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219 爱多深恨多浓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19 爱多深恨多浓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夜枭脸色酷寒,直接将催吐剂倒在自己嘴里,掐住她的下颔,将她的嘴打开。【舞若小说网首发】俯首,把催吐剂度进她嘴里去。

    虞安给她吃下去的那些,都是致命的!

    “吞下去!”他命令她。

    让人作呕的味道,和刺鼻的气息,弥漫进口腔,实在太难受。白粟叶浑浑噩噩的要吐出来,夜枭眉心一拧,捂住她的嘴,不给她任何机会。她两手扑棱着,拼命推他也推不开。这男人,到底是有多厌恶自己?她不过是想喝水而已,他不但不给她喝,还拿这么难喝的东西来整她!刚刚那杯酒,还不够他泄愤?

    难喝的液体被迫吞进去,还没等她回过神来,虚软的身子被男人直接从床上毫不怜惜的拎了起来,扔进了浴室,趴在马桶上。

    “吐出来!”夜枭的声音就在耳边。还是那样,高高在上的命令。

    催吐剂开始起作用了,白粟叶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一样,没一会儿,酒精混杂着那些乱七八糟的药全吐了出来。不知道吐了多久,吐得整个胃里都空了,难受得像是连胆汁都要吐出来了一样才罢休。

    夜枭看着她那副样子,眸色里浮出一丝不忍,但是,那份不忍,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更无情,更狠戾。

    对这个女人心软,是他夜枭最不应该的!

    所以,没有再理会她,他转身沉步走出浴室。

    喘了好久的气,白粟叶勉强从地上起身,冲了马桶,手还有些发抖。胃里虽然难受,可是,整个人是清醒了许多。

    这才有力气开始打量自己所在的位置。

    浴室很大,外面的卧室装潢是简单大气,是他的风格。看样子,是在他的住所没错。只是,墙上挂着那一幅幅画一看就知道不是他挑的。

    白粟叶收回目光,掬水漱了口,又拍了拍脸。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连身上的裙子都脏了。

    这和十年前的白粟叶可真是差得太多了……

    所以,他夜枭又在失望了吧?

    对着镜子,扯唇笑了笑,即使很努力忽视,可是,却依然克制不住心底蔓延的苦涩。

    不过,好歹是被夜枭带了回来,知道他的住处所在了。

    “小姐,这是先生让我给您准备的睡衣。”就在这会儿,佣人进来了,敲了敲浴室的门。

    “谢谢。”白粟叶收敛起情绪,微微一笑,把那套真丝睡衣拿在手上。她看了眼,那是一件白色真丝睡袍。女款,新的,连吊牌都没有取。

    白粟叶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上次在婚礼上见过的那个女孩,把佣人叫住了,问:“这个家……是不是除了夜枭外,还有其他人住?”

    “您说的是纳兰小姐?”

    “纳兰。”白粟叶咀嚼着这两个字,而后,点头,“对,我说的就是那个纳兰小姐。她也是住这儿么?”

    “嗯。”佣人颔首,没有隐瞒的道:“纳兰小姐是先生的宝贝,上哪都带着,先生住这儿,纳兰小姐自然也在这儿。”

    宝贝……

    原来,他们已经同居了……

    看来,夜枭还真是一如既往如此爱一个人时,真是恨不能昭告全天下。客房里这些画,大概也是那个女孩挑的吧。

    白粟叶垂首看着手里的睡衣,突然有些讪讪,又觉得非常无趣。但到底,还是颔首,“那麻烦你帮我谢谢你们家先生和纳兰小姐。”

    没有推拒,拿了睡衣,去浴室洗澡。看来,夜枭真是把那女孩调教得很好,在那位纳兰小姐还在的时候,他也敢公然把别的女人带回家。

    ……………………

    洗完澡,白粟叶觉得浑身舒服了许多。她在房间里找吹风机,结果没找着,只得从房间出来。

    出了房间,只见长廊上也都站着夜枭手底下的人,厅里依然。他的防范工作还真是做得滴水不漏。白粟叶光着脚从楼上走下去,环顾四周,发现他这里连窗户也都是防弹玻璃,整个住宅就和城堡一样。

    “你在做什么?”一道冷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响起。

    夜枭眯着眼,盯着楼下那一袭白色倩影。该死的!纳兰的睡袍竟然这么短!穿在她身上,只险险盖到她粉臀下方。一双修长的腿,完全露在外面。她还在楼下若无其事的走着,难道就没有发现,这满屋子男人的目光总时不时的看向她?

    她就是个妖精!

    十足十的妖精!

    十年前,他怎么就没发现这女人这么擅长勾引男人?

    “好不容易能进一次你家,所以随便参观一下。”白粟叶在楼下仰视他,他刚洗过澡,一身黑袍,棱角分明的俊颜在灯光下,更显得刚毅冷峻。居高临下的站在那,明明离得这么远,却已经让人有巨大的压迫感。

    白粟叶状似轻松的开口:“还以为能见到这个家的女主人,不过,现在看来,今晚她好像并不在这儿。”

    夜枭神色幽冷。从楼上阔步下来,眼神一直嘲讽的盯着她,“我夜枭的女主人什么时候谁都能见了?”

    他语气里的嘲讽很伤人,可她却像是不以为意的样子。淡淡一笑,“那你替我谢谢她的睡衣。我的衣服已经在干洗,一会走的时候我就不再特别和你打招呼了。”

    白粟叶说完,侧身,绕开他,想要上楼。夜枭给人的压迫感,还是那么强烈。她不想和他多呆在一起。刚刚她失控吻他的画面,自己还记得很清楚,那真是糟糕!

    可是……

    才经过他身侧,直接被夜枭逮了回去。

    “你真以为你现在还能在我夜枭这儿来去自如,想走就走?”一手扯住她的手臂,一手直接把住她的臀。隔着睡衣,但是他还是感觉出来了,这该死的女人,睡衣底下,竟然是什么都没穿!

    她的臀,柔软挺翘,紧致小巧。他手掌宽大,几乎一掌便完全掌握住了她一边臀瓣。

    白粟叶显然也是被他的手烫到,纤瘦的身子震颤了下,不适的绷紧了些,但面上却只是强装着镇定,“难道,你想留我下来?就算我乐意,这个家的女主人,大概也不会乐意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