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336章 孕期风波(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36章 孕期风波(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明兰被押解回家,崔妈妈抱着胖嘟嘟的团哥儿笑吟吟的在门口迎着,房妈妈上前就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崔妈妈霎时变了脸色,气呼呼的瞪了明兰几眼,待房妈妈离去后,忙把团哥儿交给翠微,亲自服侍明兰更衣沐浴歇息。

    轻松的睡在软绵细滑的丝席上,明兰惬意的呻吟出声——还是自己家好呀,仿佛又回到了六七岁时,歪歪扭扭的躺成大字形,由着崔妈妈给自己剪指甲,一迭声的追问可有不适。

    明兰向来身体很好,这么多年坚持锻炼,饮食得当,生活习惯健康,且托那早挂了的卫姨娘的福,这幅身板据说就是传说中的极品宜男相,虽然看来纤巧娇嫩,但腰是腰,臀是臀,比例恰当,是个十分好生养的优良品种。

    这回只是累了,累身又累心,如今既都解决了,还有个更强大的长兄在善后,她自然一概放了心,正想好好歇两日,吃吃喝喝睡睡,回复以前幸福的猪头生活,谁知竟有孕了。

    本来崔妈妈听门房报明兰回来了,已叫小丫头把湃在井里的大西瓜和水蜜桃拿出来,切好摆在萏红荷瓣的白瓷碗里,刚送走房妈妈,回屋正瞧见明兰拈起银签子要插水果,她忙不迭的一把抢过果盘,怒目:“西瓜性阴寒,桃子性甘热,两样都不许吃!”

    转头就要把水果丢出去,小桃连忙乐不可支的赶紧接过来:“妈妈您放心,我定把这些都处置的干干净净,一点不叫夫人眼馋!”

    明兰咽着口水目送小桃欢快的蹦跳出去,转眼看见扒着锦簟墙缓慢学走路的团哥儿,白胖粉红的小脚丫踩在滑滑的湖绿被褥上,她又气不打一处来。

    几日不见儿子,怎会不想念,谁知这臭小子小别后看见亲妈,既没早熟儿童泫然欲泣的悲伤样,母子抱头痛哭,也没有全然不认识到怕生。

    顾小公子他活的依旧滋润健康,照旧满身喜人的胖肉肉(包括脚丫和手指节),他笑呵呵的跟明兰招招小胖手——正是明兰以前教他跟客人打招呼的样子,然后背身趴在床上,没事人般继续玩他的巧木板。

    足足半个下午,明兰都努力和儿子培养感情,逗着他翻来翻去,逗他扶墙单脚独立,团哥儿乐开了花,终于口齿不清的喊了声“……羊……”

    我还猪呢!明兰泄气,这才分别四五天,明明之前已经能清楚的喊爹娘了。崔妈妈坐在一旁,老鹰般的盯着这母子俩,以防团哥儿扑到明兰身上

    天色还未暗,顾廷烨就一阵风似的回来了,直到床前才急急刹住车,小心翼翼的坐到明兰身旁,握着她的手,仿佛有满腔的话要说,到最后只一句:“……想吃什么?”

    明兰暗晒一声,前几日还抑郁的活似皇帝罚了他三年俸禄,连拖她去湖边散步都带着文艺青年的愁绪,现在可好,欢喜的遮掩不住都要从眼睛里冒出来了。

    崔妈妈含着笑,抱上团哥儿先出去了。

    明兰抓起他的腕子,轻咬了口在他手背上,低声道:“我想吃你的肉!”

    顾廷烨朗声大笑:“这又何难?我这就给夫人割去!”

    明兰连忙扯住他的袖子,又笑又急:“还不给我站住,就你那身皮糙肉厚的,就是炖上三天三夜,也没人咬得动!”

    顾廷烨笑着坐回来,埋头在明兰颈间,过了良久,才低低道:“……过去,都是我不好。”他抬起头来,急切却又语无伦次,“……我不是有意……,曼娘早该……不是对你不上心……实是……”绕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明兰好笑的瞧他,素来张扬威势的面容急出了满头大汗,她凉凉道:“你说呀,说呀,你倒是说呀……”顾廷烨沮丧的闭嘴,挨到她身旁躺下,明兰轻抚着他汗湿的头发,“说不明白就别说了,居家过日子的,说那么清干嘛,又不是升堂断官司。”

    顾廷烨忽抬起身子,一字一句正色道:“将来再有谁敢危及你们母子,别说曼娘,就是天王老子,我一定叫她死无全尸!”最后几个字透着森森寒意。

    明兰看着他的眼睛,良久,才揽过他的脖子,低声道:“我信你。”

