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331章 俗世夫妻(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31章 俗世夫妻(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娘离了家人,独自在盛家祖宗灵前,好好思量,想想祖母,想想家里每一个人,想想这几十年来,到底哪里错了,到底该不该。”长柏走过去,轻轻抚着母亲坐下:“娘是知道儿的,儿子说的出做的出。”

    王氏慌的满头大汗,结巴道:“那……我得去多久……”

    明兰在袖中掰起手指来——从犯谋杀不算,但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成立,林太医说祖母会康复的,那么,算一半未遂吧;至少得……嗯,五年有期徒刑……

    “十年。”长柏淡淡道,“十年后,母亲想明白了,就回来侍奉祖母罢。”

    明兰暗吸一口气,咬住牙关——可以偶尔出来过年过节呢,不算量刑过重,不算不算。

    王氏险些背过气去,愤然一跃而起,指着儿子骂道:“你这孽障!”然后一阵风似的奔出屋外,一路捂脸大哭,竟也没注意到门边的盛紘。

    屋里霎时安静,王老夫人看着长柏,久久无语,康晋彻底闭嘴了。

    盛紘在又屋外听了半响,祖孙继续争执不休,王老夫人一忽儿哀求一忽儿怒骂,奈何儿子纹丝不动,坚不肯退让半步。盛紘想了想,觉得还是绕开前厅,到里屋嫡母病榻前尽孝,端端碗盏,尝尝汤药什么的,才是正理。

    最后,王老夫人恼羞成怒,拂袖离去,王舅父提出是否可以讲拘禁在后屋的康姨妈先带走,受到长柏的严词拒绝,只好领着另一个外甥康晋怏怏而去。

    明兰尚不放心,想看着老太太能说能坐才走,顾廷烨看出她不欲此时回家,便十分豪气的向岳父提出是否能叫他们夫妇多住几日?

    盛紘嘴里发苦(当着女婿,还得多扮几日孝子),但脸上努力作出欢迎之至来。

    这时,海氏满脸贤惠的来请众人用午饭,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只是小姑子携姑爷来娘家小住,长嫂细心张罗一顿可口的饭菜,笑语晏晏的布菜派汤。

    对着不孝女儿,腹黑女婿,面瘫儿子,装傻儿媳,盛紘这顿饭直吃的喉噎胃疼,勉强撑过饭后清茶,忙不迭回书房去了。

    寿安堂空房甚多,房妈妈按着明兰的旧日喜好,迅速布置整理出一间干净雅致的屋子,记得明兰有午睡的习惯,连明兰喜欢的白草簟也铺好了,又见此时炎夏,怕明兰夫妇出汗不适,还抬了两大桶温水在侧厢房。

    二人俱是累极,此时对浴,也生不出旖旎念头,盥洗后,顾廷烨站在屋中看了几圈,对妻子笑道:“的确舒适,夫人便乐不思蜀了。不知夫人可还记得,家中尚有一小儿否?”

    明兰趴在床上铺薄毯,闻言就重重丢了一个竹编枕头过去,笑骂道:“你别讥我,我也想团哥儿,每日睡在祖母屋里,梦里都是儿子!”

    顾廷烨被扔的很开心,捧着竹枕头乐呵呵的爬上床铺,明兰替他解开束起的发髻,轻轻打散开来,她低声道,“这回真对不住儿子了,可……唉,实在没法子,只能顾一头。崔妈妈和翠袖定会好好照看他的。”

    顾廷烨听出妻子话里的酸楚,轻轻抚着她的背,“你这回真把我吓着了。看你平素老实温吞的样儿,还真没想会这般豁出去,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读了公孙白石的信,当时他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围封娘家,怒斥生父,强行捉人,诓人,审问,拷打,桩桩件件都是不顾己身的奋死一搏——这还是那个聪明狡黠,明哲保身,永远不会做错事的盛明兰么?

    这一路奔来,他忽喜忽忧,竟说不出心里的念头,只觉得——要帮她,护着她。

    见明兰低头不说话,顾廷烨轻叹一口气:“你还是不愿意同我说,算了……”说着便要躺倒睡下,明兰忽一手撑住他的胸膛,抬头注视他:“我说。”

    顾廷烨盘腿坐在床上。

    “祖母这桩无妄之灾,归因究底,其实是我的缘故。”明兰神情肃穆,“太太行事不妥,从来都有,祖母睁眼闭眼都几十年了,彼此相安无事。康姨妈也不是这两年才出来的,从我们搬至京城,她就常来寻太太说话。那时也撺掇,也挑拨,也不见老太太如何发作。”

