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445 粟叶and夜枭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45 粟叶and夜枭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445章夜枭(2)

    白粟叶穿着高跟鞋,被拉得踉跄一步,扶住车身才好不容易站稳了。

    乱翻他的东西,是她不对在先,不过……

    “我不是有意翻你的东西,不过……我以为你从来都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其实以前,别说是钱包了,他什么东西都是允她乱翻的。只不过,她也清楚,如今……自然不再是从前……

    白粟叶试探的看他一眼,又看了眼被扔进车内护得死死的钱包,才又道:“还是……你是在紧张我刚刚看到的那张照片?”

    夜枭愣了一瞬,但仅仅只是一瞬。

    下一秒,讽刺的瞥她一眼,似乎是觉得她的话由衷的可笑。

    “你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刚刚那张照片是你的照片吧?”

    被一语戳破心思,白粟叶有些窘迫。

    因为期待,心,微微提着。

    可,继而……

    男人说的话,让她的心,一沉再沉……

    “那是纳兰的照片。想看看么?”夜枭说着,拿了遥控将车锁打开,下颔高高在上的比了下,“自己拿去看。”

    白粟叶深吸口气。

    在男人讽刺的眼神下,她亦觉得自作多情的样子很可笑。

    如今,夜枭对自己,再不是过去那样了,她竟然还有种不该有的期待……

    如何不被他讽刺?

    “不用了。”她冷静下来,面上是干练的笑,纤柔的长指将鬓边的乱发勾到耳后去,又恢复最初那优雅得无懈可击的样子,“只要不是我的照片就行。是不是纳兰的,对我来说,也并不重要。”

    夜枭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

    原来如此!

    她刚刚那般在意那张照片,只因为担心自己还对她念念不忘?

    他垂目凉凉的看她一眼,眼底的恨意又浓了些,转而化作更多的厌恶。他什么都没说,拉开驾驶座的车门,面无表情的坐上去。而后,车窗降下,一盒药从车窗里扔了出来,砸在白粟叶身上。

    硬邦邦的纸盒一角,甩过她的脖子。她没躲,白皙的肌肤上,立刻被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来。

    药盒落下来,她微怔一瞬后,下意识的把药盒接住了。

    目光看过去,“避孕”二字,赫然落入眼里。她呼吸一窒,胸口像是压着一块沉重的巨石一样,让她几乎要窒息。

    刚刚,他突然转身离去,就是去买这盒药的?

    他想得很周到……

    男人发动车子,刚毅冷峻的脸,微微侧过来,“我的意思,不用我说你也一定明白。”

    声音都是冷酷得毫无一点温度,她只觉得比这寒冬还要凉上几个度。

    冻得人连心里都是凉透的……

    “谢谢你想得这么周到。”白粟叶看也没看他,动作利落的剥开药盒,将两片药片倒了出来。连水都没有,就这么干噎了下去。

    她以为自己可以很冷静,可是,微微有些发抖的手,还是出卖了她乱了的心绪。

    只是,在夜枭看来,她的样子,决然而又利落。

    没有一点难过,更没有一点犹豫……

    这让他只觉得胸口被人重重的砸了一拳,砸得胸口闷疼。

    原本他以为,自己这样混账的举动,她至少要和他闹。以她以前的脾气,她肯定会把这东西狠狠砸回他脸上来。

    可是……

    她没有。

    她哪怕真的和他闹,他也不会觉得这样心堵。

    他又忘了,这个白粟叶,早不是以前那个白粟叶了……

    他总归还是不够清醒。

    心里划过一抹讪讪。突觉无力又无趣,脚下一个用力,车子,顿时像子弹一样飞飙出去。

    发动机的声音,吓得周围的人都退避三舍。那超快的车速,也让周围其他车辆惊得差点拐了方向盘撞到墙上。

    “什么人呐!不要命了!”

    有司机探出头来,开骂。可是,一眼瞥到车内那张酷寒到了极点的男人的脸,其他更多的话便被吓得生吞了下去。

    这男人……

    虽然长得很好看,可是,那骇人的气场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人啊!

    板着脸,冷肃的样子,简直就像地狱来的撒旦。好似随时能掏出枪来取人性命。

    ………………………………

    “姑娘,这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人呢,你怎么搭上这么个人?”旁边刚刚那负责收钱的停车场负责人这会儿不知道从哪里又冒了出来。看着那呼啸而去的车,又同情的看了眼手里还拿着避孕药的白粟叶,“啧啧,这种不负责的男人,我看你啊,还是早点和他分手得好。你脖子上没事吧?”

    白粟叶这才缓过神来,摸了下脖子,手指上沾了点血珠子。

    受伤了。

    可是,她像是痛得麻木了一样,感觉不出来。

    摇头,“不要紧。”

    这点儿小伤,对她来说,算什么呢?

    “这种男人啊,是要不得的!一看就是会家暴!你一漂漂亮亮的姑娘,可千万别让这种凶巴巴的男人給毁了。”对方还在语重心长的说着,苦口婆心。

    家暴?

    他们俩,连个家都不会有,又谈什么家暴?

    白粟叶涩然的想着。

    夜枭确实不是个好人,不过……她又算什么善类?两个人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

    她没有再听对方说什么,只是礼貌性的微微点头,将剩下的药扔进了垃圾桶便准备进医院去。

    “粟叶姐。”

    就在这会儿,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白粟叶回头,夏星辰提着果篮,抱着花过来了。

    几乎是立刻的,把刚刚心底的阴霾收了收,将她手里的果篮提到手上,替她减轻重量,故作轻松的挤出一抹笑来,“我也刚准备去买花,你既然都买齐了,我就不用特别准备了。”

    夏星辰深目看她一眼,默默的将刚刚买的水递给她,“喝口水吧。”

    白粟叶的动作微微一顿。

    看着那水,又看看她。

    “来了很久了?”

    像是漫不经心的问,把水接了过去,喝了几口。那药片原本一直堵在喉咙口,苦得难以忍受。现在水冲过来,那苦却没有冲淡一点,反而是一寸一寸滑到心尖上去了……

    夏星辰看着她凄凉的神情,心里亦有不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