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94 总统的婚礼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94 总统的婚礼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不会的!爸不可能对总统先生做这种事!”宋唯一不愿去相信,喃喃着,见白夜擎过来,下意识握住他的手,“夜擎,你要相信爸爸,你是他女婿,他不会做这种事的!”

    女婿?

    白夜擎神色有些冷漠。(шщш.щ舞若小說網首发)淡淡的瞥她一眼,拨开了她落在自己手臂上的手。只侧目吩咐:“冷啡,派人送宋小姐和宋夫人回去。”

    且不说冷淡的态度,就只说这’宋小姐’和’宋夫人’这声称呼,就根本不是一家人会有的。

    宋唯一心里暗惊。所以,他这意思是……

    “夜擎,我们的婚礼……”

    “宋小姐,请吧!”冷啡出声打断了宋唯一的话。她再看白夜擎,只见他神色疏远冷淡。

    她突然明白,他刚刚所谓的‘惊喜’是何意。她也突然明白,为何不早一天不晚一天,就刚刚好在结婚的这一天特殊调查团出现在这儿。

    一切不可能只是巧合这么简单。

    所以说……这场婚礼,其实也早就在他的算计之内?

    场面很乱,原本一场浪漫的婚礼,一瞬间变成了男人的战场。宋唯一和梅琉璃不适合久留,便跟随着白夜擎手底下的人往外走。有记者跟上,追问婚礼事宜,被人远远拦住。

    不知道何时起,卫兵不动声色的被人安排散到一边去,媒体没了阻拦,疯了一样蜂拥而至。

    “宋先生,余先生,请问这次窃听事件是实情么?”

    “窃取情报这种行为非常下作无耻,已经违法了宪法,请问身为副总统的二位在这件事上该如何给大众一个交代?”

    “二位觉得窃听这种违法行为是取得政权必要的手段么?二位作为政权顶端的人,都公然挑衅宪法,那么,我们民众还能相信这种像你们这样的领导人么?”

    “我们民众的隐私是不是也会有被你们权利顶端的人监听的可能?”

    “宋先生,那宋小姐和总统先生的婚礼还会继续么?”

    ……

    媒体的问题,一个比一个锐利,像刀似剑。

    宋国尧显然是没想到事情会败露,显然有些乱了方寸,已经顾不得长枪短炮,对着记者媒体指手画脚的怒吼。余泽尧年纪虽轻,却是沉得住气,任里子里暗潮翻涌,面上始终不显山露水,只镇定的回应:“这件事还未全部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不做任何回应。不过,我在此和大家承诺,一定会全力配合委员会的调查,并且,绝不会做任何不该有的行为来阻拦这次的调查!”

    检察官要带走二人,去寻求总统先生的首肯,公事公办,白夜擎无话可说,点了头,任人把两位副总统带走。

    ……

    婚礼没有举行完,民事程序一概没走就闹出这般丑闻,身为事件中心人物,白夜擎在媒体面前表现出了震惊外,也表示了对二位副总统这般行径的彻底失望。

    有人负责善后,有人负责招待媒体。白夜擎上了车,直接去总统办公厅,针对此次窃听事件与司法部部长会面。

    紧接着,窃听丑闻爆炸性的在全国乃至全球的新闻媒体上蔓延,引起一片哗然。公众的反应就像火山喷发,抗议的邮箱和电话像雪片一样铺天盖地,舆论将两位副总统推到道德层面上,网络上一片骂声。前几天总统先生的’车震门’事件,顷刻间就被民众忘了个彻彻底底,所有的注意力全部被窃听丑闻吸引去。

    大家纷纷感叹当初没有选择两位副总统给民众当最高领导人是多么明智的举措,更有人提出宋唯一没有资格任第一夫人。

    关于‘第一夫人’的话题出来后,立刻得到上下民众的支持,点赞人数超越几十万。所以到下午白夜擎抽空接受媒体采访时,当记者问及‘第一夫人’这个话题时,他只道一切都顺应民意。

    处理完这些事物,又安排国会成立了特别审查小组调查此事,直到深夜凌晨两点所有事情才算告一段落,白夜擎已是疲惫不堪,坐在白羽宫办公厅的沙发上,合眼直接就睡了过去。今天这场戏,算是完善落幕,如今只等最终调查结果。但是,自导自演,确实是很累了。

    值班秘书见他一直在办公室,以为他还在忙,便冲了热茶要送进去。冷啡这时候从办公室出来,挥了挥手,秘书便懂了。

    “把办公室的温度调成25°恒温。明天总统先生没有出来之前,不要打扰到他。”冷啡吩咐。

    “是。”秘书颔首。

    ……………………

    深夜,调查局外,余宋的车队都在外面候着。余泽南在车内坐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又看看调查局门口,眉心始终紧锁。

    终于是没了耐心,从车上下来。甩上车门,重重的朝轮胎踢了一脚。烦闷。

    没想到会出这种事。

    若说所有人低估了白夜擎,其实也不是,人人都心里有数,白夜擎不是个能让人摆布的人,这次受宋家要挟这般干脆的答应结婚,其实人人心里都有着疑问。但是,没想到这家伙临了竟然出这一招。一次性报复了他家和宋家不说,连带着之前他自己的车震丑闻也一并被冲淡,不再娶宋唯一更是民心所向,不至于要背上负心汉的骂名。

    民心如今也一边倒的倾向他。如果现在这档口选任总统,他的得票率,没有90%恐怕也超80%。

    这一举动,无疑是一箭多雕!真是够精的!

    不知道等了多久,天快亮的时候,一行人才从里面出来。先出来的是余泽尧。

    “哥!”余泽南一眼就看到他,几步上去。在里面呆了一夜,余泽尧面上已经生出淡淡的胡茬来,面有深深疲倦,眼里都已经有了红血丝。

    “说了在家里等就行。”余泽尧往台阶下走,他一如既往的沉定,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出了这么大的事,能在家里等么?景誉姐也过来的。”

    景誉?

    这两个字,让始终面无表情的男人面上多了一丝温度。台阶下,第三辆车的车门推开,女人穿着单薄的衣服从车上下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