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297 恋爱的感觉 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97 恋爱的感觉 5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说到这,她情绪激动起来,去掰夏星空的手。夏星空拽紧了,怎么也不肯松。

    夏星辰用了力,好不容易才抽身,夏星空忽的起身,也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个小刀来,凶狠的对着她,“夏星辰,我妈都是因为你才会落到现在这样的结局的!如果你不帮我妈,你也别想好过!”

    她说话,简直是咬牙切齿,像是要将夏星辰整个人都咬碎了一样。

    握着刀柄的手,有些发抖。刀片在阳光下,越发森冷。

    夏星辰觉得她就是疯了。

    她环顾一圈四周,目光最后才落向夏星空,脸色冷厉了些,“这里到处都是监控,而且,这可是办公厅门口,如果你不想和李玲一一样去坐牢,最好立刻把刀收起来!”

    她说罢,转身就走,不愿和她多废话。

    夏星空一想到自己因为夏星辰,没了未婚夫,没了工作,现在家庭破碎,还没有母亲在身边,而她夏星辰却越来越好,心里便越发不平衡,越发的恨起来。

    那恨意窜上来,让她完全失去了理智。

    “夏星辰,我恨你!”

    她咬牙,冲上去。夏星辰心一凛,转过身去,眼见着刀子挥过来,她本能的扬手一挡。锋利的刀片,从她掌心划过去,鲜血一下子就渗了出来。

    夏星空有些红了眼,抬手又要上前,可是,没等她再伤到夏星辰,只见一抹黑影忽然窜了出来,下一瞬,夏星空只觉得胸口狠狠一痛,整个人直接被巨大的力量踢飞出去好几米,身子重重的撞在广场中央的钟柱上,‘磅——’一声摔下来,在地上连滚了几圈。

    手里的刀也再拿不稳,掉在地上。

    夏星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她摁着受伤的手掌,侧目,就见瑞刚站在一旁,姿势还没收回来。一双眼狠戾的盯着夏星空,眼底的杀气特别可怕。

    “瑞刚。”夏星辰唤他一声。

    “夏小姐,你怎么样了?!”瑞刚收起姿势,担心的看一眼她的手。

    夏星空还真是没留力气,刀划进掌心,又狠又重。拉出一到长长的伤口,现在不断的流着血。

    “我现在马上送你去医院!”瑞刚紧张的道。

    夏星辰点了下头,又下意识的看了眼地上的夏星空。

    瑞刚是特种兵出生,身手极好。刚刚那一脚,虽然有留力气,但是,夏星空还是被踢伤了。她半晌才晃过神来,手撑着地面,想爬起来,可才一动,便直接吐出血来了。胸口痛得喘不过气,只怕胸骨断了,却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内脏。

    夏星辰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这里是总统办公的地方,瑞刚又是总统的人。万一夏星空受不住这一脚,有什么三长两短,事情性质就不一样了。

    “瑞刚,你打电话叫救护车,把她也送去医院。千万不要出事!”

    “您放心,死不了,我心里是有数的。”瑞刚说着,还是打了电话叫了救护车。

    ……………

    夏星辰的伤口,是景誉给处理的。刚包扎好,警察就过来了。瑞刚报了警,要以故意伤人罪起诉夏星空。

    夏星辰全权交给了瑞刚处理。反正无论最后夏星空是什么样的结果,都是她咎由自取。同情不来。

    结果,手受了伤,没法再开车。所以,下午下班的时候,她就直接坐到了副驾驶,瑞刚变成了司机。

    这样反倒好,她觉得轻松。

    回了总统府,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陪着孩子吃过晚饭,天便已经全黑了。

    陪孩子写完作业,她依然没有半点儿睡意。今天中午李茗说的那些话,已经乱了她的心,再被夏星空那么一搅合,心情便越发的沉重了些。

    他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几点才会回。夏星辰去书房,想看看书。目光随意的在书架上扫过,她顺手抽了一本,竟是讲述S国的现代史的。

    翻开来,第一个篇章的内容便是介绍白夜擎的叔父白清让先生的。

    她靠在书架上,抱着好奇的心看着。时间推移,一会儿的时间,她就看了十页。翻到最后一小节,下面配了一张白清让先生的黑白照片。比起白老爷子,白清让先生倒显得有亲和力得多。

    照片还是年轻时候的,五官生得温润如玉,整体形象就是谦谦君子那般。

    夏星辰看着看着,目光,落在他胸口上那一块玉佩上,微怔了一瞬。这玉佩,似乎怎么看都觉得眼熟。

    她捧着书,下意识从书架边走出来,跑到书桌边,将桌上的台灯调亮一些,把书凑了过去。

    玉佩上的图纹并不是很清晰,夏星辰仔细再瞧,越发确定自己是见过。可是,一时间又想不出来自己以前在哪见过。

    正冥思苦想的时候,身边,一道黑影笼罩下来。

    “在看什么?”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在耳畔,将她的思绪打乱。

    她惊了下,抬起头来。

    光影下,白夜擎那张俊颜映入她眼里,她眼里含笑,“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都没有听到半点声音。”

    “刚进来。看什么这么出神?”白夜擎顺手把她手里的书抽走。看了一眼,问:“对我叔父感兴趣?”

    “老是听你提起他嘛,所以就随便看看了。不过,我刚在看他佩戴的这个玉佩。”

    “这有什么可看的?”

    “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很眼熟,总觉得好像见过。可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这东西听说是我太爷爷辈传下来的。就这么一枚。后来,我叔父把他送给了兰亭夫人。现在,这东西可能还在兰亭夫人那儿。你确定你见过的是这个?”

    夏星辰笑了一下,“那就是我看错了。不过,玉佩这种东西,大抵都是如此。可能我见过的是相近的吧!”

    夏星辰便没有再多想。

    白夜擎合上书本,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她掌心上。掌心中间包扎的纱布让他眉心一皱,把她的手抓了过去,“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只是小伤而已。”

    “怎么来的?”他眉心间的褶皱,没有丝毫缓和。

    夏星辰便把今天夏星空的事说了。白夜擎眼神有些阴沉,“既然如此,她也别怪我下手无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