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483 爱情是勉强不来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83 爱情是勉强不来的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他喉咙一紧,嗓音更暗了些,“这种眼神看我,失落了?”

    “谁失落了?”她瞪他,又羞又窘的掐了他一下,布着红霞的小脸娇嗔时有几分迷人的娇媚,“你再瞎说,我不去住你那了。”

    其实,是失落了。

    倒不是因为其他,只是想和他时刻待在一起。什么都不做,就在同一个空间就好。

    昨晚,她很晚回去之后,本以为可以安心睡个好觉,可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全是他的身影。

    傅逸尘显然也是没好到哪里去。

    两个人根本就都没有睡着,聊电话聊到凌晨两点后,她又收到他的微信。

    待再放下手机的时候,外面天已经亮了。

    她看着外面发白的天,抱着手机傻笑。突然觉得又回到当年青春的时候。

    在手机屏幕上,敲下的每一个字,都是幸福的音符。等待他的信息时那短短的不到一分钟,既充满期待,又觉得煎熬。

    一分钟,甚至要看手机数次,生怕一不小心错过了他的信息,没有在第一时间打开来。

    这么多年,除了他,再没有谁能给她这种奇妙的感觉了……

    大概,这就是恋爱的味道……

    真好。

    ………………………………

    夏星辰回去的路上,又给余泽南打了电话,可是,始终还是打不通。

    等回到兰家的时候,手机响起,是陌生号码打过来的。

    “喂,你好。”

    “星辰,是我!”急切又小心翼翼的声音,夏星辰立刻听出来是余泽南。他似乎是躲在某个角落里在听电话。

    “我拿我嫂子的手机才好不容易把电话打出来。”余泽南自顾自的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莫名其妙和我订婚?你点头了?”

    他的话,让夏星辰所有要问出口的问题,都打住了。

    只道:“你也是被要挟了?”

    “要挟什么?我现在根本就是在坐牢!被我哥软禁了!”

    余泽南提起这事,还气恼得很。

    夏星辰心里对余泽尧的形象又失望了些。夜擎曾经觉得他会是一个很好的总统,可是,她想,大概是要让他失望了。

    在她看来,连亲弟弟都可以用这种手段利用的,都不会是什么善人。他余泽尧未来真当了总统,S国的发展,还真是堪忧。

    “你那边有逃婚的可能么?”她问,心里多少还是抱了一丝期待。

    余泽南骂了句粗话,“我要是能逃,早就逃出去了,还能在这长蘑菇?上个厕所,都有几双眼睛盯着。我哥说了,明天绑也得把我绑到订婚宴现场去!”

    她坐在陌生的床上,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心里一片沁凉。

    唇翕动了几下,最终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余泽南心急火燎的,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越发的抓狂,“你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会真的要和我订婚吧?到底什么情况啊?我觉得我现在就和个机器似的,被我哥摆弄来摆弄去,这种感觉特别操蛋!”

    比起他的发泄,夏星辰却是一点精神都没有。只道:“你赶紧睡吧,别想那么多了。”

    余泽南在那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手机,已经被蓦地抽走。

    他是躲在衣柜里的。手机被抽走后,才发现衣柜已经被打开来,一抹黑影站在门口。光线投射下来,黑影笼罩在他脸上。

    余泽尧把他手机抽走后,扔给一旁的庄严,面无表情的吩咐,“把卡取掉。”

    “哥!”余泽南从衣柜里跳出来,气急败坏。

    “那是我的手机。”景誉想帮余泽南,伸手要夺回自己的手机。可是,庄严接收到主人的视线后,利落一躲,已经避开了景誉。

    景誉看向余泽尧,“这是我的手机,你不能随便没收了。”

    “我是不是通知过屋里上上下下所有的人,不准给二少爷任何通讯设备,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余泽尧面色严肃,面对景誉时,也没有半点要通融的意思。

    这个家,上上下下,也就只有她景誉敢忤逆他。

    “你让泽南娶夏小姐,你和泽南商量过么?你这么做,太专制了。”

    “这是我们两兄弟的事,你不要搀和。”

    余泽南跑到景誉身后,手搭在景誉肩上,告状:“嫂子,星辰肯定也是被他用同样的手段软禁了。刚刚她有问我可不可以逃婚,一听就知道她根本不甘愿。她是受了胁迫!”

    “叫你娶她,难道你不甘愿?”余泽尧瞪了他一眼。

    “哼!我要娶的女人,至少得是她心甘情愿嫁我!”余泽南扬扬下巴,“我是喜欢她,不过,我和你思维不一样!喜欢不是占有——我喜欢她,我就希望她能幸福,我希望她是自由的!不像你,一厢情愿的把嫂子绑在这。”

    余泽南的话一落下,一旁,两个人脸色都变了变。

    一旁的庄严,更是直冒冷汗。

    敢说这话的,也就不怕死的二少爷了。

    余泽南是有意要气他哥,也料定了他不能把自己怎么样,才越发放肆,“你看我嫂子,她不喜欢你,还被你一直绑在身边,她开心么?你问问她,快问!快——”

    “你闭嘴!”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余泽尧打断了。

    余泽南哼了一声,“你是不敢问,那我替你问。嫂子,你说,你被我哥这么困着,是不是更不喜欢我哥了?你开心么?”

    “庄严,把二少爷拉回房间去!今晚都不准他再踏出房门一步!敢出来,给我把他腿打折了!”余泽尧厉喝一声,脸色已经阴沉得不能看了,特别骇人。

    余泽南眼见着要庄严拉走,他惨叫着,拽着景誉:“嫂子!嫂子!你救我!”

    “等一下!”景誉深吸口气,张开双臂把余泽南拦下。

    以前和余泽南处得不多,她只知道他是个吊儿郎当的大少爷。这几天他在这住几天,两个人处出感情来。尤其他左一声嫂子,右一声嫂子的,叫得很亲昵,景誉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拿他当亲弟弟了。

    所以,眼下自然是要护着他的。

    她看一眼面前面色森冷的男人,亦是害怕的。(侠客中文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