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老公惹不得 »  第七十四章 爸爸来访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七十四章 爸爸来访

小说:腹黑老公惹不得作者:米西亚
返回目录

    许烨磊被战友关心了一周,脸面上不好意思,可是夜深人静一个人躺床上却不时地摸摸头顶——某人送她的礼物,眼角的笑如粼粼微波徐徐地在脸上化开。舒骺豞匫

    中校先生终于开始想女人了!

    在这漫长又短暂的从军生涯里,他也会想家,虽然在部队有战友情,但他也从不否认,他同样渴望亲情,甚至爱情,虽然这些,也许对他来说是一种奢侈品,可是渴望就是渴望,那种寂寞的感觉,他的体会,不会比谁浅。

    之前,之所以没有考虑过成家,说到底,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他找不到可以让他相信等待的人,这些年来,战友们无数的鲜血铁证告诉了他,婚姻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简单,尤其是,军婚!

    有时他还挺羡慕爷爷那个时代的人,在组织的安排下,两人就是这么走到了一起,虽然打打闹闹,吵吵拌伴,但这一辈就过来了,那种幸福自己是亲眼看见的,别看爷爷平时嘴硬,动不动呵斥奶奶,但其实他心里可把奶奶当成了心肝宝,而奶奶又何尝不是深爱着爷爷呢?不然,也不会在他退休后,为了给他排忧解闷,经常拉他去看看日出,晒晒夕阳的!

    现在他的心,有人住了进去,他也渐渐开始期许着,在未来的日子里跟孙萌萌一起建立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生一双儿女,白头偕老。(额——某男似乎又想多鸟!)

    以前难得回玉景豪园一次,自从孙萌萌入住后,像是有一种魔力吸引着他,每到周末休息时都一门心思地想回家看看。

    所以,一到周末,许烨磊又如期而至,手上依旧拎着一大袋从超市采购的菜肴。

    来到家门口,看着紧闭的门,耳畔似乎又传来孙萌萌的咆哮,不知道小辣椒再次见到自己会不会拿着扫帚驱赶。

    许烨磊看了眼手中的‘武器’,希望自己有机会做好饭。

    没错!只要把饭做好,那个吃货一定会被麻痹,然后再伺机行动!

    给我顶住,在未来老婆还没接纳老公时,就靠你多多发光发热了!

    某男洋洋得意地规划着未来的蓝图,修长的手伸进口袋掏出一串钥匙,许烨磊晃了晃钥匙,想起上周孙萌萌接过钥匙时紧紧抓着生怕自己抢夺时的可爱样,心里不禁又在窃笑。

    臭丫头,不知道吧,给了两串,我又摸出一串。

    真是没生活常识的女人!一扇门的钥匙怎么也得五六串啊,再说了,没钥匙也可以去配钥匙嘛!

    战斗又要开始了,老爷子给的战斗任务是块难啃的骨头,要打持久战才能攻下,可是,中校已经迫不及待地拿下目标。

    出发,前进!

    许烨磊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迎接开门刹那的天雷地火。

    许烨磊将钥匙伸进锁芯,轻轻地转动,打开了防盗门。开门的声音非常细微,似乎还没有惊动里面的人,心里顿时一片欢呼。

    换了一根钥匙,再小心翼翼地转动,打开了内门。

    出乎他的意料,家里静悄悄的。没有事先通知,因为不能通知,知他来她必走!

    他们貌似有了交集,但是两颗心其实还是两条往相反方向延伸的平行线,情路漫漫啊!

    许烨磊没想到孙萌萌也有不在家的时候,真是枉费刚才开门时像破机关一样的小心翼翼,白耗费那么多精力。

    越过屏风正要去厨房时,许烨磊看到了一幕令他非常意外的风景。

    午后带着些许余温的阳光斜斜地透过落地窗洒落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袭绯红风衣的女人正酣畅地睡着,左手中指还搭着包包的带子,右手更是夸张地垂到地下。

    这个特种兵中的精英只看一眼就判断出这女人外出回来,挨着沙发就瞌睡了,连包都来不及放好。难道她在外通宵了一夜搞得这么疲倦,连卧室都来不及进去就睡着了?

