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466 难舍难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66 难舍难分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466章466难舍难分

    “好是好。”莱凤仪把眼泪擦干,连吸几口气,才强制冷静下来,“我今天一看到你,情绪就没稳住,你可千万别笑话伯母。”

    “哪里会?是我说话没注意,才惹您难过。”池未央又给她换了张纸巾。“现在外面冷,我送您回去吧。”

    两家挨得近,就几百米的距离。

    莱凤仪颔首,起身,道:“你一个孕妇,大晚上出来转也是很危险。孩子他爸呢,怎么没陪着你?”

    她的话,问得池未央心里一圈圈紧得疼。最终,只是牵强一笑,道:“他比较忙,没同我一起过来。”

    “无论如何,能再碰上就是缘分。回头啊,等逸尘过来了,你就上我们家去吃饭。你们俩当不了夫妻,做朋友也是很合适的。这么久没联系过了,他要是知道能见到你,肯定要开心得不得了。”

    池未央没有接话,只是凄楚的陪着笑,有苦难言。

    朋友?

    那日,是他说的……

    他们俩,再相见,也不过是两个陌生人罢了。

    又还当什么朋友呢?

    …………………………

    送了傅母到家后,池未央心事重重的回去了。

    莱凤仪目送她离开,情绪还没完全冷静下来。外面肆掠的寒风,更叫她心里难受。

    就在此刻,手机乍然响起。

    她把门关上,回屋里去。傅父把手机递给她,道:“是儿子。”

    莱凤仪‘嗯’了声,让自己情绪冷静下来,才把手机拿起,往房间里走。

    这么些年,老家都已经很是老旧了。但早就有了感情,再破,他们也觉得比那城市里的房子要来得温暖些。

    “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了?”莱凤仪问:“晚饭吃了没?”

    “嗯。刚吃。”傅逸尘道:“我是想说,明天怕是赶不回去了。”

    “怎么又赶不回来?再不回来,年都过完了。”

    “刚接了台手术,对方指名要我做,我就做吧。后天再回来也一样。”

    莱凤仪叹道:“那随便你吧,原本呢,我是想邀请未央明天过来吃饭的,想着你能当个陪客。你要不回来,就只能我们两个老的陪她了。”

    “您说什么?”傅逸尘的语气一下子扬高了许多,“您说未央?”

    “是啊,就是未央!池未央!”

    “她回来了?她不是在……您确定她回来了么?”

    “你听听!你听听你这语气!一提她你就来了精神!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有妻子的人!说起来,像话么。都结婚这么多年了,连你妻子也没带回来正儿八经的见过。今年,怎么也……”

    “妈,您刚刚见过未央了?”傅逸尘没心思听母亲把话唠叨下去。他的心思,全都放在池未央一个人身上。

    “是啊。不但见着了,而且,刚刚还是她陪着我回来的。前脚才走,你后脚电话就进来了。”

    傅逸尘立刻道:“您明天邀请她,我一定准时回来赶晚饭!”

    “臭小子,你不是赶不到么?”莱凤仪知道他待她情深意重。见他这么激动,心里又惆怅起来,补了一句道:“妈得先给你打打预防针。我知道你心里还有她,不过……她可是也结婚了。你们俩,就只能当当朋友。知道么?”

    “结婚?”傅逸尘的语气顿时凝重起来,“她什么时候结婚了?您见到她丈夫了?”

    “她自己说是结婚了。再说,她现在可是大着肚子,不结婚了又是什么?”

    傅逸尘听老太太这般说,人才顿时松懈下来。孩子的事,他到底是没有立刻说。现在他人不在,稳不住她老人家的情绪,只怕现在就会直接找到池家去。

    到时候,还得闹出什么事来,谁都不得而知。

    傅逸尘挂了电话,到底是等不及,打电话给助理,让她把第二天的手术派给了其他医生。当晚,就开着车,连夜往老家赶了。

    而另一边……

    池未央躺在老家的床上辗转反则,难以入睡。刚刚和傅母聊天的时候,并未觉得,可如今回来再仔细回想,总觉得傅母那般失控的情绪并不仅仅是因为遗憾她和傅逸尘如今的结局。

    当年他们举家突然迁走时,到底是什么样的隐情?

    那日在m国时,他说要和她说的事,是不是就是当年的事?

    现下回忆起傅母的表情,才觉得那段时间他的经历,恐怕不会好到哪里去。只是,又会是什么事?

    她翻来覆去,想来想去,也始终想不到能有什么事能叫他消失得那样无影无踪,甚至不给她任何一点信息。

    ………………………………

    另一边。

    夏星辰刚洗完澡出来,手机就响了。

    屏幕上闪烁着‘小白’两个字。她抓了手机,躲进被子里去,才把手机接起来贴在耳边。

    “睡了?”

    “刚洗完澡。”

    “那边温度是不是低很多?”白夜擎站在露台的窗口上,抬头看着天。

    “嗯。挺冷的。我盖了两层被子。”夏星辰把被子卷起来,裹得更紧一点。在总统府,是恒温本就舒服许多,加上又有他在自己身边,那感觉自然不一样。

    她现在莫名的就开始想他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习惯了他的怀抱,习惯了有他的体温的被窝。

    “你现在睡了么?”

    “正要准备行李。”

    夏星辰从被子里半坐起身,“准备行李,是要去哪么?”

    “出差,去邻国一趟。”

    她努努嘴,抱着手机哼唧一声,没说话。原本还觉得困,眼下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舍不得了?”他问。嗓音低低的,“早上让你晚上赶回来,你不听。”

    “你没说明天要出国……”夏星辰捏着被子一角,尾音拉得长长的,“后天就30晚上了,大年夜,你不会也不在吧?”

    她语气里酸酸的,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泛酸。

    他这还没走,她就已经满心都舍不得。

    这是和他过的第一个年,她自然希望他能在自己身边。

    她那样的语气,也让他心底不由得也多了几分眷恋和挂念。遇上她之前,出差的时候,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去哪都洒脱自在,可如今,人还没走,心就像已经被牵制住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