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343章 送君行(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43章 送君行(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这天陪顾廷烨吃过晚饭,明兰打发丫鬟婆子下去,赶紧转述白日里张氏的话,顾廷烨听后先啧啧称奇,“沈兄也怪了,每每与我说时,防张氏夫人跟什么似的,这种涉及皇家之事,既还没个定论,却也说了。”

    听了这话,明兰也不惊奇,其实今日言谈间,她就隐隐觉出张氏对其夫并不如何敬爱,只疑惑喃喃着:“国舅爷怎么想起这出呢?我朝惯例,驸马不是不能议政么?”

    言下之意,对这桩婚事并不看好。

    难得夫妻意见相反,顾廷烨耐心解释道,“话虽如此,然则……唉,沈兄想聘辅国公的嫡女,可老公爷只愿出个侄女;瞧上汝阳侯的四姑娘,可说来说去,只肯给个庶女;又有说姚阁老的老闺女好,谁知他家老太太不乐意,还闹的病了一场;韩国公府倒大方,开口就是世子嫡长女,不过……”

    明兰替他接上道:“不过如今韩家,外无得力男丁在朝,内又家宅不宁,国舅爷瞧不上。”说着,她掩袖轻笑了下。没想国舅同志已碰过这么多壁了,非嫡不要,非品貌出众不要,非爵主一脉不要,非家世清正不要,那的确很难挑。

    看妻子笑的狡黠,顾廷烨也觉着把兄弟苦逼,叹笑道:“能挑的就那么些,沈兄也是心高气傲的,不肯拿赐婚来压人,皇后娘娘心疼兄弟,这才提了尚主。沈兄仔细想,觉着不错。一来,公主是主子,人人都得敬着,反无甚可闹;二来,驸马虽无缘朝政,可哪个能保证老子英雄儿好汉,怎知儿子定有作为,索性安保尊荣,未尝不好。”

    家里有个公主媳妇,无论将来朝政如何,儿子本事如何,总不会有人欺上门来,安稳富贵总是有的——以上是沈从兴的考虑,末了,顾廷烨加上一句:“横竖现下瞧不出资质,兴许沈家大哥儿就是享福安闲的福分。”

    沈从兴曾带长子上校场历练,几番试下来,无论马上地上的武艺,还是排兵布阵,那大哥儿当算中上之流——注意,是国舅老爹在场,一干老兄弟凑趣捧场。

    明兰听出丈夫暗示赞成,也能理解。好比凭某家儿子的真本事,只能考到全国前十的大学,现下排名第四的学校提出保送,最后家长决定保险一点,接受算了。

    “……话是没错,可是……”她依旧觉着不妥,将心比心,哪怕将来团哥儿资质平平,她也希望儿子娶个贤惠合心的妻子就好,而非为了富贵去尚主。

    顾廷烨摸摸妻子鬓边柔软的细发,柔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换做我,也不愿团哥儿尚主。”妻子是在照居家过日子的常规思路在考虑,可沈家情形还能算正常么。

    明兰倏然展颜:“那就好,我就怕侯爷说这也好那也好,回头给团哥儿也求位公主回来。”想了想,又笑道,“我总觉得国舅爷操心太过,实则沈家乃皇亲,将来大皇子继位,拉拔表兄弟一把,便是不尚主,哪个又敢轻慢沈家了?”

    顾廷烨默然,有件事他一直没说,没想到明兰这么敏锐,自己察觉出来了。

    他思忖半刻,便道:“皇后仁厚,常耳提面命儿女牢记邹夫人的恩情,要厚待沈家表弟妹。这也还罢了,皇上刚登基那几年,沈家孩儿常进宫与皇子一道读书玩耍。也不知哪个嚼舌头的,小小孩儿居然敢与皇子争执,还道什么‘我娘是为皇后姑母死的’……”

    明兰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置信道:“这话怎能乱说?”难道邹家经常提醒?

    顾廷烨叹道:“那会儿孩子们才多大点,加上沈兄请罪不迭,我瞧皇上并未放在心上(邹夫人又不是为他死的),然两位皇子怎么想,就未可知了。”

    明明是嫡亲表兄弟,却不见如何热络,前阵子张氏难产风波,皇帝迁怒皇后,又斥了皇子学业,皇后兴许不会见怪,但两个皇子呢?沈从兴想来也有此疑虑,才非要给儿子找个靠谱的岳家,就算将来皇帝不关照,官场也有人看拂。

    “兴许是沈兄想多了。不过大公主和两位皇子是一母同胞,素来兄妹情分深厚……”

    他没再说下去,明兰已都明白了,夫妻俩默了片刻,顾廷烨打起精神,笑道:“八字没一撇的事,皇上还没开口呢。你半个字也别提,就当不知这件事。”

    明兰自然点头应了,顾廷烨又道:“四弟长栋那事,我倒觉得好。老沈叔一家都是稳重的,从没出过错。你如今身子重,不如我去与岳父说?”

