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444 粟叶and夜枭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44 粟叶and夜枭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444章夜枭(1)

    冷风呼呼的刮着。

    白粟叶站在车边上,夜枭从另一边沉步过来。

    待夜枭走近了,白粟叶才淡声开口:“我先上去了。”

    “我在这等你。”

    白粟叶微怔一瞬,拢了拢身上的外套,神色略清凉,“你不必等我了,纳兰不是找了你一晚上和一个早上么?我先走了。”

    说罢,没等夜枭有多的反应,她转身就走。

    转身那一刹那,面上刚刚的清凉,换做了涩然。

    那次的协议,早就终止了。原本,她以为她和夜枭之间的关系也彻底终止了。但是,昨晚……

    一切,都有些脱轨。

    “站住!”夜枭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比起刚刚,冷酷了许多。

    白粟叶揪着心,只当做听不到,没有回头。

    “我再说一次!白粟叶,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夜枭的话,一字一句,透着冷厉。

    她脚步停下,深吸口气,将心底压着的各种情绪都吞噎回去。一会儿,缓缓转过身来,尽量平静的看着夜枭,“夜枭先生,你不会是玩不起了吧?”

    玩?!

    明明知道昨晚两个人的事,不过是一次意外,可是,夜枭还是被她淡然的一个‘玩’字给刺到。

    原本就冷酷的眉心,更多了几分冷意。

    “别忘了我们之前的协议,一旦结束,彼此,再不纠缠。”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既是提醒他,却也是在提醒自己。她很努力的将唇角勾起一个弧度,故作轻松的道:“我没有纠缠过你,相信你也肯定不会纠缠我。”

    夜枭是个骄傲的人。

    尤其,在这个他最恨的女人面前,又岂能允许自己败下阵来?

    刚毅的薄唇,抿紧。

    身侧的拳头,绷得紧紧的,连青筋都在突突的跳。

    “在这站着!一步都不要动!”他是命令的语气,那么高高在上,那么理所应当。长腿迈到她面前,俯首下来,冷目凝着她,“一会儿如果让我看到你不在这,后果自负!”

    说罢,也不等白粟叶再说什么,肩膀重重的擦过她的,迈步离开。

    白粟叶皱眉。

    “夜枭!”她扭头看着那背影,有些不明所以,“你做什么去?”

    他没有离开,车还大喇喇的在医院门口停着。本来是两条道的路,但是他这车巨大,占了一条多的道,以至于后面堵了好长一线的车,一直在‘嘟嘟’的按喇叭催着。

    这人!

    简直觉得这路是他家的!

    “夜枭,你把车挪开!”

    她又唤了一声。可夜枭头也没回。

    后面催得急,她没办法,只得跳上车去。还好,车钥匙夜枭没带走,就扔在了车上。她发动车,把车子挪到一旁去,总算路是顺畅了些。

    刚把车熄了火,车窗被敲了敲。

    她扭头去看,是停车场的负责人。“小姐,十块钱的停车费。”

    “这车一会儿就走。”

    “我们这儿是这规矩,先收费,再停车。你停1分钟和停一天,都是十块。”

    规矩还是得照着来。

    白粟叶没办法,从自己包里掏了钱出来,整张一百的。

    “没零钱么?我这也找不开。”

    她仔细一翻,还真是一张零钱都没有。

    “你等一下,我再找找。”白粟叶把那张整百的收回来,本想在他车上找找。一眼就看到他扔在收纳区的钱包,想都没想,直接就拿了过去。

    他的钱包里,钱倒是还真没几张。都是插着各种各样金卡和支票。

    她好不容易翻到一张50块的,抽钱的时候一张照片不小心从钱包里掉落出来,落在她腿上。

    是盖着的。

    正面没瞧到,只有背面。而且,照片看起来被撕碎过,背面有胶合的印记。

    她有片刻的怔忡。

    钱包照这种东西,往往都是热恋中的情侣喜欢放的。以前她和夜枭在一起的时候,就想放张他的照片中在钱包里。那时候,大概是想到迟早有分开的一天吧!所以,对钱包照有种说不出的执着。

    可是,夜枭从来就不是个浪漫的人,更不知道她有一天会以那样残酷而决绝的方式从他的生命里消失。所以,钱包照这种东西,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在他的观念里,人就在身边,哪里还需要放什么照片?

    他不喜欢拍照,所以她怎么找都找不出一张他的照片来。到最后没办法,只得趁着他睡着的时候给他拿相机拍了几张,洗出来,剪裁好放在自己包里。

    而后,又把自己的照片给塞进他钱包里,说是让他拿着辟邪。

    当时,对于‘辟邪’一说,他挺嗤之以鼻的。只不过,还是把那照片乖乖的塞进了钱包里。

    这张照片……

    会是以前那张么?

    她深吸口气,手指捏住那张照片,想要翻过来看看。可是,下一瞬……

    手腕,蓦地被扣住。

    男人的力道很大,那一下,就像是要把她手腕的骨头给捏碎了一样。她疼得眉心揪紧了,扭过脸去。

    夜枭回来了。

    整个人,神色要多冷有多冷。冷锐的目光盯着她,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凌迟了一样,冷冷的问:“你在干什么?!”

    白粟叶看他一眼,目光又落在那张照片上。

    她另一手又要伸过去,可是,夜枭已经将照片先一步的拿走。

    “夜枭!”她唤一声。

    “下车!”将照片塞进钱包里,他冷酷的命令。

    一旁,收费的人被这个满身酷寒的男人吓得都不敢靠近了。好一会儿,才又战战兢兢的过来,却是不敢和夜枭说话,只和车上的白粟叶道:“小姐,那个钱……”

    白粟叶这才想起这事儿来,“你给十块钱的停车费给他。”

    夜枭侧目瞥了眼那人,那眼神,冷酷得让对方只觉得双腿发软,差点都不敢要那钱了。

    他抽了张十块的给对方,下一瞬,把白粟叶从车上一把拖了下来,钱包扔进车内,重重的把门摔上。

    “谁给你权利翻我的东西?!”他拽她的动作,很是粗暴。像是拽一个没有生命的麻布袋一样。

    白粟叶穿着高跟鞋,被拉得踉跄一步,扶住车身才好不容易站稳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