    想到老婆背着他跟着别的男人在外面疯玩一夜,许烨磊心里登时腾升一股怒气,于是气冲冲地快步走到沙发边,准备叫醒孙萌萌,问问她跟谁厮混去了。

    可当许烨磊靠近孙萌萌的时候,看着她甜美的睡容,他的气又瞬间消了。理智告诉他,现在孙萌萌只是他的房客,还没升级为老婆呢?

    就算是升级了,看到这样美的老婆恬静地睡着,也不忍心把她吵醒。

    许烨磊轻轻地蹲下身子,慢慢地把压在孙萌萌胸部的包包从她的手中取出,放到一旁的茶几上。然后他的手伸向孙萌萌垂落在地上的右手,入手的触感似丝绸一样,冰凉顺滑,带着只属于她的清香。

    还是那样大大咧咧,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还敢离家出走。

    许烨磊站起身,走进主卧把孙萌萌的毯子拿出来,细心地给她盖上。

    许烨磊蹲在沙发边,大手滚烫地捂着孙萌萌那冰凉的小手,看着面前带着甜甜笑容的睡美人,似乎甜蜜也能传递,许烨磊感觉自己的唇间也涌上丝丝的清甜。

    孙萌萌的皮肤近乎透明,吹弹可破,在耀眼的阳光下呈现出晶莹的白皙,柔亮的短发也泛着泽泽的光芒,唇色水润饱满,香甜诱人,许烨磊的嘴角轻轻勾起,划出美丽的弧度,那双深邃的眼眸,如猫儿般晶亮光闪,长卷的睫毛,轻眨之下是别致的韵味。

    许烨磊的眼睛她的双唇,鼻翼,眉宇之间流转,最后牢牢的锁定在孙萌萌的的唇边,看着那一抹粉粉的水润,真的控制不住,就想一亲芳泽。

    微微倾下身,许烨磊感觉心跳在百米冲刺地猛跳,耳际在闻到女人鼻间呼出的清香时一片酥麻,那样奇异的舒适鼓励他的唇再往下。

    她的脸,她的唇,一寸一寸在放大,那挺直的鼻子轻微随着呼吸轻颤,许烨磊的唇徐徐落下,终于触到孙萌萌的粉唇。

    温温软软,带着他喜欢的芬芳,她的唇好甜!

    许烨磊在刚触及的时候,却赶紧抽离,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轻轻一触,但他却想含住不放,可是理智告诉他时机还未到,现在还不是吃果子的时候。来日方长,改天等这丫头被自己收服,一定要跟她吻上几个来回才行,以解自己对她的‘渴望’。

    许烨磊伸手掖了掖毯子,转身走进厨房,开始为心爱的未来老婆下厨了!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上午撞车后,孙萌萌陪着叶子青去维修店,折腾了几个小时候,两人才分道扬镳,孙萌萌拖着一身的疲惫和困意回到家,把包和自己一股脑地扔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没一会就恍恍惚惚地睡着了。

    每天写稿到半夜,都习惯睡到自然醒。

    早上被叶子青残忍地挖起床,这一天开车撞车陪叶子青修车,那个累啊,本来就严重的睡眠不足,孙萌萌这一觉睡得特别沉。

    不过,这一次她会醒来,完全是因为胃被诱人的香味给催醒了。

    半梦半醒之间,孙萌萌听到老妈催着她起床吃饭。

    真是幸福啊!

    孙萌萌吞了吞口水,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眨了眨眼。

    额?不是在家么,怎么不是自己的卧室?

    孙萌萌摇了摇头,再吸了吸鼻子,确定,十分地肯定,确实有很浓的饭香啊!

    再睁开眼睛,借着昏暗的暮色,看了眼头顶的天花板,孙萌萌才想起自己还在许烨磊假的沙发上,刚才不过是黄粱一梦。

    李笑梅女士真是铁石心肠啊,把女儿赶出家门这么久,也没电话关心一下。更让她心伤的是一直那么疼爱女儿的孙耀文同志这么就也就来过一个慰问的电话。

    还是自己比较有良心,做梦都是和她们一块的家庭生活。

    额?做梦?

