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328章 世界如此美好(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28章 世界如此美好(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盛紘连忙挺起肩膀:“没错。孝乃立家根本,盛家子弟各个心中牢记,茹素诵经替母亲祈福,这是本份。”

    明兰添上一把柴:“更何况,适才姨母离去之前,满嘴怀恨之言,天晓得在菩萨面前她会求些甚么!别咒我盛家满门不得好死就好了!”

    盛紘也道:“尚未赎罪之人,有何颜面侍奉佛祖,也不怕污了佛门清静之地!”姿态一定要高,他可是做了几十年孝子的。

    听父女俩你一言我一语,王老夫人怒气暗生,“那你们说,到底该如何处置?”

    盛紘捋须不语,一脸沉痛的侧过脸去,明兰当仁不让,“我家太太不知其中隐情,还可另论,可姨母找人制毒,诓人下毒,端是要人性命的狠毒之举。人证物证俱全,再无推脱抵赖之理。处置简单的很,三尺白绫,或是一杯鸩酒,拿命抵了就是。”

    王氏缩在刘昆家的后面,小小的松了口气。王老夫人却吓了一大跳:“你要取她性命?”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明兰断然道。

    王老夫人两眼一翻,身子一软,立时半晕过去,王舅母赶紧去掐人中,王舅父怒道:“你这孩子怎么如此厉害!开口闭口要人性命!便是你姨母死了,你家老太太也不见得能痊愈!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姨母已认了错,何不网开一面?”

    明兰不肯放过躲死的老爹,用力拽盛紘的袖子,大声道:“爹,你倒是说话呀!”

    盛紘只得板起脸:“舅兄此言差矣,你妹子的命是命,难道我母亲的命就不是命。照舅兄的说法,只消认错即可,那菜市口何必杀那么多人犯的头?”他实不愿和岳母作对,便道,“岳母身子不适,此事就由舅兄做主罢。我母亲总不能白叫人害了!”

    王舅父口才不如妹夫,两句话就叫问住了,王舅母帮丈夫出言,温和道:“何必这般剑拔弩张,到底亲家老太太还没不测不是?”

    明兰点点头:“我们盛家亦非蛮狠无理的。倘缴天之幸,老太太活了下来,我爹也不会要姨母抵命。不过太医说了,那白果芽汁很是厉害,就算救回一条命,也难保手脚不瘫麻。若真如此……”她冷笑一声,“就请姨母拿手脚来抵!”

    王舅母倒吸一口气,没想到这小姑娘这么心狠,加上她本来就不诚心替大姑子说情,当下便没了言语。见儿子儿媳都没用,王老夫人只能‘悠悠醒转’。

    既是求情无用,她便沉下脸来:“姑爷如今出息了,家业愈发兴旺,不把老婆子放在眼里了!好,你是个孝子,非要拿我们王家成全你的好名声,我却不能不顾骨肉之情。我今日问一句,倘若我不依呢?”

    盛紘深深看了王家众人一眼:“既不能私了,那就公了罢。”

    这些时日,终叫他想明白了一件事。其实盛老太太中毒之事,一旦传了开来,于盛康王哪家都是丑闻,不过影响却有大小之分。

    明兰是出嫁女,受影响最小;盛家是受害者,受影响次之,但因王氏的缘故,自己免不了一个‘糊涂失察’的罪名,要受人指摘嘲笑;康家大些,但难保康连襟不会断尾求生,一纸休书解决了康王氏。

    “我家世代清白,如何能容此等毒妇,我早想休了,瞧在岳家面上才容忍至今”——连台词盛紘都替那位连襟想好了。

    而这其中影响最大的,其实是王家。

    谋害亲长,是何等重罪,王家两个女儿都牵涉其中,一个是糊涂执行,另一个更是主谋策划,居心恶毒,从此以后王家父子的官声会怎样?说不得,连王老太爷供奉在奉贤殿名臣祠里的牌位都会被撤下。李阁老不就是因儿孙不肖,过世二十年后被撤了牌位么。

