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我的邻居是腹黑 »  我的邻居是腹黑_分节阅读_1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我的邻居是腹黑_分节阅读_17

小说:我的邻居是腹黑作者:撒空空
返回目录

    见棺材不落泪。

    我一狠心,双手前后一扭动,杂志撕开了一道小口子。

    随着那“刷”的一声,庄昏晓也在我跟前停住。

    虽然表情镇定,但我心里却像敲鼓一样,砰砰乱跳。

    我真的做了。

    我撕了庄昏晓的她。

    完了,他会生气吗?会打我吗?我该怎么还击?踢他膝盖还是踹他家小庄?

    没时间多想,庄昏晓打破沉默,忽然一把夺过杂志,然后——彻底地将封面撕成两半。

    我的坐骨神经,脊髓神经,滑车神经,三叉神经,迷走神经,舌下神经,总而言之,各种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庄昏晓双手撑在墙上,将我围在中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隔了很久,终于说道:“今后,我不想这本杂志再出现在我面前。”

    然后,他走了出去。

    我沿着墙壁慢慢滑下,蹲在地上,看着那个支离破碎的女孩,心里静极了。

    庄昏晓恨她。

    这样浓的恨,需要异常烈的爱。

    也就是说——

    庄昏晓,很爱她。

    我的邻居是腹黑 正文 真相大白,原来如此

    章节字数:3746 更新时间:08-09-17 21:58

    夜阑人静。

    我放轻脚步,悄悄地走过庄昏晓家,来到自家屋子前,掏出钥匙,借着微微的光,倏地开门,快速进去。

    像做贼。

    这几天,我就像做贼。

    借口迟迟被拐走,店里无人照料,我天天一早便出去,深夜才回家,避免和庄昏晓说话。

    并且,在他说明那个女孩的情况之前,我打算一直这么做。

    走进卧室,将包一扔,趁着黑暗,一头扑在床上,我长长地叹口气。

    庄昏晓啊,庄昏晓,为什么你要记得她一辈子?

    正在长吁短叹,台灯忽然亮了,我下意识抬头,竟发现庄昏晓就躺在我身边!

    只见他双手枕在脑后,两只长脚交叠在一起。黄黄的灯光从他头上射下,将他的脸埋在阴影中。尽管如此,我仍然感觉得到,那双眼,正牢牢地盯着我。

    “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他问,声音较平时低沉。

    我将枕头罩在头上,闷闷地说道:“我也有秘密。”

    庄昏晓将枕头拖开,逼我看着他:“别闹了。”

    “我没有闹,我只是想知道那女人是谁?”

    “我早说过,她是谁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你总要刨根见底。”

    “是,和我没关系,和你有关对吧!”

    “总之,她根本就不重要。”

    “如果不重要,你会记得她一辈子?!”

    “谁告诉你的?周墨色还是柳半夏?”庄昏晓咬牙。

    “你别管!”

    “祝莞尔!”

    “庄昏晓!”

    我们对视,互不相让。

    不过……

    瞪人也是会累的。

    隔了会,庄昏晓背对着我躺下,将灯一关:“睡觉!”

    “睡就睡!”我也背对着他躺下。

    但是……

    “庄昏晓,你干嘛睡我的床!”

    就这么别别扭扭地,过了一个星期,某人又找上门来。

    “我不去!”我斩钉截铁地拒绝。

    “为什么?”柳半夏问。

    “我不想再和你们家扯上任何关系!”我从牙齿缝中迸出这句话。

    “莞尔,”柳半夏将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静静说道:“你注定是摆脱不了我们家的。”

    “我总不可能一直都假装下去吧,那以后庄昏晓带我回去的时候……”说着说着,我自动停下。

    他以后究竟会带谁回去?我还是她?

    猜谜是我生平最讨厌的事情,因为那感觉像便秘,让你有杀人或自杀的冲动。

    我必须知道她是谁。

    必须!

    于是,看着柳半夏,我脑海中渐渐出现一个想法。

    “算了,就帮你最后一次吧。”我故意叹口气。

    “莞尔,大恩不言谢。”柳半夏握住我的手,又想来吻,却被我轻轻挡开。

    又是老招,没诚意。

    “对了,你以前不是说吃一次饭就行了吗?怎么又要我出马?”

    “没办法,昨天我外公看电视时突然就想起你来了。”柳半夏喃喃道:“我不该转到那个节目的。”

    “哦?什么电视?”居然会让外公想到我,难道是古墓丽影?

