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老公惹不得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冠冕堂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百六十九章 冠冕堂皇

小说:腹黑老公惹不得作者:米西亚
返回目录

    师妮可帮向南消毒完,也没弄明白向南到底为什么会被他父母这么严厉的惩戒。舒榒駑襻

    虽然心里有些好奇,但师妮可终究还是没有再打听,真怕向南这张油嘴胡说八道把自己扯进去,让她尴尬不知怎么面对他。

    “好了,这些药水你带着吧,回去再消毒一两次,应该没什么事了……”师妮可把收好的药物递给向南,目光清浅,没有涟漪。

    向南在心里叹了口气,可可把她的心包裹的很好,自己要靠近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办到的。她能为自己消毒,也只是消毒而已。

    两人此刻离得这么近,心依旧隔着厚厚的城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叩开师妮可心门,但他会努力。

    “可可,谢谢你……”向南站起身笑着回答,却没有接过师妮可手中的药物。

    “拿去吧。一个公司老总,把自己毁成这样,也就你这个奇葩了……”师妮可把装药物的袋子塞到向南的手中,而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但说的话却直接利落地拉开两人的距离,“好啦,浪费我很多时间了,我不陪你了,我回去上班,你自己去找节目吧……”

    师妮可也不等向南的回话转身就走。

    向南急切地伸手拉住了师妮可的手,师妮可被吓了一跳,手上传来的温度,烫得她浑身都不自在。

    师妮可赶紧抽手,瞪着向南:“干……干嘛,还想我再虐虐你的耳朵……”

    向南也发觉自己有些鲁莽了,赶紧顺势开玩笑道:“你这么帮了我,我总要表示感激,不如请你吃晚饭……”

    “呵呵,小事一桩不足挂齿。我还有事,不跟你磨时间了……”师妮可语气清淡,拒绝了向南。

    “好吧,谢谢你……”向南心里很想多磨一磨,赖着不走。但对师妮可,不敢用这一套。这样骄傲的公主,身边最多的就是挥不走的苍蝇。他不想让师妮可对自己的殷勤产生反感。

    于是装作不在意,很洒脱地拿着眼睛戴上,把状如锅盖的帽子继续戴上:“耳朵消毒了应该很快就好了,我待会坐飞机回s市,还有一大堆事情等我回去批复……”

    师妮可听到这话,怎么感觉有些别扭,怎么感觉向大帅哥飞到b市就是为了找个人给他的耳朵消毒呢?

    几块钱就解决的药物,几分钟就解决的事情,他却不惜花几千元花大半天的时间打飞机,典型的富二代炫富行为。

    师妮可听着心里一阵鄙夷,这些有钱的公子哥就是这样,为了吃顿饭,乘飞机当打的一样。

    可是向南为什么打……‘飞机’来b市?师妮可不愿多想,免得给自己心里添乱。

    师妮可回头跟向南道:“拜拜!”但下一秒却又瞪着向南,“向总,是不是自虐狂。刚给你消毒还用这么厚的帽子捂着,你准备继续让你的耳朵没完没了地发炎么?”

    堂堂的向总有时候竟然像个白痴,这点常识都不懂!

    不过向南听到这话,却喜不自禁,这也是一种变相的关心。

    向南嘴角微弯,笑道:“没事,我回到家,就摘掉帽子,多消毒几次就行了……”

    “我的出场费很高的!让我给你服务了大半天,你戴个帽子,不是让我白忙乎了?把帽子摘下!”师妮可不满向南的回答,直接要求他摘下帽子。

    “就两个小时的行程,没事的……”向南没答应。

    “摘下!”师妮可命令道。

    “可可,这……”向南为难道,耳朵这副摸样,的确有些难以示众。

    师妮可见他不摘,冲动地动起手来。只见师妮可走到向南身边,抬手摘了向南的帽子:“这帽子暂时放我这吧!”

    向南有些措手不及,看着头顶上帽子被师妮可夺了过去。

    “怕被人认出来,就别在大街上招摇过市……”师妮可似乎看穿向南心底的想法,直接给他一个建议。

    面对如此霸道的师妮可,向南只好妥协,而且这丫头越是霸道,在他眼里就越有味道!

