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368 心乱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68 心乱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你忙到现在么?”

    “嗯。”白夜擎有些感冒,在那边咳嗽几声,“这次过来是争取两国更深度的经济合作,大家都比较辛苦。”

    夏星辰也知道这趟必然不轻松。

    他们国家和邻国的外交关系一向是比较紧张,如今的国际形势也不容乐观。S国建国这么多年,和邻国的外交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有效的解决。所以,这次他的访问,双方国家的民众都高度关注。

    “不过,这次谈判还算顺利。如果经济合作能够做有效的开展,以后两国的外交就也不会如现在这般头痛,那样大家都可以暂时松口气。”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温沉,自有一股指点江山的气魄。

    说到最后,他疲倦的语气里,又多了几分轻松。像是有几分骄傲,几分自豪。那是江山成就带给男人的愉悦和价值感。

    夏星辰突然无法去想象,当有一天这些都毁于一旦,他又会是什么样子。

    听着他的声音,抬目看着面前屏幕上男人在镜头下、在民众的拥护声中,意气风发的样子,眼前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那个才是他真正的白夜擎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才是他最后的归属……

    ……………………

    迎着风,站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中央,几乎是贪恋的听着他的声音。挂了电话后,还不舍得离去,一直盯着那大大的屏幕。

    直到……

    ‘嘀嘀嘀’声乍然响起,她下意识侧目看过去,一辆太耀眼的车在街边上缓缓停下。

    车窗降下来,熟悉的少爷脸从玻璃窗探出来。

    “你至于么?冻死人的大晚上,在广场上犯花痴?!”

    是余泽南。大晚上的,他在城市里百无聊赖的穿梭,结果没想到还能遇上她。

    夏星辰没搭理她。余泽南从车上下来,把自己的羊绒围巾挂在她脖子上,“耳朵都冻紫了。上车,我送你回去。”

    她警惕的瞪着他。

    旁边经过的各种小女生,被余泽南那花美男一样的脸迷得脸红心跳,凑在一起窃窃私语,都百般羡慕夏星辰,可偏偏她对他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

    “走吧,兰大小姐。”余泽南比了个‘请’的手势。

    “你还敢这么叫我!”夏星辰把脖子上他的围巾取下来没好气的抽他,“你早知道你不说!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我爸是谁!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和夜擎没办法在一起!”

    她说到这个,声音就打起哭腔来。

    余泽南躲着她的抽打,一边嚷嚷道:“我承认我是早就知道你的身世,可不是我不想说,是我哥……我要真全告诉你了,我哥会宰了我的……你也得理解一下我。再说,我不都有提醒过你么,是你自己太笨了。”

    “你还敢骂我笨!你个骗子!你根本就没把我当朋友!亏我一心一意把你当朋友!”夏星辰说着,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眶里滚了下来。

    其实并不是因为被余泽南欺骗而觉得有多委屈,而是因为刚刚在兰家听了兰烨和兰战那番话,心里糅杂的郁结无处可宣泄,现在刚好撞上他,以至于她没忍住,把情绪全洒了出来。

    余泽南被她给吓坏了,把她胡乱挥打的手给扣住,仔细盯着她脸上瞧了瞧,好看的眉头皱起,“你哭什么呀?”

    他声音一点都没压低,旁边路过的行人都把视线朝他们投射过来。夏星辰觉得难为情死了,推他,“不要你管!我哭我的,和你没关系!”

    “你刚说,你和白夜擎没法在一起,什么意思?还有,你爸又是谁?夫人不是没结婚么?”

    她嗤他一声,“你少在我面前装了,我再信你是蠢蛋!”

    “那你也别哭了,在大马路上哭,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欺负了你。”余泽南抓了围巾给她擦眼泪,她踩他脚,“不是你欺负我,还能是谁!就是你欺负我!”

    “……”余泽南觉得自己冤枉死了,但是,他确实理亏,自然不和她争辩。而且,她泪眼汪汪的样子,楚楚可怜,他还忍心和她争辩。

    夏星辰倒是没有真的就不搭理他了,而是拉开他的车门,直接就坐了上去。余泽南松口气,不敢怠慢,赶紧跳上车。

    “兰……不,夏大小姐,请问去哪?回你住的那小房子?”余泽南殷切的询问,一脸的讨好。

    夏星辰拿了他昂贵的围巾又擦了把眼泪,吸吸冻成了粉色的鼻子,才道:“我晚上被堵得一点东西都没吃得下去,先吃点东西填填胃。随便找个大排档吧。”

    “大排档?”余泽南睐她一眼,“你能不能有点千金大小姐的自觉,就算不是千金小姐,你好歹也号称白夜擎的有夫之妇,你现在……”

    “你要再嗦,我就下车了。”

    “……”余泽南立刻闭嘴不语了。

    于是,整个车厢里,就陷入一种安静的氛围里。她头轻轻靠在车窗上,视线始终落在外面,怔忡的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

    余泽南好几次将视线投到她脸上,虽然只是一个侧颜,可是,还是清晰的感觉得到她满身的伤感。

    视线,随意的飘落在她手指上。原本戴着戒指的无名指上,这会儿已经空空如也。

    所以……

    她和白夜擎,这就散了?

    刚刚她说的那句,她和白夜擎,永远不可能,又是什么意思?

    “我爸是白清让,我和白夜擎是堂兄妹,你也早就知道了么?”本以为她再不会开口的时候,她却幽幽的出了声。

    “啊?”余泽南吓一大跳,差点没把方向盘握稳,“你刚说什么?!你说,白夜擎是你堂哥?!”

    他震得声音拔高,只差没把车顶给掀翻了。

    夏星辰望着他,“你不知道?”

    “大小姐,我上哪去知道啊,我又不是神仙。不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余泽南瞥她一眼,“你们俩堂兄妹,还怎么在一起啊?”

    “……”她一句话,刺中了夏星辰。她鼻尖酸涩,眸子紧缩了下,把热烫的眼泪收回去了,只道:“我们已经决定了,就算是堂兄妹我们也还是要在一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