    刚才那么真实的场景是梦?怎么有这么真实的梦呢,醒了还能继续闻到梦中的饭菜香味……

    孙萌萌抬手拍拍自己的脑门,确定没有灵魂出鞘。

    可是下一秒,孙萌萌发现有情况,想了想,吓了一跳,霍地坐了起来,看着身上披的温暖舒适的被子。

    难道自己梦游了?在沙发上睡着了,梦游岛卧室拿了被子再回到沙发睡?

    no!有情况!!!脑海立马想到某人。

    不会是这个家伙又跑回来做饭了吧?

    不是收回钥匙了么?怎么还能进来?难道穿墙而入?

    孙萌萌闻着饭香,越发确定自己的答案:某人真不愧是伙夫啊,到哪都任劳任怨地做饭啊!

    哼哼,许烨磊,你当我是猪啊?你以为我会贪一时的口福,没节操没完没了地和你纠缠不休,然后被你牵着鼻子走进军婚?

    想得美!

    孙萌萌有了上周的危险意识,这一次,牢牢告诫自己,一定要顶住诱惑!不管许烨磊打什么悲情牌,都通通清场,坚决不奉陪。

    孙萌萌猛地站起身,越过酒柜来到餐厅,果然看到桌上已经放着两盘热气腾腾的菜。而厨房灯火明亮,透过磨砂玻璃,朦胧地看到一个身影在灶前忙得热火朝天。

    额——孙萌萌的胃看到美食立马咕噜咕噜地唱空城计,及时制止了准备冲进厨房打开杀戒的主人。

    孙萌萌捂着肚子,暗骂:真是没节操的吃货!就不能忍一时么?

    虽然这么想,还是转过身,来到餐桌前,俯身看看桌上让人垂涎的小鸡炖蘑菇,宫保鸡丁。双手还是控制地伸向盘子,就在她的魔爪要触及滑溜的蘑菇时,吃货的大脑警铃大振,她的手瞬时被点穴一般一动不动地悬在蘑菇的上方。

    啊呜……to—do—or—not—to—do?

    某女的大脑有两条虫在掐架!吃货vs“节操”!孙萌萌的双手悬空地在盘子的上方万分纠结地张扬舞爪一番,最后,还是被获胜的“节操”支配,老老实实地收回身侧。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获得了‘节操’的孙萌萌凯旋地踱步到厨房门口,酝酿了一下情绪。旋开厨房门,扯着嗓门大吼一声:“许烨磊!!!谁允许你私自进来的!”

    正在专注炒菜的许烨磊被孙萌萌猛的一声咆哮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手上的锅铲继续卖力地挥舞。

    许会,许烨磊转过头,对着孙萌萌露出一个迷死人不赔偿的笑容:“你醒了,再等一会就可以开饭了。”

    孙萌萌听到他温柔的嗓音,那么好听,那么惑人,大脑都被麻痹了几秒。还好“节操”很敬业,及时地提醒她,糖衣炮弹吃不得。

    快要松懈的愤怒,瞬间又加足了马力,某女继续咆哮:“你给我从哪来滚哪去,立刻,马上在我面前消失。”

    “是不是沙发上睡得不舒服?”许烨磊关了火,将锅里的腐竹牛腩铲到盘中,继续笑着问道。心里却在腹诽,这丫头怎么有这么大的起床气啊,看来,以后不能再她刚起床的时候招惹小狮子。

    围着围裙的许烨磊一脸好男人模范丈夫的笑容,端着盘子走向孙萌萌,特别把盘子里的腐竹凑近她。

    果然,吃货闻到香味,喉咙还是情不自禁地咕噜一下。

    有戏!

    许烨磊心里正要欢呼的时候,却迎来了更猛烈的口水。

    “少给我打马虎眼。你这个骗子,臭军痞,竟然私藏钥匙。有哪一个房东会像你这样打扰房客的生活的?你不走,那我走。现在给你30秒的时间,不是你在这个家消失,就是我卷铺盖走人!”

