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帝凰:邪帝的顽妃 »  赐了毒酒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赐了毒酒

小说:帝凰:邪帝的顽妃作者:蔚然语风
返回目录

    齐曜原以为吴悠是很好搞定的女人,却没想到自己找了个麻烦【帝凰:邪帝的顽妃章节】。

    有姿色没脾气的女人是花瓶,他没兴趣。

    可是有姿色又脾气很大的女人,他也同样没兴趣。

    他可没那么多时间去哄女人,强悍的征服就是他对事对人的态度汊。

    所以在吴悠坚持要回家时,齐曜的耐心终于磨完了,上前一把抓住无忧的手就冷笑道:“别让本宫再说第二次,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跟本宫乖乖去吃饭,二就是本宫让人将你那个所谓的哥哥砍下一条腿来了,你自己选吧!”

    无忧愣住了,瞪着齐曜叫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做本宫的女人,你乖乖的听话,本宫会好好疼你,要是你继续和本宫做对,本宫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朕!

    齐曜冷哼一声,抓住她的手就走了出去。

    无忧看这人露出了恶魔的本质,就暂时压下了怒火,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是先虚与委蛇再说。

    走出来才知道这是官驿,整座官驿只住了齐曜一行人,无忧弄不懂了,如果他真的是齐国的太子,为什么会住在官驿呢?

    一大张餐桌上只坐了齐曜和无忧,菜品很丰富,齐曜拉了无忧坐在身边,褪下恶魔那一面,齐曜又变成了翩翩公子,给无忧体贴地布菜,还孩子气地抱怨道:“你太瘦了,多吃点!”

    无忧也饿了,不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顺从地吃着。

    窗外不时有女人走过,她似乎看到了几个不善的眼神,身边的男人却似不知道似的,随便吃了点就以手支颚,好奇地看着无忧。

    “你的眼睛怎么一会是紫色的,一会又是黑色的?”

    无忧不知道自己的眼睛会变色,蹙眉诚实地说:“不知道!”

    “是不知道还是忘记了?”齐曜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头,歪头说:“我发现你一想问题头就痛,冷汗直冒,你的眼睛就是这时候会变色,你头受过伤吗?”

    无忧摸了摸自己的头,这动作其实她已经做了很多次,每次结果都一样:“没伤口,不知道有没有受过伤!”

    “真笨!”齐曜笑了,无忧傻傻地看着他,这男人一笑起来有个酒窝,很深,她不自觉地伸手,尖尖的手指想戳进那个漩涡中。

    齐曜目光深邃下来,看到无忧的眼眸变成了淡紫色,他沉迷于她的眼眸变化,对快伸到自己腮边的手指视而不见。

    那手指却在快触及他的脸颊时停住了,无忧蹙眉,将自己的手指拉回来,喃喃地说:“他也有个酒窝……”

    眼前出现了那一幕,自己的手指戳进酒窝时,炸毛的男孩一把将她推在了地上,她的头撞伤了,血流了出来……

    眸子中的紫色变暗了,心莫名地揪疼起来。

    “忧忧……悠悠……”

    分不清是谁在叫自己,她觉得自己被卷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里,刺眼的光芒快灼瞎了她的眼睛,她闭了眼,无力抵抗这巨大的眩晕感,朦朦胧胧沉浮着……

    身子在被猛烈地摇晃着,耳边传来了咆哮声:“该死的女人……你给我醒来【帝凰:邪帝的顽妃赐了毒酒章节】!”

    无忧一定神,齐曜扭曲的脸在眼前铁青着,她茫然地问道:“怎么啦?”

    怎么啦?你还敢问!齐曜恨不能给眼前的女子一个狠辣的耳光,只不过吃一顿饭,她有本事给他昏倒两天,让他束手无策,请大夫那些大夫也无能为力,还弄得整个官驿的人都跟着吃不好睡不好,连要进皇宫见妹妹都推后了!

    齐曜也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竟然会如此紧张她。

    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有姿色的女人他见多了,她不过就是紫眸另类一点,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为什么他会为了她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呢?

    “你睡了两天了!女人……下次你再给我乱想什么,我就让人把你变成白痴,以后什么都不能想!”