    王氏夫妇还有两个大女儿,均出嫁名门为妇,一旦此事传开,她们俩在夫家的日子还能好过的了?何况还有众多王氏族人。

    盛紘又看了王舅父夫妻一眼,暗道,到时就算岳母肯豁出去保大女儿,旁人也未必肯。

    其实他也想为老太太讨回公道,要是成本能小一些就好了。

    事到如今,既不能把事情抹平了,就定要鼓足底气,不能叫人反咬一口,看出他原本心思,说他‘不念嫡母恩德不思图报’,他要报恩,还得大报。

    何况,说到底,错的是王家女又非盛家人,要出血也该王家出血,凭什么叫盛家打落牙齿和血吞?最好快点处置了康王氏,明兰出了气,王家也默许了,接着三家一齐把事情捂下,之后,天下太平!阿弥陀佛!

    明白个中道理,盛紘立时满脸痛苦,带着隐隐愤怒,又有些深切灰心,“我素以诗书传家,家中儿女皆教导德行。没想将至天命之年,出了这等事……”他长长叹了一口气,“我实是疲乏的很,岳母若实在不能体谅,就报官罢!”

    王舅母狠狠的跳了下眼皮,正想说话,王老夫人已冷笑出声:“我知道你的心思,打量王家不敢把事情闹大。你好好想想,他大姑母到底只是姻亲,你母亲未死,他大姑母撑死了只是受刑流放,我们再打点一二,总能得个轻判。可你媳妇却是嫡亲的儿媳妇!儿媳谋害婆母,该是什么罪?你比我更清楚!她的孩儿又该如何?”

    盛紘一怔,心里凉了半边。

    王氏不敢置信的看着母亲,呆呆道:“……娘,你为着保住姐姐,竟要我死?”她从小就觉得母亲更疼姐姐,没想是真的。

    王老夫人哪里想要小女儿死,不过是在和女婿拼谁更狠,谁更豁得出,逼的盛家退上一步,便两个女儿都能保住了。此刻又不能细细解释,只能硬起心肠,一眼都不看小女儿,对盛紘冷笑道:“姑爷是进士出身,熟读律法。儿媳谋害婆母,该是什么罪呀?”

    盛紘额头涔涔落汗,双手扶膝——到底几十年夫妻,终究不落忍;何况还会连累自己最重视的长子仕途。

    王老夫人见状,气势更足,大声道:“真把事情闹大了,谁也不落好!贤婿还是好好想想。”威吓完,再放柔声音,“这事本是一团糊涂账,你母亲是福大之人,定能化险为夷。此事就这屋里咱们几个知道,待你母亲醒后,连她也不必告诉,免得她伤心,病又不好。……唉,回去我一定重罚他大姑母,再叫你媳妇好好孝顺亲家,以后咱们还是和美一家不是?”

    盛紘动摇的十分厉害,不住眼的去看明兰。明兰气的手指微微发抖,胸中气血翻涌,一股恶心冒上喉头,真想吐在王老夫人那张可恶的脸上。

    王老夫人顺着盛紘的视线看过去,知道此时关节在明兰身上,便装出一脸慈爱道:“好孩子,我知道你孝顺,想为祖母要个说法。可你太太到底抚育你十几年,你忍心见她不得好死?还有你大哥哥大姐姐,骨肉血亲,你执意要将事情闹大,又叫他们如何自处?”

    这翻话说的半劝求半威胁,明兰心中冷笑,她若怕就不会闹到这个地步了,大不了无父无母,无兄无姐,惹的她火起,一出这门,拿簪子一下捅死了康姨妈算完!

    她深吸一口气,正要狠狠讥讽嘲骂这老太婆一顿,却听一个熟悉的年轻男子声音从门口传来——“自处何难。妹妹莫要担心。”

    只见长柏一身半旧青袍,鬓发凌乱,满面风霜,显是一路紧赶而至,他后面还跟着一个朱红蟒袍的高大男子,却不是顾廷烨是谁?

    盛紘霍的站起来,王氏一见了儿子,既羞愧又觉安心,哭道:“我的儿,你来了!”此时此刻,她真心觉得儿子最可靠。

    明兰见到丈夫,却不知是喜是悲,短短分别几日,惊涛骇浪般起伏数回,再见他倒似隔了一世。想到自己没经同意,便肆意指使侯府侍卫,又是封府又是捉人,闯下大祸,她低下头,“侯爷不是在西郊大营么?”