    孙萌萌真是气极了,这个家伙竟然把自己当三岁小孩一样用美食引诱,而且还引诱成功两次,他一定很得意吧。

    哼,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失望!

    许烨磊把盘子端到餐桌上,再看看孙萌萌怒得涨红的脸,看来这丫头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计谋。

    看来得回去调整作战方案才行!

    “真是狠心的女人,饭都做好了,也不让人吃。上个周也是这样赶人。那么大的雨,也不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安全归队。”许烨磊非常沮丧地说,刚才还嬉皮笑脸的男人,蓦地眼中划过一缕淡淡地伤。

    孙萌萌听着他低沉的话,心似乎被细针轻轻地一刺,微微的疼。

    ‘帅哥控’的女人最见不得帅哥脸上流露的忧伤,孙萌萌有些恍惚,就要放松警惕留人吃饭了。

    oh,no!

    孙萌萌赶紧闭上眼睛,鼓起勇气再张开,然后淡淡地说:”还是我走吧。”

    闻言,许烨磊立马缴械投降,赶紧脱了围裙,拉住孙萌萌:“别走啊!”

    孙萌萌那嫩滑的小手被许烨磊那烫人的大手拉着,一时之间像是握住了刚冲完电的暖手宝似的,温温的,暖暖的,慢慢的将热量渗透道自己的体内,温暖自己的血液。

    她的手是那么的嫩滑,让他忍不住有种想揉捏的冲动。

    他的大手虽然粗糙,但却那么的温暖,让她的手心手背上的血液越发地灼热。

    两人的视线同时落在相交的手上,饶是在心静如水之人,此刻也会动情。

    孙萌萌的脸一片红润,此刻的她,迷情的眼,慵懒的美,纯情地痴——

    许烨磊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亲昵地摩挲着孙萌萌的小手,性感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宠溺的味道:“我走,你留下!”

    “知道就好!”不知道为什么,孙萌萌意外的没有抽回手,好似期待他一直握着自己的手,好似眷恋着他大手的温暖。

    听到这句没有‘凶意’,却带着温温软软的话,许烨磊的心间好似电流滑过,有些期待,突然低下头,一个温热的唇覆上来,温润柔软,轻轻的碰触着孙萌萌的红唇。

    啊——孙萌萌猛的一推,立马尖叫起来,眼睛瞪大的看着许烨磊,伸手狠狠的抹了一下嘴唇,连呸了几下口水,转过头寻找武器,操起旁边放的平底锅,杀气十足道:“许烨磊你这个…你这个臭流氓…臭流氓…竟敢偷亲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许烨磊本想就此抱住她,猛亲她一顿,但是见她这么激动,拿着平底锅挥舞着,想要揍他的样子,于是边笑边节节后退。

    “大色狼,给我滚出我家!滚——”孙萌萌一阵咆哮!

    “好,我走,我走,行了吧!”偷香成功的许烨磊嘴角泛着一抹窃笑,退身离开。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把那可恶的大色狼许烨磊轰走后,孙萌萌气呼呼抹了又抹自己被他偷亲的红唇,最后跑去浴室刷了几遍牙,才出来回到饭桌上,带着义愤填膺的心情,把他煮的一桌好菜,独自消灭。

    吃完晚饭,收拾好桌子时,门铃响了起来。

    不是吧?那流氓军痞还没走?

    孙萌萌越想越气,哪有房东三番两次打扰房客的,一次比一次过分,真心想立马退房不住了。

    门铃一遍又一遍的响起,孙萌萌心中的小火焰,一阵更比一更旺。

    冲到玄关,打开门:“喂,许烨磊这个不要脸的臭…臭……”话还没说完,就给硬生生的给吞了回来。

    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孙萌萌满脸惊愕,不好意思的连忙叫道:“爸……”

