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我的邻居是腹黑 »  我的邻居是腹黑_分节阅读_1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我的邻居是腹黑_分节阅读_13

小说:我的邻居是腹黑作者:撒空空
返回目录

    >   于是,便轻描淡写地说道:“真的?好巧,我妈最近也给我安排了相亲。”

    话音刚落,一张俊脸就在我眼前放大--庄昏晓俯下身子,面对面看着我,“去推了。”他说。

    “如果我不推呢?”

    他再凑近一点,将嘴唇贴放在我嘴唇上,温柔的声音中带着威胁:“祝莞尔,看来你还没弄清现在是躺在谁的床上吧。”

    他并没有吻我,但说话时的蠕动却让我唇痒痒的,一直痒到心里。

    忍不下去了,我宣布:“好,现在起我们约法三章,今后不能与其他异性约会。”

    “好,如果你违反了,”庄昏晓黑色瞳眸一黯:“华诚怎么对后母的,我就怎么对你。”

    “如果你违反了,”我挑挑眉毛:“那以后的早饭全是速溶麦片!”

    一言为定。

    但是……

    “你怎么还压在我身上?”我问。

    “你不觉得,这样感觉很好吗?”他微笑。

    我这才注意到,他俯着身子,浴衣松松的,胸膛全露了出来。平坦,没有恶心的毛发,恰到好处的肌肉……奇怪,以前我还以为他挺瘦的,原来好料都藏着掖着,不厚道。

    因为刚洗完澡,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清新的香皂味,热的,湿润的,有点情欲的味道。

    我觉得……我被勾引了。

    庄昏晓以五指为梳,轻轻抚弄着我的发,干净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滑过,在皮肤表面引起一阵颤粟。

    他的眼神温柔如水,静静地注视着我,然后低下头……

    “对不起,打扰两位了。”

    忽然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虽不甚响亮,却把我吓得一把将庄昏晓推下床。

    转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衣着光鲜,装扮精致的英俊男人,也许是太过光鲜精致,看上去稍稍有点油头粉面。

    我皱眉,这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对了,他就是上次在河边追我们的那个人。

    那么,就是庄昏晓的表弟咯。

    “周墨色。”庄昏晓从地上爬起来,斜瞅着来人:“你难道没听过非礼勿视这句话吗?”

    我翻个白眼,庄昏晓,你现在知道非礼勿视拉,早干什么去了。

    “不关我的事,你家门是开着的。”周墨色捋捋头发,接着说道:“而且非礼就得勿视,那我要少偷看多少位模特换衣服,太亏了。”

    “你来干什么?”庄昏晓懒懒问道。

    “吃饭啊,你不是说你家女人的弄的菜很好吃吗?”周墨色看见我,眼睛一亮:“一定就是这位美女吧,拜托快点去弄菜,我要饿死了。”

    就这么,我被他一阵风撺掇到厨房,弄起了晚饭。

    菜一上桌,这位仁兄便狼吞虎咽起来,吃饭速度简直可用风卷残云来形容。

    “你几天没吃饭了?”连庄昏晓也诧异。

    “从昨天晚上9点开始就饿着,本来想聚餐时吃回来的,谁知道老头子会发这么大的火。说到底,也是你和大哥惹的祸,两人都不带女友回家,那我只有牺牲下,找个女伴陪着,谁知道她以前和老头子有一腿,害得我晚饭泡汤。不过还好有你,”周墨色将碗递给我:“宝贝,麻烦再给我添碗饭。”

    我正要接过,却被庄昏晓拦住,他冷冷说道:“别这么叫她。”

    “怎么,吃醋了?”周墨色估计是存心想气庄昏晓,便转向我,抛一个媚眼:“宝贝儿,如果你嫌昏晓太闷的话,欢迎找我。我,能够让你的生活过得很精彩。”

    “确实精彩,”庄昏晓点点头,慢条斯理地说道:“和差点就成为自己外婆的女人上床,怎么能不精彩呢。”

    闻言,周墨色放下筷子,脸色惨败:“拜托,别再提这件事了,我都吃不下了。”

    “正好,我们打烊了。”庄昏晓飞快地将饭菜收了起来。

    周墨色擦擦嘴,悻悻说道:“反正也吃得差不多了。”

    “那阁下可以走了吧。”庄昏晓下逐客令。

    “你也太无情了吧。”周墨色抱怨着,忽然醒悟过来:“知道了,是气我打断你们的好事?没关系,你们去继续吧,我在这边休息一下,不用管我。”

    我欲哭无泪。

    我的名声啊,我那冰清玉洁的名声啊,就这么给毁了。

    幸好这时,周墨色接了个电话:“宝贝,我一直在等你电话……我想你,对,你也是吗?……好,等会见,拜。”

    声音带着磁性,异常深情。

    我诧异,悄声对庄昏晓说道:“看来他对电话中那个女人是认真的。”

    “你真的这么想?”庄昏晓勾勾嘴角,待周墨色挂上电话,便闲闲问道:“墨色,你知道刚才那女人是谁?”

    “完全听不出来。”周墨色摊摊手:“为什么这些女人声音都这么相似?还好我一律称宝贝,不然就露馅了。”

    我(*+﹏+*) ̄@

    男人,真是群邪恶的生物!

    是的,男人果然是群邪恶的生物。

    包括搞同同的男人在内--那个过河拆桥的柳半夏,居然跑到服装店来,开门见山地说道:“做我女朋友吧。”

    我惊地一口气没缓过来,差点跌倒:“什么?”