    顾廷烨先向盛紘抱拳行礼,又跟王老夫人和王舅父打了精简版的揖,三步两步走到妻子身边:“公孙先生报信与我听,我赶紧告了假过来。”

    “不碍事罢。”明兰内疚,害他放下正事赶过来。

    顾廷烨笑道:“只消不打仗,武将总比文官空的。”

    王老夫人嘴角含笑,只见王氏拉着儿子又哭又笑,心里一喜——外孙来了,更没人敢为难女儿了。再瞥过几眼,看见站在那里的顾廷烨,眉头微微一皱,片刻思忖,就决意先将这位位高权重的外孙女婿撇出去。

    那边顾廷烨正皱眉打量明兰:“你脸色怎这么差?”自己出门时还是个红润水灵的胖苹果,才三两天功夫就苍白消瘦成了把小白菜。

    王老夫人赶紧道:“明丫头这阵子为了照顾亲家老太太,实是累的很了,顾侯既来了,就将她带回去好好歇歇罢。”

    明兰冷声道:“老夫人先别忙着撵人,事还没完呢?”

    王老夫人看了长柏一眼,目带威胁:“你是出嫁女,娘家的事少操些心吧。”

    明兰气愤之极,面前横里斜出一只手,拦在她身前。

    “出嫁女与娘家无关?”顾廷烨神色淡淡的,“那老夫人在这里作甚?”

    明兰一楞,几乎笑出来,这家伙歪曲命题。

    王老夫人冷哼一声,指着明兰:“这丫头以前还算恭敬孝顺,嫁入侯府后,就不把娘家放在眼里,居然三番五次顶撞长辈!想来是仗了顾侯是势!”

    “哦,是么?”顾廷烨面无表情,“我也觉着明兰恭敬孝顺。老夫人做什么把我媳妇这么好脾气的人给气着了?”

    明兰张大嘴瞪着男人,屋里一片安静,盛紘的脸色好似挨了一棍子,王舅父的嘴角抽搐,连王氏也停了对儿子的絮叨,满屋的人都是一脸错愕。

    王老夫人怒不可遏,拍着扶手大声道:“一个妇道人家,开口闭口要打要杀的,居然还敢拘禁她姨母,动用私刑,这是什么道理?”

    顾廷烨正色道:“明兰素来胆子小,连杀鸡声都不敢听(康姨妈:你胡说),见血就要怕上半天。敢问老夫人,姨母为何将她逼迫至这个地步?”

    说完还摇摇头,神情十分沉痛,似乎很遗憾这年头为什么长辈都没有长辈样儿了。

    明兰仰头看着男人身边,他高高的个子将近午射进屋来的日光遮蔽出一片阴凉,替她挡风遮雨,让她无比安全。心中酸涩温暖,又想哭又想笑,孤军奋战的感觉并不好受,现在,她终于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

    顾廷烨将王家人一个一个看过去,康晋触及他的目光,忍不住退了一步。

    只听他冷声道:“姨母做出那等天理不容之事,老夫人心绪不好,我能谅解。可也不该找老实人出气。莫非欺我顾家无人么?”

    王老夫人从未见过这般黑白颠倒,从自己进盛府,一直都是你老婆在逼迫王家人呀!她被气的浑身发抖,脸色忽青忽紫,一时说不出话来。

    顾廷烨居然还转头对明兰笑了笑:“没吓着吧。”

    抹去满心酸涩感动,明兰暗爽到无以复加,直恨不得扑上去狠狠亲他两口!

    ——然后,她垂下长长的睫毛,蹙着细细的眉头,苍白无力的小手拈着帕子,哀伤无助,小小声道,“我从不知……这世上竟然有这般恶毒的人……”

    顾廷烨一脸怜惜,好似老母鸡看着绒毛稀疏的小小雏鸡,眼神温柔的都快化出水来,叹道,“可怜见的,连杀鸡都没看过,如今居然见着下毒杀人了。”

    这对夫妻……

    众人几乎要吐血了——你那可怜的,柔弱的,胆小的老婆刚才还满脸横肉的跟人吵架,要杀康王氏抵命,要断她手脚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