    孙耀文刚才看到女儿凶神恶煞,顿时吓了一跳,要不是女儿那声爸,他这会可能还没回过魂来。

    “爸,你怎么了?”这是孙萌萌搬出来快两个月,第一次见到老爸,激动的像是分离好几年的亲人,扑过去抱住孙耀文。

    孙耀文见女儿扑到自己怀里,顿时笑了起来,这丫头长这么大也不知道害臊,还是跟小时候一样见到他就粘上来。

    “你还认得你有我这个老爸啊!”孙耀文慈爱的笑着,轻怕着孙萌萌的后背。

    “你可是我亲亲的老爸,即使眼睛瞎掉我都会认得的。”孙萌萌在孙耀文怀里亲昵的撒娇。

    “尽说傻话,让老爸进屋再说,别让人看见要笑话的!”孙耀文放开孙萌萌,轻轻的拍了拍她那漂亮的小脸蛋。

    孙萌萌笑嘻嘻的牵着老爸的手走进屋里,当孙耀文踏进屋内的时候,着实的吓一跳,房子的装修实在太豪华了,看得让人直晃眼睛。

    那天一回到家,就看到李笑梅坐在客厅在那抹眼泪,才得知萌萌这丫头在外面租房子,搬了出去,当时听后非常的生气,这个倔丫头实在太不懂事了,搬走连他这个老爸都不说一声,所以一个月下来跟李笑梅同仇敌忾,对她不闻不问,就连孙萌萌打电话都不接,不过就在上周实在是憋不住了,自己给孙萌萌打了一个电话,不管怎样,就这么一个女儿,怎么可能不管不顾呢?也不知道这丫头在外面过的怎么样,吃的怎么样,住的怎么样?身为父母要操的心可多呢!

    上周实在忍不住对女儿的相思之情,孙耀文背着老婆偷偷的跟孙萌萌打电话,问她最近过的怎么样,住在哪里,孙萌萌如实告之时,当时他心里就想,这丫头租在玉锦豪园那么繁华的地方,房租肯定很贵,有家不回,真是在外面烧钱啊!现在看到屋内的装饰和面积,更是刺啦啦的心疼钱。

    看到这么好的房子后,孙耀文的心里微微掠过一抹不安,坐下后,孙萌萌去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他。

    孙耀文接过水,眼睛瞥了孙萌萌一眼,不动声色的问:“萌萌,这房子多少钱一个月?”

    “不贵,还行!”孙萌萌没有觉察到爸爸眼底的不安,跟平常一个大大咧咧的回他。

    孙耀文的心紧了紧,委婉的继续盘问:“这房子你…跟谁合租的吗?”

    孙萌萌坐在旁边,盘着腿,剥着桔子,摇头道:“就我一个人……”

    额——孙耀文这下彻底的心慌起来,脑海的各种各样的想法瞬间膨胀。

    这丫头一个人住这么大,这么好的房子?不会是…不会是…不会是被别人包养了吧!

    “爸,吃桔子……”孙萌萌把剥好的桔子递给孙耀文。

    此刻的孙耀文一颗心像是悬浮在空中,找不到着落点,脸色也变得异样起来。

    “爸,我租的这房子不错吧,是不是比我们家要好一些!”孙萌萌神经大条的跟孙耀文炫耀起来。

    孙耀文结合刚才自己进门时,孙萌萌一副生气,破口大骂未说完的话,还有那个叫许烨磊的男人名字,孙耀文心里更加断定,女儿做了丢孙家脸的事情。

    这丫头怎么会这么…傻,这么…白痴呢?家里又不缺钱,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呢?

    他们孙家虽说不上什么名门、豪门,但是因为家里出了一个中将,也算得上是一代军门,而他自己是个桥梁设计师,算不上赫赫有名,但是在业内还是小有名气,老婆在审计局上班,家境应该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要是女儿被人包养,你说让他孙耀文的老脸往哪搁呢?

    “孙萌萌,你现在就给我收拾东西,给我回家!”孙耀文把桔子一放,按耐不住自己心里那股憋气,沉下脸跟孙萌萌说。

    “爸,我住的好好的,干嘛要搬回家啊,再说老妈的气肯定还没消呢?”孙萌萌眨巴着眼睛,嘟着嘴可怜兮兮的说。

    “马上给我收拾东西!”向来都是斯斯文文,慈爱有加的孙耀文,冲着孙萌萌大吼。

    孙萌萌吓了一跳,惊魂未定的看着老爸:“爸,你怎么啦?”