    外头沉哑的蝉鸣一声声传来,午后炎热的日光慢慢渗入,寿安堂四周种了好些高大树木,掩映出斑驳的枝叶在细白的纱窗上,浓黑的,浅黑的,还有淡如眉黛尾的细枝。

    屋角放了两盆冰,渲出薄薄的水气,透着凉爽。

    顾廷烨静静听着。

    “祖母从不告诉我,但我知道,是那年康姨妈要送小妾到府里来,才真正惹怒了祖母。”明兰拿起一把芭蕉叶编的蒲扇轻轻摇着,又朴素又雅致,“祖母气急了,顾不得多年的婆媳脸面,大发脾气,当众斥责太太,居然还罚她跪在寿安堂门口,叫人来人往的看着。从那时起,太太心里就生了怨恨罢。”

    凉风顺着扇叶缓缓入帐,一丝丝挠动她细碎的发丝,带在男人手臂上,痒痒的。

    “那以后,祖母总担心太太受姨母撺掇又会对我不利,对太太的管束愈发严厉,甚至夺了太太管家之权,叫嫂嫂们理家。太太这辈子最要强好胜,连对老爷尚不肯服软呢,祖母这么当众叫她下不来台,心结自然愈来愈深,才叫康姨妈有了可乘之机。”

    明兰的口气,淡然中带着一丝哀伤。

    “祖母这么做,不对。太太到底是有儿媳有孙辈的人,起码的体面是要给的,祖母大可以关起门来,好好教导,细细分说……以前,每回太太犯了糊涂,祖母就是这么做的。”

    泪水盈满了眼眶,她似全然不知,继续缓缓诉说:“祖母干嘛要替我出气?我已经嫁出去了,会照顾好自己的。她都这把年纪了,受儿孙的敬养,安稳舒坦的享享福,不好么?干嘛一听我受了委屈,就心急上火的要发作呢?大哥哥到底是太太生的,她就不怕大哥哥因此跟她生了嫌隙,致使她晚景不好么?”

    长长的睫毛终于撑不住泪珠,落下一滴,两滴,在柔软的细棉薄毯上,形成一颗颗深色的小圆,明兰拿帕子摁在脸上,缓缓吸干温热的湿润。

    “祖母是真心疼我,忧我,才给自己惹上了这遭劫难。……侯爷的心事,我晓得,可我没法骗自己。那年我生团哥儿,太夫人要烧死我,曼娘要撞死我,后来侯爷来了,一桩桩一件件,都安排的妥妥帖帖,我心里就知道了。”

    “因为……我没有,重罚曼娘么?”顾廷烨嗓子干涩,竟难说全一个句子。

    “是否重罚,根本不打紧。”明兰缓缓摇头,眼眶红红的,“那回侯爷说,齐衡怎么样,你根本不在意,你只在意我心里怎么想。今日我也回侯爷一句,曼娘如何,我压根没放在心上。我在意的,是侯爷做的,想的。”

    凉气渐渐蔓延进帐子,明兰放下蒲扇,轻轻摩挲着上头的蕉叶纹路。

    “于曼娘的处置,平心而论,侯爷做的极恰当,既绝了外头人的闲话,不叫那有心人借机生事,又不使我为难。便是我事后反复思量,也没有比这更妥当的安排了。可是,你知道么,心里真惦着一个人,就会急中出错,所谓关心则乱。像祖母那样……”

    她抬起头,湿润的大眼望着他,“一听到曼娘要撞死我,侯爷有没有慌了手脚,有没有乱了方寸,哪怕知道我无恙后,是否依旧怒不可遏,恨不得立刻替我报仇出气?”

    顾廷烨心头茫然一片,沉默无语。

    明兰泪盈于睫,以袖捂面,哀哀道:“我知道,这么说不该,可是……我总觉着,真心所爱,不是看他做了多少聪明事,而是看他,做了多少傻事。”

    顾廷烨不是齐衡,不是贺弘文,不是任何轻狂无知的少年,他经历过欺骗,背弃,几乎灭顶,正因如此,他的‘关心则乱’,才更显难能可贵。

    像盛老太太,半生凄苦,受尽薄待,可她依然愿意去全心爱护一个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正是这驱使她奋不顾身,千万人吾往矣。

    放下袖子,她满面泪痕,眼中竟是哀求:“我们会白头偕老,一生互敬互爱。我一定做个好妻子,好母亲……就这样好好过罢。”

    说完这句,明兰就朝里侧身躺下,闭上眼睛,不在说话。

    顾廷烨倚床栏而坐,怔怔的看着她,蜷曲的身子柔软如柳,静静埋在薄毯中。

    忽记起很久之前她说的一句话——俗世夫妻,纠缠太多容易伤,平静含糊的过完一生,才是最好的。

    他拾起床边的蒲扇,轻轻替她摇起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