    明兰赶紧道:“侯爷还是拉倒吧,你去说,爹爹就是不乐意,也难说个不字。婚姻之事,总要两家都心甘情愿才美满,我省的,侯爷就不必担心这事了。”

    他抚上妻子微凸的肚皮,又揉揉团子的脑袋——小家伙占了父母的枕头,小肚皮一起一伏,直打小呼噜,顾廷烨满眼怜爱的看了会儿,叹道:“人人都有姻缘,不知咱们这个,将来会讨什么样的媳妇?”

    “找个傻点的。”明兰老神定定。

    顾廷烨吓了一大跳:“这是为何?”

    明兰认真道:“婆媳相处,贵在一张一弛。我这般伶俐,再找个千巧百精的,岂非见天儿斗心眼?”

    过了半响,顾廷烨摸摸妻子的脑袋,小心翼翼的:“你觉着自己……伶俐?”

    明兰横眼:“你觉着我笨?”

    “怎会怎会,夫人是大智若愚。”顾廷烨一脸笑的正大光明。

    明兰蹙眉,怀疑的看着男人,总觉得这家伙话中有话,不怀好意。

    顾廷烨又望了眼团子,道:“倘着这小子是个老实的,他媳妇又傻,岂不糟糕?”

    明兰轻拧了下儿子的小手,叹道:“侯爷放心罢,这小子精着呢。”

    一日日大了,团哥儿性子逐渐显现,她深觉这小胖子是个腹黑的主——给他剥个蛋,他会啃掉喜欢的蛋白,然后笑的天真无邪,把蛋黄塞进乐呵呵的崔妈妈嘴里,等明兰回来,只见一桌蛋壳,什么也没发觉。

    所幸崔妈妈心直,几回之后就跟明兰全盘托出;明兰二话不说拍了团哥儿又q又胖的小屁股一顿,并勒令不许挑食;小胖子当场泪奔,缩在床角赌气不理明兰,晚上还跟父亲连哭带比划的告状(最终无果)——他老实?哼哼。

    次日,明兰修书一封,在里头将张氏所说的不添减半分,仔仔细细的转达了一遍,以盛紘之精明自会揣摩利弊,无需多说什么。

    三四日后,柳氏上门来见明兰,满面笑容,另带了好些山鲜海货,说是娘家兄弟从外头带来的,寒暄亲热几句后,姑嫂俩点入正题。

    柳氏道:“老爷说,这门亲事,只说门第倒是极好,沈家能瞧上栋哥儿,也是四弟的福分,只恐那姑娘自小生长于边地,性情强了些。”

    潜台词,长栋排行最小,生母最卑,将来家族分派资源财帛时,免不了会薄些,本就是武家出身,倘若再是个母老虎的性子,将来岂非闹翻天,重蹈河东府覆辙。

    明兰想了想,就道:“不如我请沈家女眷来吃茶,到时嫂嫂和大姐姐也来,咱们不论亲事,只说说笑笑,全当串门走亲?”

    柳氏正有此意,当下笑道:“妹妹肯这样,我就放心了。老爷也是这个意思,没的那边看过四弟了,咱们却连人家是圆是扁都不知。再说,有大姐姐在旁参详,就更稳妥了。”

    待柳氏走后,明兰心下暗笑,也不知这几日盛紘走什么路子去查探过了,想来还觉得满意。如此想着,便给张氏去了封信。第二日,张氏使人来说,一切只请明兰安排,只是这阵变天,沈老婶子感了风寒,大夫说还需将养些日子。

    原本两个孩子都还小,两家也都不急,明兰就去信好生安抚,切莫着急,好好养病;其实沈家那头也担心,怕风寒没好利索,明兰又有孕,回头有个不好,反好事变坏事了。

    秋意渐浓,夜里寒气尤其重,崔妈妈挑个天日晴朗的日子,将嘉禧居几进屋子都烧起地龙来,明兰就逗着儿子在暖烘烘的炕上滚来滚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