笑两声,从袖中取出厚厚一叠纸,先取头两张叫刘昆家的交给王老夫人,同时娓娓道:“大约两个多月前,康府的祁二管事经掮客尤大引路,识得了城西一个偏僻道观里的老道。这名老道最擅长的便是炼制各种下作的丸药汤剂,平素专给那窑子青楼供货。”

    从春药,迷幻药,避孕药,堕胎药,甚至伪作处子的凝红丸,货品齐全,种类繁多,更兼服务周到,质量上乘,生意甚是红火。

    明兰指着王老夫人手中的纸道:“这是那掮客尤大和祁二管事的供词画押。”

    王老夫人年纪虽大,但眼睛耳朵都还很灵光,供词上写的十分清楚,王舅父夫妇也凑过去看了,王舅母侧脸看了祁妈妈一眼,不掩鄙夷之色。

    祁妈妈脸色难看之至,强嘴道:“这不争气的东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