    “叫你收拾,就收拾!快点……”孙耀文站起身硬拉着孙萌萌往卧室走去。

    “爸…爸……”孙萌萌根本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当拖把似的被老爸拖走。

    “收拾东西给我回家!”孙耀文放开孙萌萌,黑着一张脸命令道。

    “怎么回事啊?爸,你这么激动干嘛啊?”孙萌萌甩了甩自己被拽疼的小手,无法理解老爸突如其来的激动,委屈道。

    “你还有脸问我,看你干了什么好事?这事要是传出去,我们孙家的脸都要被你给丢尽了!”孙耀文指着孙萌萌的鼻子骂道。

    “爸……”孙萌萌完全无法理解老爸为何对她说这番话,有些生气,声音跟着大了起来,“爸,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丢孙家的脸啦?我出去租房就丢孙家的脸吗?这是什么逻辑!”

    “你这丫头,我和你妈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你竟然…你竟然好的不学,学人家做…做小三!你简直太不争气了!太让我和你妈失望了!”孙耀文气的脸色铁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当时他就无法理解女儿为什么好好得要辞去银行的工作,还跟自己美名其曰说因为写小说才想辞职的,原来是去做人家的小三,做不劳而获的女人。而且以前也听孙萌萌自己说过,说有大款天天追她,送花,送礼物什么的,缠着她不放。就怕立场一不坚定,被这些有钱大款用金钱给迷惑了。

    小三?爸你这是什么想象力,什么思维逻辑啊?

    孙萌萌眉头紧皱,不可思议的看着老爸,这是哪跟哪啊?她怎么可能做人家小三呢?

    “爸,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我郑重澄清,你女儿绝对不会做人家的小三,至于你的所有联想都是污蔑!”孙萌萌力争为自己证明清白。

    “那这房子到底怎么回事啊?”孙耀文不相信女儿说的话,责问道。

    “这是我花钱租的……”孙萌萌生气的大喊。

    “多少钱?”

    “2千块!”

    “怎么可能这么便宜,才2千块,你糊弄谁啊!你这臭丫头,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赶紧给我收拾东西!”孙耀文全当孙萌萌狡辩,这种房子租金才两千块,骗鬼都不会信。布置和装修这么奢华,一看就给人一种包小三专用房的感觉。

    “爸,你这怎么这样啊,这房子真的是我自己花稿费租的!你怎么说不清楚啊!”孙萌萌很是懊恼,搞不清楚老爸是那根经搭错了!

    “谁脑残,会把这么好的房子2千块租给你啊!你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可理喻了!”孙耀文羞恼成怒,不过他说的也没错,按理说这么好的房子至少也得6千多以上租金才勉强租到,区区两千块怎能搞定。

    就有人这么脑残啊!许烨磊就是这个脑残,两千块把这么好的房子租给她!

    孙萌萌心里嘀咕着,不知道要不要把许烨磊的事情如实告之老爸,可是万一他知道后,告诉大伯,那岂不是很惨,大家肯定会误会自己和许烨磊有什么,算了,还是暂时保密,省的招来更大的麻烦。

    “这房子是我一个朋友租给我的!”孙萌萌只好用‘朋友’这个名称把许烨磊直接掩盖掉。

    “谁?”

    “就是一个朋友啊!”孙萌萌嘟起小嘴道。

    “到底哪个朋友?我认识的吗?要是认识的,你当着老爸的面跟他打电话,我确认一下!”孙耀文对待这件事,十分的认真,毕竟膝下就这么一个女儿,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这么堕落,沦为小三。

    “爸,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啊!”孙萌萌从来没见过老爸这么激动,这么不信任她。

    “既然是你朋友,那就让我确认!”孙耀文坚持要亲自确认。

    孙萌萌很无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给老爸所需要的‘确认’。

    真的要给许烨磊打电话吗?万一那军痞发神经,跟老爸套近乎,那岂不是更闹心?

