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帝凰:邪帝的顽妃 »  皇宫如坟墓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皇宫如坟墓

小说:帝凰:邪帝的顽妃作者:蔚然语风
返回目录

    疾病继续以锐不可当的速度蔓延着,无忧她们被软禁在住处,除了有送饭的宫女,再没人来【帝凰:邪帝的顽妃皇宫如坟墓章节】。纤云都被憋得受不了,直对无忧嚷着要叫人来救她们出去。

    无忧也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就同意纤云动用巫门的人前来救她们出去。信送出了两天毫无动静,无忧也跟着焦虑起来。这皇宫阴气越来越重,一种要出大事的危机感让她坐卧不安。

    “我要见皇上,大巫师,修王……”她让送饭的宫女帮自己送信给赵明阆。

    宫女去禀告后阿桃来了,一进门无忧就发现了她的不同,以往大宫女的打扮换成了贵妃款式的华服,发髻上也戴了金银,身后跟了四个宫女,一看身份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汊。

    “公主有什么事吗?”阿桃傲慢地问道,态度与其说是来关心无忧,倒不如说是来炫耀自己身份的转变。

    无忧也无暇在乎她的态度,急问道:“我要见皇上,修王也可以,你可以帮我通报吗?”

    阿桃笑眯眯地看看她说:“皇上龙体欠安,公主不见也罢。修王殿下国事繁忙,没空见公主,公主要有什么急事,就告诉阿桃吧,阿桃帮你转答。朕”

    “那大巫师呢?我能和他谈谈吗?”

    阿桃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大巫师在祭台,公主要去见他的话就跟我来吧!”

    无忧立刻起身跟阿桃走,纤云和弄巧也要跟去,阿桃也不在乎,只说:“天坛里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你们要去也可以,只能到祭台下。”

    纤云和弄巧一口答应,无忧劝阻道:“你们还是留在这吧,我去去就来。”

    纤云见无忧坚持,就让弄巧陪同前去,自己留了下来,以防万一。

    走出宫殿,天还在下雨,弄巧找了伞帮无忧撑着。阿桃的几个宫女也撑开了伞遮住了阿桃。

    本是日间,天色却和晚间差不多,阴暗的光线能看到路面,却看不太远。

    皇宫里的河流因为雨水过多已经溢了出来,青石板上积了厚厚一层水,她们脚才踏向地面裙角靴子全湿了,冰冷的河水从肌肤里钻入骨髓,无忧就冷得抖了一下。

    不安地往前看,雾蒙蒙的天什么也看不到。

    “阿桃……那些尸体怎么处理的?”

    雨一直在下,宫里的人不断在死,无忧不知道她们把尸体运到了何处,更不知道这场疾病只是在宫里蔓延还是已经流传到了民间。如果宫外也是这样,那么这就是赵国灭顶的灾难了。

    阿桃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走在前面也不回头。

    给她撑伞的一个宫女回头看了看无忧,又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小心地给阿桃撑着伞。

    弄巧贴近了无忧,轻声说:“公主,我怎么觉得宫里比上次恐怖啊,阴森森的,好像一个巨大的坟墓。”