    “我走了,向总祝你一路平安……”师妮可说完话,拿着向南的帽子离开。

    向南看着师妮可那婀娜的背影,嘴角浮起一抹微笑,紧跟在她身后。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向南没在b市继续逗留,订完票直接回了s市,师妮可帮忙消毒的耳朵,那被裴女士指甲划伤的伤口也很快愈合,到第二天已经结痂,红肿也消了。

    毕竟是一个公司的老总,也不可能一直关在家,耳朵看起来不会太显眼的时候,便继续忙碌。

    但整个人看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了。

    陷入爱情的男人,满眼都带着自己都感觉不到的‘春色’。向南本来就长得好看,现在这样一幅春风得意的样子,走到哪,就闪亮到哪。

    向阳集团的员工沐浴在老板的‘春色’中,工作氛围非常不错。

    向南平常看似温和,但和他谈工作都要紧绷着弦,怕被这个老板出其不意的一个问题问倒,但这些天例外。

    不论是男职员还是女职员都喜欢和带着‘春色’的向总汇报工作,汇报完还能和向总品品红酒。

    向总办公室珍藏的红酒也快被消耗了一大半。

    这天时启元也来蹭蹭向总的红酒,向老板汇报完工作,两人开始闲聊,当然,是端着红酒聊着天。zv26。

    时启元看着神采奕奕的向南笑着道:“向总,大家都很好奇你这些天有什么喜事?”

    有这么明显么?向南喝着酒沉思着。

    不过向大帅哥哪会承认自己最近惷心荡漾啊啊!

    向南轻摇着酒杯,声音听似问责,但脸上的神情却是一片和……谐:“谁这么闲嚼舌根,叫他过来,给他多点工作!”

    时启元见向南没生气,不由试探的问:“向总,你是不是和妮可开始恋爱了?”

    噗——向南被时启元直白的问话,差点把口中的酒给喷了出来。

    毕竟是公司的掌舵人,向南表面还是表现的镇定自若,立马否决:“没有的事……”

    这种事怎么可能跟时启元分享啊!再说即使要分享现在也不是时候啊!

    “呵呵……”时启元见向南不承认,也没敢继续八卦。

    “对了,上次跟你说的事落实得怎么样了?”向南不动声色的询问时启元。

    “妮可当时就拒绝了,我给她一个月的时间考虑……”时启元如实的回答。

    一个月!!!向南要呕血,自己哪里能等得了一个月。

    这次b市之行,让向南尝到了甜头,他已经有些等不及了。让己可消。

    “时经理,g市项目是公司今年最大的投资,设计师将打响第一炮,你这个工作还得抓紧点……”向南冠冕堂皇的借着工作的名义,给时启元施压。

    时启元看着向南,向总你可真是太腹黑了,挂着羊头卖狗肉,打着工作的名义泡妞。

    你自己试试能不能一个月拿下妮可!

    你自己出马别说一个月的时间就是两年的时间都未必能把妮可叫过来,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把人家气跑的!

    老板自己办不了的事,却要为难我们这些给你卖命的员工。

    资本家可真懂得剥削劳动人民!

    当然,时启元也就在心里嘀咕。对于老板,就是老臣也是敢怒不敢言啊!14757246

    看到向南那么急切,时启元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任务:“是,向总,我会多跟妮可沟通,争取说服她过来……”

    向南拍着时启元的肩膀笑着道:“大哥,加把劲,我相信你的能力!”

    向总,我的能力在设计上,当红娘还是平生第一次,别太高估我!