    啊——真是要疯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呢?从早上到晚上,发生多少不顺心的事情!破日啊!破日啊!

    “爸,你爱信不信,反正你女儿是清白的!”孙萌萌最后只好来横的,拒绝确认。

    “你…这个臭丫头,你今天要是不跟回去,我就…我就……”孙耀文气的快说不出话来,胸闷的快要难于呼吸。

    “爸,你怎么啦?”孙萌萌看老爸一脸难受的表情,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连忙把他扶到客厅沙发上休息。

    孙萌萌连忙去倒了一杯水,给孙耀文喝了几口,小手一直在他胸口帮他顺气。

    孙耀文的气息慢慢放缓后,脸色也跟着恢复平和,孙萌萌这才敢开口:“爸,你以后别那么激动好吗?刚才都快要吓死我了!”

    孙耀文靠坐在沙发上,看了女儿一眼:“萌萌,我和你妈不缺钱,更不需要你为我们赚钱。你还是收拾东西跟我回家吧!”

    即使解释了几百遍,但孙萌萌还是被怀疑。

    “爸,你真的误会我了!这房子真的是我花钱租的……”孙萌萌一脸无奈的看着老爸。

    “那你说,这房子是谁租给你的,告诉我啊,是谁?”孙耀文的口吻带着浓浓的失之意。

    唉——孙萌萌小脸都快要揪成一团,郁闷到呕血!

    “你说啊,到底谁?”孙耀文又开始激动,一副不知答案誓不罢休的态势……

    见爸爸这样激动,孙萌萌也抓狂不已,跟他解释半天,还是不相信,一直要拖着她回家。

    最后,只好硬着头皮告诉孙耀武这房子到底是谁租给她的。

    “就是…就是大伯以前介绍给我的相亲对象,那个中校租给我的!不过事先声明啊,我跟他没有一丁点什么关系,就只是房东和房客的关系!”孙萌萌说出事实时,也同时表明自己和许烨磊之间的关系。

    “你说谁?”听到这句话后,孙耀文的眼睛从刚才的怒气立马变成了惊奇。

    孙萌萌内心那个纠结啊,看着老爸那泛着精光的眼睛,就觉得有种不妙的感觉。

    “你刚才说这房子是那个许烨磊中校的?”孙耀文不确定的再次提问,似乎想起刚进门时,孙萌萌嘴里骂咧咧的名字就是许烨磊这三个字。

    “是……”孙萌萌努着嘴巴,没好气的说,心里哼哼一句:这下你满意了吧,相信了吧!

    “怎么证明这房子是他的,你不要随便拉个人糊弄我!”孙耀文要确切的身份证明。

    孙萌萌恨不得仰天长啸一番,第一次见到老爸这么…这么难缠,这么纠结死人。

    孙萌萌咬着牙,站起身,一脸气愤的说:“跟我来……”

    孙耀文的嘴角掠过一抹窃笑,跟着她走,孙萌萌打开客房,让老爸一睹军人的卧室。

    当孙耀文看到那叠的方方正正的‘豆腐块’,立马相信了孙萌萌所说的话,转过脸笑嘻嘻的说:“你早说是他,老爸也不会这么激动半天啊!”

    孙耀文跟孙耀武兄弟两个感情一直很好,作为弟弟的他在很多事情都比较会听从孙耀武的建议和意见。当时孙耀武跟他说帮萌萌介绍对象,他可是一万个放心不说,还非常支持萌萌嫁给军人!

    孙萌萌瞪了老爸一眼:“这下你相信了你女儿了吧!”

    孙耀文连连点头,拍着孙萌萌的肩膀:“相信,相信!”

    “爸,我觉得你最近是不是更年期了,刚才那么恐怖!”孙萌萌委屈地嘟着小嘴,睫毛在白皙的颊上投下一抹阴影,抱怨道。

    “好了,是爸爸误会了,爸爸错了,跟你道歉!”孙耀文笑嘻嘻的跟孙萌萌道歉。

    听到抱歉,孙萌萌眼睛蒙上一丝雾气,小嘴嘟的更高,很委屈道:“以后你要是再敢怀疑我,我就…我就不理你了!”

