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253 爱情里的情难自禁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53 爱情里的情难自禁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他身子往后靠了靠,命令道:“翻译!”

    夏星辰愣一瞬,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翻译?翻译什么?旁边都没有人在和他说话,不是么?

    白夜擎用下颔比了下前方偌大的屏幕。那屏幕上是台上Y国明星唱歌的歌词。夏星辰明白过来,立刻逐字翻译。白夜擎只道:“你说什么?”

    场内,音响效果很好,她的声音很轻,被音响效果盖得细细碎碎的。

    夏星辰只得靠近他耳边一些,又从头开始翻译。

    白夜擎微微侧目,就能看到她认真且专注的侧颜。她的视线始终落在前方的大屏幕上,红唇微微翕动着。隐晦昏暗的灯光下,她小脸更显白皙……

    离得如此近,能闻到她身上那淡淡的香味。

    太熟悉。

    熟悉得,让他胸口忽然就隐隐作痛,那痛意一直蔓延到心尖上去。很想问问这女人,为什么突然就不要他了!自己又哪里比不上余泽南?为何她次次能如此坚决又洒脱的抽身?晚上辗转反则,难以入睡的,又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那天晚上她那样理智的说出他们‘不见得一定能有未来’的话,到底是不是因为真的丝毫不在乎?

    还是说……

    在她的想法里,其实……真的从未勾勒过属于他们俩的未来?

    在他幻想着和她牵手走进白羽宫殿接受全民祝福,在他幻想着带她去见父母的时候,他却和余泽南……

    “好了,全篇就是这样。”她说了结束语,轻缓的声音,让他的思绪戛然而止。

    说罢,她的视线,缓缓从大幕上抽了回来,落向他。他凝视着她的目光丝毫没有想要抽回的意思,就那样堪堪和她的眼神对上。

    那双眼里流露出来的复杂深邃的情愫,让夏星辰心一紧,心下有片刻的悸动。

    是自己的错觉么?总觉得……

    他看着自己的目光,竟有些荒凉,有些……痛楚……

    “总统先生?”夏星辰被他的眼神看得心有些乱,她捏了捏自己的手心,让自己冷静一些,才状似平静的轻唤他一声。

    他似这才回过神来,什么都没说,将视线移开。目光,落在舞台中央,又回到了最初那冷漠和疏离的样子。

    看着这样的他,夏星辰心底不由得有些讪讪。

    看样子……

    刚刚,大约真的是自己的错觉吧!

    之后,白夜擎似乎完全把夏星辰给忘了一般。径自把她晾在了一边,不管是谁同他说话,他都用不上她这个翻译。夏星辰捏着纸和笔站在身边,觉得自己今晚来这儿似乎完全多余。也不知道冷啡怎么就还安排了自己过来。

    文化交流活动后,一如既往的是晚宴。夏星辰当个配相的也还是得在他身边跟着。今晚的他,喝了不少酒。连候在场外的冷啡都注意到了,在耳机里和她说话,“夏小姐,阁下喝太多酒了,以防失态,麻烦你稍作提醒。”

    “好。”夏星辰应了一声,看着白夜擎又来者不拒,将一位官员敬的酒喝下一半。这样下去,真该要醉了。

    夏星辰心有担心,上前一步,“总统先生。”

    白夜擎瞥她一眼,而后,没有理她。夏星辰跟上一步,趁身边没有其他人时,悄然扯了下他的袖口。白夜擎一愣,低下头,就见她白皙的手指捏着他的衬衫……

    胸口,微微一荡。像是回到了前阵子……

    似是感觉到他的视线,又察觉自己有些失态,夏星辰忙把手抽了回去。

    那一下,白夜擎脸色沉了沉,薄唇掀起,问:“做什么?”

    “……你不能再喝了,再喝要醉了。”

    白夜擎目光深了些,盯紧了她,“夏小姐是翻译官,不是我秘书,还管我这些?”

    他这是在讽刺她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吧!

    夏星辰只得道:“……是冷啡让我提醒你的。”

    “……”白夜擎呼吸一重,再看她的眼神,也重了几分,冷了几分,像是要将她整个人吞了似的。酒杯,也让他重重的放回到经过的的托盘上。

    她被盯得浑身发凉,只能低下头去。

    所以说……这种事,大概由冷啡亲自来提醒要好得多吧!她一说,他就这么的不高兴。

    ……………………

    酒会一半的时候,白夜擎便抽身走了。夏星辰松口气,总算可以走了。

    一行人,前后出了会场。外面的风直扑过来,夏星辰冷得哆嗦了下,直想往里面躲。这种天,真是越来越冷了!

    白夜擎远远的走在前面,都听到了她因为冷的抽气声,还是下意识就把西服脱了下来。夏星辰低着头边呵气暖手,边跟着人往前面走,忽然,肩上一重。一件暖暖的衣服扔了过来,把她眼睛都罩住了。

    她愣了一瞬。即使没有把衣服拽下来,光闻那气息,都知道这衣服是来自于谁的。

    隔了一会儿,她才把衣服从头顶上拿下。再一看,他们已经到了车边上,白夜擎弯身进了车内。

    夏星辰忙跟上去,“总统先生,您的衣服。”

    那语气,让坐在车里的男人,面色僵冷。瞥她一眼,“上车!”

    “我……自己坐出租车就好。”

    “你不怕冻死,我也不想看到明天的新闻上说我的翻译官跟我出来,被冻死在外交部外!”他语气很重。

    冷啡见她冻得鼻子都红了,也劝道:“夏小姐,上车吧。”

    确实是冷。这里还不见得马上能叫到车。夏星辰便也没有再坚持,只和冷啡点点头,便下意识退到后面打算坐她来时坐的那辆车。可是,才走出一步,便又听到某人的声音,“夏小姐,知道什么叫贴身翻译么?”

    夏星辰不解,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神色冷沉,抿着唇,明显是没有要多解释的意思。冷啡自然是明白的,赶紧将车门拉开,比了个‘请’的手势。

    “夏小姐,您坐这辆车。”

    “……可是,工作不是都已经结束了么?”贴身翻译,确实是要贴身呆着,可是,现在不都结束了么?

    “说不定……一会使馆大人要和阁下通电话呢?”冷啡真是佩服自己的瞎扯胡掰能力。

    夏星辰只得坐进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