    “只是一天的女友。”柳半夏解释:“家里又开始张罗相亲了,实在不想再去受刑,只有麻烦你帮我挡挡。”

    “不行不行,任务太艰巨,你还是找别人吧。”我婉拒。

    柳半夏缓缓走来,牵起我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但,你是我最欣赏的女人。”

    “承蒙厚爱啊。”我抽出手,僵硬地笑笑:“但还是请另寻他人吧。”

    柳公子一计不成生二计,他环顾下店里的衣服,缓缓说道:“这些衣服上镜应该不错,祝小姐有没有意愿成为我们杂志社的服装供应商呢?”

    银子,银子,好多的银子在眼前飞转。

    好毒的计谋。

    我吞口唾沫:“条件就是当一次你的女友?”

    “没错。”柳半夏道:“我保证,只是一顿饭,之后我就会找借口说我们已经分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千万不能和钱过不去。

    我不顾道德,操守,廉耻,爽快地点头:“好,成交!”

    择日不如撞日,估计是怕我改变主意,柳半夏决定今天便带我回家。

    我给庄昏晓发了个短信,说晚上有事,让他自己解决晚饭,怕他发牢骚,我直接关机,不再管他。

    说是吃个饭,却花了我整整一天的时间来准备。柳半夏似乎是对我的外形特别不满意,带着我去名牌服饰店试衣服,买鞋子,又去做头发,然后请化妆师化妆,直到把我弄成一个大家闺秀的模样,才满意地点点头。

    等一切弄妥,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坐上他的车,往他家里驶去。

    一路上不说话也太无聊,我瞅准时机,问道:“你和慕二怎样了?”

    谁知这个话题选得不好,柳半夏眼神黯了黯,好半天才低声说道:“他最后还是没有选择我。”

    “算了,”我安慰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你总会找到对的那个,别难过。”

    “我为什么要难过?”柳半夏看我一眼,薄薄的唇,嘴角上扬,勾起一抹微笑:“我还没放弃呢。”

    我撇撇嘴,那就祝你成功吧--虽然机会渺茫。

    柳半夏家是一座独门独户的别墅,位于郊外,景色幽静。正值初春,新绿绽放,放眼望去,春光旖旎。

    刚走进屋子,便有佣人快步走来接过我们的外套。之后,柳半夏径直将我带到客厅,只见壁炉前坐着一位老人,西装革履,保养颇佳,看得出年轻时也是帅哥一枚。不过,就算年纪大了,人家照样魅力十足--他膝上正坐着一名妙龄女郎,两人正打得火热。

    女郎身材那叫一个好,细腰长腿丰胸,那巴掌脸,咦,怎么这么眼熟--想起来了,这不是最近很红的平面模特杰西卡。吴吗?

    哇,居然能泡到超模,这个老头子不简单。

    柳半夏轻咳一声,成功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两人站起来,整整衣服,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淡定得很。

    “外公,这便是我的女友祝莞尔。”柳半夏开始介绍:“莞尔,这是我外公,和他的……新女友。”

    老人还是很热情,向我伸出手,道:“祝小姐,欢迎光临。”

    我绽开笑容,正要伸手去握,身后却传来一个声音:“大哥,我和昏晓听说你有女朋友了,特意赶回来看的,美女在哪呢,快给我们看看。”

    闻言,我全身血液一下凝固。

    慢慢地回头,看见一脸惊讶的周墨色,还有脸色阴晴不定的庄昏晓。

    我的邻居是腹黑 正文 他说,我要吃你

    章节字数:3607 更新时间:08-09-17 21:55

    原来,柳半夏,就是庄昏晓他家那个因初恋女友意外去世,便沉迷于工作,不再考虑终身大事的“痴情人”。

    但是我怎么会知道呢,当初相亲时,妈只告诉我柳半夏是“青年企业家,家里只比印钞票的少挣一点点”。之后他来找我,也是为了慕二的事,哪里有机会了解他的情况。

    所以,从深层原因说来,我没有太大的错误。

    但是,有人不这么想。

    比如,坐在我对面,脸上毫无表情,默默进食的庄昏晓。

    他淡淡地盯着我,然后切下一块鲜美的小牛肉,放进嘴里,咀嚼,慢慢地,缓缓地,咀嚼。

    我感觉,他不是在咬那块肉,而是在咬我--我的胃开始一种因恐怖而引起的痉挛。

    偏偏这时,抱着看好戏念头的周墨色正正身子,一脸坏笑地问道:“祝小姐,你和大哥是怎么认识的呢?”

    我喉咙干涸,赶紧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但作用不大,于是我选择了缄默。

    柳半夏在那说着半真半假的谎话:“我和莞尔是相亲认识的,不过当时她对我没什么感觉,之后我厚着脸皮,穷追不舍,终于在前几天把她给打动了,于是……”他忽然握住我的手,向众人微微一笑“于是,我们就在一起了。”

    闻言,庄昏晓斜斜瞟我一眼:“几天前?”

    嫌我活得太久吗?

    我赶紧抽出手,顺势将桌上的叉子碰在地上,然后道声抱歉,弯下身子,假装去捡。中途拉拉柳半夏的裤脚,他也蹲下来,悄声问道:“怎么了?”

    “对不起,我不能再装下去了。”否则晚上回去绝对是尸骨无存啊。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