    “好了,好了,爸爸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怀疑我的宝贝女儿,绝对无条件相信你!”孙耀文搂过孙萌萌,像哄小孩似的,哄着她。

    “哼……”孙萌萌吸了一下鼻子,哼了一句。

    两人回到客厅坐下后,孙耀文满脸的笑意,跟刚才的怒气冲天,简直暴雨转晴。

    知道这房子是那中校租给孙萌萌后,孙耀文心里就琢磨了一会,顿时觉得那小子实在太‘鬼’了,把用这招把自家女儿给蒙蔽了。

    这也要怪自己女儿实在太单纯了,傻傻的往人家圈套里钻。

    “那个中校有来经常来这吗?”孙耀文试探的问。

    孙萌萌听到这句,立马树立起警觉心,连忙撒谎,很坚决的说:“没有……”可是说这话的时候,小脸却微微泛红起来,刚才的偷亲,让她实在别扭极了,心里暗骂:那个臭流氓跟打卡似的,每到周末都如期而至,实在太…可恶,太…讨厌了!

    孙耀文看到女儿那丰富的面部表情,作为过来人,已经猜到几分,年轻人吗,在恋情没巩固的时候对家长都采用保密的态度,这个他懂。

    “萌萌,爸爸也是过来人,你们两个要是真心喜欢,爸爸是不会阻拦的,但是…如果有时间的话,带他给爸爸见见!”孙耀文似乎非常期待见到大哥经常夸奖的那个许烨磊。

    “爸……”孙萌萌吼了起来,“跟你说了,我跟他没关系,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我只是租他的房子而已,别想太多!”

    孙耀文乐呵呵的笑了笑,孙萌萌越是这样,就越被他视为害羞,此地无银三百两之举!

    孙耀文没再究根问底,任他们先发展再说,于是换了一个话题:“萌萌,马上就要快过年了,你真的不打算搬回家住吗?”

    孙萌萌皱了皱眉头:“不是我不想,是我妈那边……,我妈的气现在消点了没?回去的话,会不会天天被她炮轰啊!”

    孙耀文笑了笑,老婆李笑梅那脾气简直就跟倔驴一样,明明很担心女儿,却每天都叮嘱他要是敢去看她,就也别回来了,去外面住去!

    “过年肯定要回家的,你要不回去,你妈肯定更加上火!”孙耀文劝道。

    “恩,我会回去的!不过最近一直在赶稿,我在这多呆几天,保证年二十八之前回家报到!”孙萌萌好像自己在外地工作似的,跟孙耀文保证过年一定会回家。

    “恩,好吧,能早点尽量早点,还有自己要多注意身体,少吃一些没营养的零食!多做饭,多煲汤!”孙耀文细心的叮嘱道。

    “恩恩,我会的,离开老爸你那温暖怀抱,我一定会保持体重,不会让自己别掉膘太厉害,让你心疼!”孙萌萌吐着舌头,调皮道。

    “你这丫头……”孙耀文宠溺的摸了摸孙萌萌的头,随后看了一下时间,“时间不早了,我得先回家了,不然被你老妈发现就惨了!”说完,孙耀文站起身来,打算离开。

    孙萌萌也站起身,送老爸到楼下:“老爸,您慢走,回去好好注意身体,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刚才激动的时候的确把我吓死了!要不明天我帮你预约一下医生……”

    “不用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刚才可能是气急才那样!”孙耀文摆了摆手。

    “哦,那你以后可别乱生气……”孙萌萌特别交代一句。

    “好,知道了,你呀快赶上你妈那般啰嗦了!走了,再不回去,就要被你妈给发现了!”孙耀文笑笑的跟孙萌萌挥手。她爸那子。

    “爸,再见!路上小心点!”孙萌萌也依依不舍的跟老爸挥手再见!

    广而告之:亲们,此章为(一万字)更新,亚亚要冲新书月票榜,亲们月票再给点力吧!还有记得多留言,多推荐,多收藏,亚亚一定会多加更的,谢谢各位亲们!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