    时启元心里默默的回着,后悔赶趟来喝向总的珍藏,原本香醇的酒这会变得比黄连还难喝。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单靠时启元肯定不能搞定师妮可,向南和时启元谈完又向师锐开逼宫。

    向南给师锐开拨了一个电话:“锐哥哥,回b市忙着泡妞也别忘工作,g市的项目很紧,设计师还没到位,要是太拖拉了,我可不要你这个合作方了……”

    师锐开听着向南一开腔就是一堆冠冕堂皇的话,不觉好笑,什么项目很紧,是你追我老妹的心很急。

    师锐开也不接话,而是高深莫测地笑道:“呵呵,听说你前两天来b市了,好家伙,在我眼皮地下公然泡我妹妹……”

    “哈哈,谁说的!没有的事……”其实向南心里得意得要命,如果不是当时的尊荣有碍观瞻,他肯定不会马上飞回s市,那样颇具里程碑的接触,怎么也得在大舅子面前炫耀炫耀,喝.酒.庆.祝一番。

    “哈哈!你以为自己做的隐秘,还不是被人看到了。怎么样,跟可可第一次约会感觉不错吧……”师锐开笑着调侃道。

    向南微窘,那叫哪门子的约会啊,被掐猪一样被师妮可虐待呢,当然,他那时痛并快乐着。

    向南不想和师锐开纠结这个问题,直接给跳过,貌似一本正经地谈工作:“你准备拖到什么才去做动员工作?不要等g市酒店落成你才行动……”

    “呵呵,就冲那块肥肉,我也不可能这么懈怠……”师锐开笑道。

    “那还不赶紧行动……”向南话里有话。

    “呵呵,我看你是被爱情冲昏了头。我要马上行动,意图太明显了。别忘了,可可刚从s市回来,刚见过你。那样聪明的丫头,只要稍微动动脑子,就立马想到主谋是你。欲速则不达懂嘛,兄弟!我再等时机,你现在要做的是沉住气,按兵不动。你要急功近利,让可可知道你撒了这么大的网等着她,她一定会很生气,小丫头恼了后果就是直接把你拉近黑名单,以后连朋友都别想做……”师锐开慢条斯理的给向南做分析。

    向南想了想,觉得师锐开说的有道理:“锐哥果然够哥们!”

    向南现在可谓是当局迷啊!不过他的确是按兵不动快按捺不下去了,在b市和师妮可相处那么美好的感觉,让他一天不知回味几次,就罂……粟一样,越想越美好,越想越撑不住地想见师妮可。他希望每天都能见到她,举案齐眉,看看她的笑容。

    不过被师锐开这么泼一下冷水,头脑发热的向南稍稍冷静了下。

    唉,追女朋友还要练练功夫,不,是追妮可还得练练功夫,卧薪尝胆地潜伏。

    好吧,为了以后长长的甜蜜,暂时还是别想太多。

    向南决定听从师锐开的话,把精力都用在工作上,尽量别去想师妮可,免得自己心血来潮又飞到b市,现在是攻坚时刻,一定不能因为一时的痛快毁了所有的计划。

    向南就像猎人埋伏在丛林中,等待着猎物一步一步的掉入他布置的陷阱。

    他出席公众活动,他繁忙的身影在财经新闻里频频出现,就是没有在b市出现,更没有在师妮可出现。

    好像……那个下午咖啡屋的时光只是谁喝下午茶时再杂志上看到的一个故事,翻过就忘了。

    好像……那棵树下回荡的笑声,只是梦中零碎的片段,梦醒,便找不到踪迹。

    如果不是房间梳妆柜的抽屉里,还放着那顶状如锅盖的帽子,师妮可可能会怀疑,一切都是幻觉。

    向南像龙卷风一样卷过来,而后忽地又卷走了,最后颇具破坏力的龙卷风,还是卷走了什么……

    那个下午,怪物般的向南,两人那样充满欢笑的相处,让师妮可偶然想来,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师妮可从报刊和电视里频频看到向南温文尔雅的身影,一点都看不出那样的男人曾那么搞笑地出现过。

    向南离去后,师妮可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但心里却不得平静。

    她不再去哪家咖啡屋喝下午茶,只要经过那都会想起,她和向南曾有那么亲密却是欢快的记忆。

    为了让自己不胡思乱想,她也把心思都用在工作上,但她却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的掉进向南为她撒下的情网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