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269 夏星辰,你在吃醋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69 夏星辰,你在吃醋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白夜擎觉得自己有些变态。【舞若小说网首发】他还就喜欢自己被这般被她咬,喜欢让她把属于她的痕迹留在自己身上。当然,为了回报她,他直接在她脖子上烙了几个暧昧的吻痕。

    夏星辰要躲,白夜擎不给她躲的机会。

    她懊恼得要命。这样子,若是让人看到了,她不是要尴尬死么?况且,明天还是家长会……

    最后,白夜擎在厅里要了她很久,结果,一直要到床上,还在折腾她。夏星辰最后已经完全没了力气,只能任他摆布。

    ………………

    他一向是精力极好。

    一整个晚上,要了她几次。夏星辰觉得浑身酸软,腰部以下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到最后,她只觉得被男人揽着,沉沉的睡了过去。

    即使是睡着,男人的手一直还占有性的烙在她腰间,她的耳垂被他轻轻啃着,睡着了,也没有松开。

    翌日,听到的声音,夏星辰沉重的眼皮睁开一些,就见到白夜擎已经掀开被子起床。他顺手撩起窗帘一角,夏星辰便往外看了一眼。外面,一片冬日的薄雾笼罩着,天还没完全亮起来,远远可见城市的路灯星星点点的散着。

    这么早,他就走?

    夏星辰本想问问,可是,整个身体就像被人拆得快散架了一样,心里有些生气。扭了下身体,用背对着他,不问。

    冷啡打了电话过来,白夜擎让他在楼下等着。简单的洗漱后,他从浴室出来,已经穿戴整齐走到了卧室门口。夏星辰到底是没忍住,抱着被子从床上半坐起身,“今天的家长会……”

    他脚步一顿,回头,边理了下领带,边抬头看她,“你敢让其他男人去家长会,尽管试试看。”

    语气,明明是一如既往的淡,可是,投射过来的眼神却让夏星辰缩了下脖子,拿被子把自己抱紧了。

    这男人!威胁人的功夫是一流!她有种感觉,如果自己真的让余泽南陪了去了,他可能会掐死她。

    当然,她是不会蠢到去挑战他的底线。昨晚夏大白那一声声’老爸’已经把他刺激得够呛。直到现在,手上明显还受着伤,缠着纱布。

    昨晚夏星辰本就想问一下他的伤,但是,他在她身上上下其手的时候,就和没事一样,想来也没有多糟糕。

    白夜擎径自出去了。所以……他还是没说,去还是不去。夏星辰觉得自己不应该抱期待的,那样的场合,他出现,确实挺不可能的。

    她只是惆怅,不知道该怎么和夏大白说。昨天那样的情况,他明显是又伤心了……

    夏星辰脑海里各种思绪在飞舞,一看时间才6点多,最后索性什么都不想了,拉高被子重新躺回去。

    被子里,萦绕着,她的以及他的气息……

    虽然他人已经走了,可是,另一侧还残留着属于他的温暖。夏星辰缩了下身子,爬到他那边去睡了,小脸深深的埋进他睡过的枕头里。

    她想起昨晚他说吃醋,想起他说他和兰烨……

    叹口气。昨晚,她真应该好好再问问他的。比如,他说他吃醋的事……

    ……………………

    另一边。

    白夜擎到楼下的时候,冷啡早已经打开车门候在那。白夜擎弯身进去,将身上的大衣脱下,顺手搁在一旁。冷啡一眼便看到他脖子上系的那根领带。

    和宋唯一举办婚礼的那天,本被他扔了,后来几经折腾找回来。但是,前段时间,又没见他戴过了。现在又戴在脖子上,这是不是意味着……?

    冷啡斟酌着。视线看到他脖子上那枚齿痕,心里的想法一下子就被确认了。

    “看什么?”白夜擎正看着IPAD,头也没抬。但是,光从语气里,冷啡就算是听出来了,这可不是前几天那种沉沉的低气压了。

    “阁下今天心情很好吧?”冷啡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

    “……还行。”

    那岂止是还行?唇角居然还有淡淡的笑意。冷啡试探的道:“您脖子上那齿痕,是不是要处理一下?”

    白夜擎抬手摸了一下,直到现在还能摸到那排痕迹。想起她脖子上身上也留着属于他的吻痕,想起她又娇羞又恼火的样子,神色间又多了几分柔软,只道:“不必。”

    不必?

    冷啡担心,“这要是让其他党派的人看到,可能又要另做文章了?”

    “男huan女爱,再寻常不过。我要是真的不碰女色,那不是更有得文章可做?”

    总统也不过是正常人。

    总统先生如是说,冷啡便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不过,看样子,从今天起,整个总统办公楼层都要转晴了。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

    夏星辰睡到8点多,起来做早餐,先和吴穹通了话,让他把孩子直接送去学校,她自己打车过去。

    刚挂了和吴穹的电话,余泽南的电话就进来了。

    他显然也是宿醉一夜刚醒的样子,说话还迷迷瞪瞪的,倒是还没忘记昨天答应夏大白的事,“需要我过去么?需要的话,我现在马上起床洗澡。”

    “不用了。”

    “那怎么办?亲子活动,你一个人?”

    “只能这样了。”

    余泽南知道她是不想自己搀和,他也不是个不识趣的人,也不勉强。只问:“我兄弟情绪好些了没?”

    “我还没见着他人,一会儿到了学校再说。”

    “你好好安慰安慰他。昨天他那样子,看起来是挺难受的。”

    “……我知道。”夏星辰觉得安慰孩子这事,大概得白夜擎亲自去和孩子把话说清楚。

    “要是真不需要我,我继续睡了。”余泽南懒懒的打了个呵欠,要睡下去。她想起什么,开口:“余二少爷,您以后少喝点酒吧,我看你喝完不但耍酒疯,还有非常严重的臆想症。”

    “臆想什么了?”余泽南坏笑着,“不会是臆想你是我女朋友,还对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夏星辰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就根本没有正经过。也难怪要说昨晚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