    不用弄巧说,无忧也是这样觉得,皇宫已经被连绵不断的阴雨弄得昼夜难分,就像一个巨大的坟墓,这宫里所有的人都被关在这坟墓里,难见天日。

    越走近祭台,大难临头的感觉越强烈,当日阳光笼罩的祭台在雾蒙蒙的背景中如一个悬在半空中的祭祀品,此时就算半空泼下鲜血,无忧都不会觉得奇怪。

    因为这皇宫中处处充满了诡异,再多一点惊悸也很正常。

    “你们在下面等着吧,公主跟我上来。”阿桃在台阶上站住,回头命令自己的宫女和弄巧留在下面。

    “弄巧,小心点。”无忧和弄巧擦身而过时小声吩咐道。

    弄巧点了点头,退到了后面【帝凰:邪帝的顽妃章节】。

    阿桃嘲讽地看了一眼她,就往前面带路。

    当日乌凡站的地方放着一个巨型的香炉,也不知道是铜还是金的,无忧没走近,也看不清,只能看到上面贴满了符咒。

    香炉中插了一把巨大的剑,剑尖直指苍穹。

    “跟上。”阿桃不悦地回头瞪了无忧一眼,无忧只好放弃观察,抹了抹飘到眼睛上的雨水,跟着阿桃走进了天坛里。

    四五米高的铜门敞开着,如一个巨大的黑洞,两人在这门下显得很渺小。无忧在门口停了一下,一眼就看到了门里巨大的佛像,她的心颤了一下,这佛像竟然不是任何她所了解的佛。

    说这佛是四不像更贴切,粗大的身子,手足却似龙爪又似麒麟,头像牛,有巨角,全身黑如漆,眼若铜铃。

    无忧在脑海里迅速回忆自己所学,都找不到酷似这神像的动物。

    “这是什么佛?”无忧忍不住问阿桃。

    阿桃回头瞪了她一眼,骂道:“噤声,这里不能大声说话,会惊扰了神祗。”

    无忧无语,只能放下狐疑跟着她绕过佛像往里走,后面的殿堂里还有两座佛像,无忧都不认识,她苦笑,自己在现代也算考古学的权威,没想到来到这竟然接着吃瘪,这还真是难得啊!

    一路都没遇到人,越往里走怪异的气氛越浓,危险的第六感在无忧体内叫嚣着,看到阿桃消失在佛像后,无忧站住了脚。

    不能过去……她的直觉在提醒着她,理智则在煽动她:过去……过去就能知道真相了!

    两种意识在脑中拉扯着她,无忧正纠结,阿桃转过身来,蹙眉问道:“不是要见乌凡吗?怎么不过来!”

    无忧敏感地发现她对乌凡的称呼变了,一直是‘大巫师’的尊称变成了轻蔑的‘乌凡’,难道乌凡真的出事了?

    无忧虽然对乌凡没有好感,觉得他太阴险,可是乌凡毕竟是赵国的大巫师,赵国摆了个巨大的阵法,在还没弄清到底想做什么之前,他都有用。

    无忧愿意来看他就冲这一点,解铃还须系铃人。

    要是乌凡出了事,这阵法怎么办呢?

    迟疑了一会,无忧不顾危险的警示,走了过去。

    佛像后面有道门,阿桃站到了一边,冷冷地说:“乌凡就在下面。”

    无忧看了她一眼,淡定地走了进去,门口有个平台,下面是石阶,通到了地下。墙壁上挂着油灯,隔几米就有一个,无忧既来之则安之,抱着一探究竟的目的走了下去。

    还在石阶上,无忧就看到了乌凡,几个篮球场那么大的空间中,乌凡被吊在了半空中,呈大字由手臂粗的铁链拴着。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长发垂在他脸前,看不清那张俊美的脸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无忧走下了台阶,看到了乌凡袍子下竟然什么都没穿,露出了俊美的大腿和厚实的胸膛,她脸一红,转过了头蹙眉看向阿桃,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囚禁大巫师?”

    阿桃淡淡一笑:“公主何不问问大巫师自己呢?”

    她以女王般的姿态走到了场中唯一的桌上,提起了旁边架子上的鞭子,猛地一抽,就甩在了乌凡腿上。

    乌凡惊得在半空中绷直身体,嚎叫一声,扬起的发丝下,那双鹰眼更利了,雷霆般地咆哮道:“贱人……你又想做什么?”

    阿桃呵呵一笑;“大巫师,你有朋友来看你,我怕你睡着了失礼人家,只好用这种方法叫醒你了!你怎么不领情还骂我啊!”

    “滚……”乌凡冷笑:“我没有朋友,休想诓我,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事的。贱人,我就算把秘密带进棺木里,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是吗?”阿桃不在意地笑道:“那你是不是想看你的朋友受苦啊?”

    阿桃一把抓住无忧的肩膀将她拽到了铁链下,森冷地看着乌凡叫道:“睁开你的眼,好好看看她,你确定你能看着她脸上多几条伤而无动于衷吗?”

    阿桃手上翻出了匕首,压在了无忧脸上。

    无忧蹙眉,她说过她讨厌别人威胁自己,阿桃就是当耳边风听吗?

    “公主?”

    乌凡的目光终于落在了无忧身上,有些惊奇:“你来做什么?”

    无忧苦笑:“宫里的人都快死光了,我见不到皇上和修王,只好申请来见你了!没想到你……”

    见了也没用!无忧在心下暗腹诽,平日看着不是很厉害吗?拽得二五八的,没想到早做了人家的阶下囚。她无忧再怎么没本事,也没到这一步啊!

    这大巫师,不会一向都是这么无能吧!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