    齐曜气急败坏地扔下这句话,转身大步走了出去,重新找了个房间沐浴后补觉。

    宫女异样地看着无忧,她们是跟着齐曜从齐国过来的,就算在齐国,她们也没见过太子对哪个女人如此特别,无忧昏倒太子似乎比自己患病还紧张,一晚上觉也不睡就守着她。说是新的宠妃又不像,太子都没碰过她呢!

    她到底是什么人啊?

    无忧哪会注意宫女的异样,抱了膝盖坐在床上,她记起了很多东西,却都是关于现代的,对自己怎么突然来到古代,她是一点印象都没有。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个朝代!

    脑中还有一大片空白,心里有个声音在提醒她很重要很重要,可是她再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叫过宫女,无忧询问她们是在哪,宫女对她的问题简单地回答了,在没弄清太子对她到底是什么心之前,宫女明智地选择了不得罪她。

    等无忧弄清自己是在卫国时,一种熟悉的感觉慢慢在心头延伸开,似乎自己认识很多卫国的人,也熟悉很多卫国的事,只是具体是什么她想不起来。

    她努力去想,这次想久了也不会头痛了,只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小姐,你还是别想了,一会再昏倒太子会杀了我们的!”宫女看她愁眉不展的样子,忍不住劝道。

    无忧点点头,起身要了些热水泡了个澡,这次她不要那种暴露的衣裙,让宫女给她找了身正常点的衣裙。

    可惜宫女拿来的都大同小异,宫女还委屈地解释:“我们太子就喜欢这样风格的衣裙,小姐你就别挑剔了,赶紧换上吧!今晚皇宫里有个宴席,太子说要带你去呢,还让我们给你好好打扮打扮,你快换上,我们给你梳头。”

    无忧无奈,挑了一套水红色的衣裙,借口自己怕冷,让宫女找了件纱衣穿在外面。

    “给我讲讲皇宫吧!”趁梳头的功夫,无忧好奇地问宫女。

    宫女笑道:“卫国的皇上是我们齐国的女婿,我们公主很快就是皇后了,太子这次到卫国就是参加我们驸马登基仪式的,你今晚进宫就能见到他们了。”

    “卫国的皇后不是梁悠吗?”无忧脑子里冒出了梁悠这个名字,就脱口而出。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宫女也没发现不妥,撇了撇嘴说:“小姐你忘记了很多东西,估计也不记得吧,那女人半个月前就不是皇后了,她作为一国之后,却和侍卫苟且私通,道德败坏,不配母仪天下,已经被驸马代表先皇废黜了皇后的位置,赐了毒酒,已经下葬了,只是没能葬在卫国皇陵。”

    苟且私通?赐了毒酒?

    无忧如同被一个炸雷劈中,怔在了原地,心一阵阵莫名地疼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眼泪却不由自主地往下流。

    梁悠……这名字为什么这么熟悉?她似乎很了解她似的!

    “你又在乱想什么?”一个声音不悦地呵斥道,无忧才抬头,就见齐曜冷着脸一个耳光甩在了旁边宫女的脸上,咆哮道:“你和她说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哭?”

    那宫女吓得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太子饶命,奴婢……是小姐问皇宫的事,奴婢只是照实回答而已!”

    宫女脸都肿了,唇角流出了鲜血,一看就可想而知齐曜用了多大的力,无忧看见齐曜还火大地一脚踢在她身上,顿时吓到了,赶紧起身拉着他叫道:“殿下,是我要问的,你别怪她!”

    齐曜转身一把钳住无忧的下颚,冷笑道:“忘记我和你说什么了?你再乱想,我真的不介意将你变成白痴!”

    无忧蹙眉,淡淡地说:“如果你是在关心我,那我告诉你,我现在想问题已经不会头痛,你犯不着紧张。让我不想,这个我做不到。”

    “我紧张你……你在说笑话吗?”

    齐曜握紧了手,无忧痛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强忍着瞪着他。

    齐曜看到愤怒的紫色在她眼里跳动,心一动,怒气突然没了,俯身就凑近了无忧的唇,无忧本能地一侧头,齐曜的唇压在了她脸上。

    还带着眼泪的腮边微凉,齐曜一怔,没想到无忧竟然会避开自己,怒气又上来了,却强忍着没发火,伸出舌尖轻轻地舔着她的泪,邪魅地在她耳边暧昧地笑道:“小悠悠,不会头痛了吗?那今晚我们是不是可以有个美妙的夜晚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