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465 故事和事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65 故事和事故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465章465故事和事故

    “还真是你!伯母可是好久都没见过你了!以前的小姑娘,如今都长得大姑娘了!”中年妇女把着她的手臂,同她说着话,情绪激动。

    视线来回的在她身上逡巡着,似乎是曾经的小女孩长到现在,尤觉得欣慰。

    池未央心底激荡不已。良久,才回神,匆匆和那边的星辰说了一句‘一会儿再聊’便把电话挂断了。

    面前的中年妇人是谁?

    竟然是傅逸尘的母亲,莱凤仪。

    当初,傅家一夜之间突然间举家迁走,不声不响的就消失了。她一度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位曾经把自己当亲女儿看待的傅母了。

    只是……

    如今,时间过去,岁月在中年妇人面上留了些许痕迹。在彼此心里也留了生疏。

    “伯母。”池未央笑着礼貌的打招呼。

    “还真不是以前那大大咧咧的小姑娘了。”莱凤仪道,“现在有女孩儿的样了。倒是越来越漂亮!”

    池未央笑笑,“您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现在回老家来住了么?”

    “也不是。只是今年过年,他爸想着要回来过。这不后天就30晚上了么,我们昨天就先回来了。”

    “原来如此。”池未央本想问问傅逸尘是不是也会回来过年。可是,又想起昨日下午他和苏素云在一起的画面,便觉得自己不该问。没话说,场面突然就安静下来了。她现在竟是不知道该同傅母说什么。

    “你现在都变成文文静静的大姑娘了。”莱凤仪是真心喜欢她,目光打量她一番后,视线落到她隆起的小腹上,“这是有喜了吧?”

    这么明显,当然是瞒不过的。

    她只得点头。呼吸都绷紧了。

    莱凤仪叹口气,抓着她的手,遗憾的拍了两下,“真是可惜。以前呐,看你和逸尘在一起,就盼着你们俩赶紧长大,让他把你快快娶进门。我也是一直拿你当女儿当媳妇儿看的。可如今,再见面,没想到你们俩都已经结婚有孩子了。”

    池未央呼吸收紧,并没有解释,只是勉强牵了牵唇,道:“也是没有缘分吧!当初,你们全家连夜离开了这儿,那时候起我和逸尘就再没有联系了。”

    她的话说完,只觉得手心一痛。她惊诧了下,抬头,但见傅母脸色不佳,抓着她的手也绷得紧紧的。像是想起了什么痛苦的事,眉心紧紧皱着。

    “伯母?”池未央担心的唤她一声,把她冰凉的手握住,“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

    莱凤仪半晌才回神,再看向池未央时,眼眶莫名的就红了红。

    手,更紧的握住她的手。

    池未央心里不解,但见她情绪不稳,便是不敢多问。只扶着她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下。

    好久,只听得莱凤仪缓缓开口,道:“当初……我可真希望你们俩能有联系……”

    池未央心里有些莫名,却见她突然抬手擦了擦眼角。

    她心下骇了下,赶紧从包里翻了纸巾出来,“是不是让您想起什么伤心事了?”

    莱凤仪摇头,苦楚的道:“只是苦了我那可怜的孩子……”

    她声线有些发抖,“我们家逸尘,当初是真喜欢你的,很喜欢……那年,他给你买的生日礼物,至今他都还留在我那呢。当宝贝似的。我知道,这么多年,他心里就从来没有真的把你忘记过。他如今是结婚了,你也结婚了,这些话我做父母的本是不该和你说,可是……”

    她揪着自己的心窝,隐忍而压抑的道:“是真的太心痛了……我一见到你,就忍不住要和你说……他真的从来就没忘记过你。”

    池未央有些晃神。

    生日礼物?

    他给自己买的?

    当年,他彻底消失的那天,就是她生日的第二天。他答应了她要回来切蛋糕、许愿,要送她生日礼物。可是,等到第二天她的电话再打到学校的时候,他同学就说他已经连夜退学。

    那一年,她的生日礼物,他真的有准备么?

    “当初他生病,病得不省人事,高烧不退的时候,就一直在叫你的名字。我真想给你打电话,让你来陪陪他。你陪着他,他肯定要好受很多。可是,他犟……他不许……”莱凤仪不容克制的想起当年的事,心痛得像是随时会死过去一样。

    胸口就像是被绞肉机不断的在绞着。血肉模糊。

    那晚,孩子狼狈的满身是血,失魂落魄的逃回来,任谁都想不到,他竟然是被人……被人给奸污了。对方还是个男人!(其实前面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因为觉得很残忍,所以粗略的带过。但是,没想到有读者还是半知半解……)

    那个甚至有洁癖的少年,在零下几度的夜晚把自己泡在冰冷的水中,泡了整整一夜。

    抽了毛巾自虐般的不断擦着他觉得‘脏污’的身体,擦得浑身都破了皮,渗出血来,都不肯罢手。

    大人尚且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何况是个才不满20的孩子?当晚,傅家大门紧闭。翌日,傅逸尘高烧烧到逼近40°,一度几乎烧死过去。

    再后来……

    全家人趁着没人注意,悄然迁走。之后,等他脱离生命危险后,亲自送了他去警察局……

    双方都被判刑。

    他以防卫过当而定罪。

    莱凤仪至今都记得,在监狱里那一年的时间,自己的儿子是如何行尸走肉般的活下来的。她很多时候都在想,当初若是有未央在,他是不是不会那么难受。

    可是,那时候的他,自卑、惶恐、阴暗,又怎么还会愿意联系她?将这一切阴暗的事摊开在她面前,对他来说,更无异于揭开一次好不容易在渐渐愈合的伤疤。

    那是残酷的。

    “伯母,以前的事,您别再想了。平添难受。”池未央并不知道这其中的隐情,只是涩然的道:“如今,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也不是不好。”

    “好是好。”莱凤仪把眼泪擦干,连吸几口气,才强制冷静下来,“我今天一看到你,情绪就没稳住,你可千万别笑话伯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