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336 牵手到地老天荒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36 牵手到地老天荒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两人对视一眼,各种情绪翻腾,她眼里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

    这一次,她没有掉眼泪,却是冲他微微一笑。那笑容,带着几分苍凉,带着几分决绝,几分伤感,让他心疼得只想把她揽进怀里,用力抱住。而不让外面这些太过残酷的东西来伤害她。

    他抬手,朝她伸过去。

    她毫不犹豫,将手伸进他掌心。

    他反扣住,很用力。

    两个人,十指握住。扣得紧紧的,像是不管什么都不能把他们分开了一样。

    白夜擎牵着她就往外走。

    “星辰!”

    “夜擎!”

    身后,四个人,齐声唤了一声。

    没有人回头。

    沈敏追出去一步,“星辰,你听妈说……”

    夏星辰捂住耳朵,只快步往外走。这一刻,她多希望自己是失聪的,不想听的,可以永远都听不见。她隐隐可以猜出来几分,可是,她觉得那样的结果太玄幻了。她接受不了!更加不想去听他们长辈话里的那些原委!

    她告诉自己,只要没有听到,这一切,就不过是一场虚幻的梦。奈何不了她,也奈何不了他!

    “小白,大宝!”

    夏大白一见他们出来,赶紧挣开白狼就跑了过去。他在外面急得要死,却是没办法进去帮忙,哭得一双眼睛都肿成核桃了。

    他插进两个人之间,两只小手分别牵着两个大人,他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猜到他们俩肯定没把婚结成,他心里也一样难过。小小的手把他们俩牵得紧紧的,努力忍着哭腔,像是安慰两人一样,“没关系,没结成就没结成,我们下次来也一样!下次不告诉他们,我们偷偷来!”

    夏星辰鼻尖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

    她那么想要给大白一个完整的家啊!可是,眼下……他们,还有下次么?

    “夜擎。”白粟叶担心的看他们三人一眼,心里也是非常的不是滋味。

    “带孩子先上车!”白夜擎看了眼夏星辰。夏星辰颔首,在瑞刚的护送下,抱着夏大白匆匆上车。看一眼民政局走出来的几人,她将车门“啪嗒”一声毫不犹豫的锁上,和瑞刚道:“我们先走吧。”

    “可是,总统先生……”

    “不是还有冷啡在么?”她现在不想和他们长辈中的任何一个人打任何照面。包括母亲。

    瑞刚看她凄惶而又哀凉的神色,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最终点点头,把车发动,开了车去。

    夏星辰抱着孩子,靠在车内。她的目光怔忡的落在窗外,眼里的一切都在倒退。

    外面,已经开始下起小雪了。

    可是……

    心里,却开始下着大雪。

    她以为自己没有听那个残忍的事实,就一定不会觉得难过,不会觉得惶恐。可是,此时此刻,抱着孩子的手,竟还是在发抖。

    大概,是冷吧……

    她把孩子搂得更紧,出声和瑞刚道:“瑞刚,把暖气再调大一些。”

    瑞刚透过后视镜看她一眼,最终还是’嗯’了一声。其实,现在车内的暖气已经是最大的效果了。

    半晌。

    车厢里,流转着压抑的气氛。

    连往日里活跃的夏大白此刻也难得的乖巧,安宁下来,并不吭声。

    在瑞刚本以为她再不会说话的时候,只听到她幽幽的开口:“吩咐人把我妈送到小租屋吧,钥匙她是有的。”

    瑞刚颔首,“这个您放心,会有安排的。”

    夏星辰放心的点了点头。她疲倦的闭上眼去,脑海里翻来覆去划过的却是各种以前的事。

    那日,白夜擎第一次看到她和母亲的合影时,说她和她父母一点都不像……

    后来,她见到兰亭夫人时,那么投缘,又那么合眼缘……

    再之后,余泽南半开玩笑说,她就是兰亭夫人的女儿。那日,醉酒后,甚至还说夫人已经把她许给了他当未来儿媳……

    那时,她从未把这些话放在心上过,可是,眼下,再回忆起来,却像是放映电影一样从脑海里一幅画面一幅画面闪过,每一秒钟,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残忍的拉扯着她每一根神经……

    ……………………

    白粟叶目光沉重的看着白夜擎,“你从来就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

    “你应该比身后那群长辈都清楚,真正的感情,不是真的能收就收得住的。”白夜擎语态坚决,看她一眼,“若是真的那么轻而易举就收得住,哪有你那三年受的折磨?而现在……”

    说到这,他顿了顿,“你的感情,还受你支配么?若我说,明知道你们俩前途无望,要你就此克制,你又克制得了么?”

    白粟叶身子紧了紧。她没想到,他会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

    苦笑。

    是啊,自己的感情如今都还一塌糊涂,还拿什么来管他的事?

    和夜枭之间,一个月之期很快就要到了。她本以为,这一个月之后,她可以抽身,夜枭也可以顺利抽身,可是……

    现如今,两个人却是比一个月前还要来得痛苦……

    “我确实是没资格对你们的感情指手画脚。不过,夜擎,无论以后怎么样,你都要时刻谨记你自己现在的身份。”

    “我之所以这么想要爬上这个位置,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必须要救二叔出来,如今,二叔已经安然无恙,我对这个身份自然而然便少了份眷恋。而且……现在我反倒觉得这个身份给我的束缚越来越多,已经让我厌倦了。”

    男人对于权利,都有种本能的追逐之心。

    他也是不过是个世俗之人,和其他人没有异样。

    但是,往往权利和得到满足甚至膨胀之后,心里随之而来的却是满心的空虚。

    那种空虚,让他特别渴望有一个最普通的家庭。

    清晨起来,有最心爱的她,有孩子。早餐后彼此分开去上班,回家的途中带上孩子喜欢的玩具和她喜欢的菜。看到一顶蓓蕾帽,顺手也带回来盖在她头上。

    晚上饭后一家人散步。

    而后,一直就这样,牵着对方,一路走到天荒地老,宇宙洪荒……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