    想那么多做甚呢,重要的是现在,是将来。

    他对自己很好,专心一意的好,爱孩子,爱家,全力让他们母子安稳太平,这就足够了。他们是多么迥异的人,不过都盼着,岁月静好,天长地久。

    主母离开数日,府内众人只知盛家老太太病危,是以夫人前去照料。

    次日,邵氏带着两个女孩一道来贺明兰再度有喜,秋姨娘压着心中酸涩,也是满嘴好话,谁知明兰一改往常客气温和,淡淡的不大搭理她。

    几次话茬都被漠视,秋娘好大没趣,只得讪讪的在旁静立。

    大人闲聊时,娴姐儿好奇的望着明兰的腹部,却红着脸不敢问——小孩儿到底是怎么出来的;蓉姐儿含笑静立,忽觉衣裙下摆有人拉动,低头去看,只见团哥儿从床头探出一只胳膊扯她,大大的脑袋仰着瞅她,白胖胖的煞是可爱。

    蓉姐儿心里喜欢,刚想伸手去摸他头,猛记起秋姨娘和妈妈的叮嘱:千万别靠近你爹的嫡子,否则,若有个什么蹭到碰着,你就洗不清了。她半道缩回手来,可惜的看着团哥儿。

    可是,他们长的多像呀——她不住眼的偷眼望着——都是浓眉大眼,丰颊高额,笔挺的鼻梁,翘翘的嘴角,比她同胞弟弟昌哥儿还相像呢。

    走出嘉禧居,邵氏领着娴姐儿回自己院去,秋娘则和蓉姐儿则一路回屋,路上,秋娘愁眉苦脸的:“夫人这是怎么了?莫非我哪里错了,若有,直斥我便是,我也好赔罪道歉,何必这么冷淡淡的……”

    蓉姐儿停住脚步,见四周无人,便道:“姨娘真不知自己哪里错了?”

    女孩的眼睛明亮犀利,秋娘不禁心虚,嗫嚅道:“我……我……”不就是那阵子,给独居在书房的侯爷送了几回宵夜点心么。

    蓉姐儿年界十一,身形高挑修长,骨骼挺拔,站在秋娘身边竟一般高矮,她笑笑,客气道:“姨娘在府里这么多年,怎会这点眼力劲也没有。揣着明白装糊涂,只会愈发惹人厌恶。”

    明明知道主母意思,人家根本没有跟你分男人的打算,却还明知故犯,故作老实的卖乖,成功了最好,失败了就装糊涂——这招数太滥了,比薛先生讲的醒世故事里的丑角还滥。

    若非看她平日照料自己还算尽心,才懒得提醒她。

    “夫人虽良善厚道,但也不是好欺负的,姨娘可莫要聪明过了头。”

    平日百般恭顺的恭维拍马,人家夫妻才稍稍吵了几句,你就急吼吼的去给男主人献媚,现在又想当没事人一样,当主母是死人呀!

    薛先生早说过了,世上不但有精明使坏的,还有刁面憨,莫要被几句话,几滴眼泪哄骗了去,女子终日在内宅,见事不多,更当有一双慧眼。

    说完这句,蓉姐儿转身就走,只留下秋娘一人呆呆的站在当地。

    喜事成双,未过几日,若眉竟也叫诊出三个多月的身孕,公孙老头大喜,把众人叫出来喝个大醉,最后被抬着回屋;明兰差小桃代为贺喜,又送去些上好的孕补药材,嘱咐好好保养。若眉好生欢喜,殊不知此时有封于至关紧要的信压在明兰手上。

    公孙猛来信道,他长兄婚事已成,新嫂嫂如何贤良恭谨,因母亲不放心嫂嫂年少,哀恳婶娘再多留半年,教导新媳妇学会持家待人,婶娘只得答应。来去路途遥远,公孙猛也会多待一阵,到时护送婶娘,一道上京,叫叔父夫妻团聚。

    来信中还夹了另一封信,是公孙大娘亲笔写给明兰的,里头道:倘若到信时,眉姨娘已有身孕,未免她多思多想,误了孩儿,请明兰瞒下此信。反正自家老爷是个只爱庙堂山川的大丈夫,素不关心内宅琐事,只消叫他提前三五日知道老婆要来了即可。

    明兰掰指一算,公孙大娘到京时,若眉已满坐蓐,的确两不耽误。

    看着此信字里行间透出的果决,她叹气摇头,将信件妥善收好——这位公孙夫人不但心细如发,且深体人心;若眉那些小招数,怕不够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