    但……

    “是动物世界,”柳半夏慢慢说道:“当时正在播土拨鼠那期。”

    “……”

    到了晚上6点整,我如约来到柳半夏家。

    周墨色正好也在,趁着柳半夏走开,便凑过来,怪笑道:“我说莞尔,以后该叫你大嫂还是二嫂呢?或者你干脆就把他们俩全收了吧。”

    “多谢抬举。”我吸口气,微微一笑:“我说墨色,上次的会议迟到了几分钟呢?你的泌尿系统疾病应该全杂志社都知道了吧。”

    触及痛处,周墨色脸色一僵,但脑子转得快,马上想到还击方法,只见他看着我,笑得像只狐狸:“我说莞尔,昏晓告诉你那个女孩的情况了吗?我猜一定没有吧。那,你心里一定很着急,像猫抓一样,又痒又难受,对吗?”

    真的被他说中了,就是那种感觉!

    看着周墨色得意洋洋的嘴脸,我突然感觉牙齿酸酸的,只想扑上去咬他一口。

    但,再忍耐一下,马上,我就可以知道真相,马上。

    “莞尔来拉,那我们就开饭吧。”外公搂着一个高挑美女从楼上下来。

    等等,那小美女怎么有点眼熟?

    瓜子脸,大眼睛,看上去稚气未脱--这不是上次在周墨色办公室中的那个模特?!

    我慢慢地转头,戏谑地看着周墨色。

    他被我盯得不好意思,只得将手掌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解释道:“从技术层面上说来,我和她没有交往过。”

    “从心理层面上说来,”我道:“你对你外婆有很深的怨念。”

    “……”

    饭开始上桌,他们外公依旧和女友公开地打情骂俏。

    不过,我对此已经习惯,只当成免费的娱乐节目。

    在亲热的中场休息时间,外公无意间抬眼看见我,这才想起今天的主题是请我作客,便笑问道:“莞尔,你和半夏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老爷子,太棒了,就等着您问呢。

    我放下刀叉,用餐巾抿抿嘴,轻轻说道:“外公,其实我是庄昏晓的女朋友。”

    话音一落,举座皆静。

    外公叉子上的肉掉进盘中,几滴褐色肉汁溅在白色桌布上。

    稚气模特若无其事地拿出镜子补妆。

    周墨色直直地坐着,一双眼不停地扫视着每个人。

    而柳半夏,眼中蒙上一层冷。

    “咳咳咳。”最后还是外公用咳嗽的老方法打破沉默:“你说什么?”

    “我是庄昏晓的女朋友。”我重复道。

    “可你上次明明是半夏的女友。”外公低声自语:“难道我又把人给认错了?”

    “不,您没错。”我解释道:“上次是半夏为了逃避相亲,所以才借我来当挡箭牌。”

    “这么说,你们全在骗我?”外公眉头紧皱,很不爽的样子。

    我这时才有些忐忑,老爷子要发火了?

    但,只过了一会,他的眉头又松开,“算了,这三个小子中总算把昏晓给解决了。”接着,外公转向半夏:“你,明天去给我相亲,对象就是本来准备介绍给昏晓的窦小姐。”

    声音威严,不容抗拒。

    我低下头,继续用餐,但还是感觉到身边的柳半夏那阴冷冷的怒火,正热烈地,热烈地燃烧。

    对着汤勺,我粲然一笑。

    如果说爱情会降低女人的智商,那么愤怒则会降低男人的智商。

    柳半夏,你就从实招来吧。

    用餐完毕,我假装告辞,果然引来柳半夏的挽留。

    “不再多坐一会。”他虽是笑着,可眼角上部的肌肉没有向下弯曲,可见笑容太假。

    “不了,昏晓让我早点回去。”我说着便迈出脚步。

    柳半夏拉住我,沉声道:“是昏晓让你说明真相的?”

    “没错。”我转过身来,帮他整整领带,又轻拍下肩上的灰,缓缓说道:“而且,昏晓已经把那个女孩的事都告诉我了,你别想再威胁他。”

    “真的?”柳半夏挑起眉毛,微诧:“他告诉了你?”

    “我一点也不介意。”我耸耸肩,摊摊手:“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是说,谁没有初恋?”

    柳半夏愣了一下,然后,很慢很慢地笑了:“昏晓告诉你,那个女孩是他的初恋?”

    “不止,他还说了许多你的恶劣事迹,总之,我终于认清你是个大话王,不会再相信你了。”说完,我向门口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怎么还没反应?

    四步五步六步,难道他智商确实高?

    七步八步九步,别告诉我gay就不是男人。

    走到第十步时,我站在了大门前,身后依旧没有动静,心里不禁一沉,计划失败了?

    就在我将手握上把手时,柳半夏终于开口:“莞尔,你想看庄昏晓小时候的照片吗?”

    虽然不太明白他的话,但我知道,真相要大白了。

    在柳半夏的房间中,我看见了他所说的庄昏晓小时候的照片。

    是一个瘦瘦的,皮肤白皙,眉清目秀,五官很漂亮的男孩。

    但是,“给我看他的照片干嘛?”我起疑。

    “不止是他的,里面还有那个女孩。”柳半夏悠闲地往椅子上一靠,双手交叠于胸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