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489 我的女人,有事就该来找我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89 我的女人,有事就该来找我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489章489我的女人,有事就该来找我(3)

    一场大戏,落下帷幕。

    这场和武装犯罪分子的搏杀过程中,因为两位总统先生的英明决断,在没有任何无辜伤亡的情况下,顺利逮捕嫌疑人兰战。

    宾客心惊胆战的纷纷离开,这好好的一个年,过成了一场噩梦。

    记者们却不舍得就这样走。

    白夜擎和余泽南在镜头前,微笑,握手,一切都显得刚刚好。

    记者们激动的记录下这一刻。

    可是,下一瞬,待记者走后,白夜擎突然飞起一脚就朝余泽尧踹了过去。

    余泽尧也没闪躲,生生受了这一记旋风踢,但他亦不客气,抡起一拳就扑了上去。

    “正好我心情不好,愁着没人练手!”

    “谁准你打我女人的主意了?!”提起这事儿,白夜擎简直是暴怒。余泽尧让他在国外收集兰战的证据,一不小心还能丢了命,他居然在国内算计着星辰!

    “我要不答应兰战那要求,我和他还怎么进一步‘合作’,他怎么在我这儿露出马脚,怎么拿证据上交?你女人知道配合,你该偷笑!”

    白夜擎恼得又是挥了重重一勾拳过去。

    她差点把命都搭上,还偷笑!

    ……

    冷啡和庄严在一旁看着打成一团的两人,叹口气,对视一眼,摇摇头。

    手一挥,领着其他部下,纷纷退出去。

    没有谁要来管一下眼下这场面。

    反正,两个心情都差得要命的人,不好好的打上一架肯定泄不了愤。何况,两个人斗了这么多年,各种怨气都压在心里,眼下是要一并宣泄出来了。

    倒是挺好的。

    冷啡临走前特别贴心的给他们带上门,里面时不时传来两个男人的闷哼声。

    他点了支烟,抽了一口,又递了支烟给一旁的庄严。庄严也没客气,跟他要了火,两人悠哉的抽了起来。

    还真没想到,以前见面就本能的想要拔枪的两人,现在居然也能和睦相处了。正所谓,政局是瞬息万变的,还真没说错!

    ………………

    夏星辰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躺在病床上,整个人像是浮在水面上一样,踩不到地的感觉特别难受,没有安全感。

    她重重的喘息几声,缓缓睁开眼,醒了过来。这会儿,她已经被转院到了贝思远医院。

    她无神的双目转了好几个圈,好一会儿才终于有了焦距,偏头,便见到白夜擎就在自己床边上坐着。

    一手捏着皱得紧紧的眉心,肘子撑在膝盖上,似在休憩,眼紧紧闭着。

    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她扭了扭身子,他亦没有动静。

    见到他,夏星辰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了。

    还好……

    她没有出什么事,否则,再也见不到他,碰触不到他,岂不是太过可惜?

    可是,下一瞬,一眼就看到他脸上好几道伤痕,心拧紧,细眉微微蹙起,抬手,想要去摸摸他,问问他疼不疼。可是,手一举起,还在半空中,就动不了了。

    手臂上,正吊着点滴。被牵绊着。

    她叹口气,抬眸看一眼头顶上的吊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要乱动!”他突然睁开眼来,瞪了她一眼。那眼神,看起来凶巴巴的,可是,眼眸底下,却是各种复杂的情愫在交缠着。

    心疼、恼怒,更多的又是对她的无奈……

    他总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夏星辰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不敢惹他,像小媳妇似的乖乖的把手放进被子去。他薄唇抿得紧紧的,拿了被子把她冰凉的手盖上,像是并不想要搭理她的样子,看也不多看她一眼。

    她斟酌几番,唇动了好几下,到底还是忍不住和他说话,“你脸上是怎么回事?和谁打架了么?”

    都这么大的人了。而且,他实在不是个冲动的人。

    “没事。”他只给她两个字,态度还是不冷不热。

    “怎么没事,都伤成这样了。”她声音是虚浮的,有些无力。他唇角都破了,脸上也有几块红肿的地方,看得她心疼得很。

    “我伤成这样,就有事了,你连半条命都差点没了,现在看起来不还这般心安理得的样子么?”他说话的时候,夹枪带棍,每一个字都在训她,“夏星辰,我以前真没看出来,你挺能耐的啊!说今早在医院等我,就真的在医院等我!”

    他已经尽可能的保持平静,情绪隐忍着没发作,但绷得紧紧的牙关还是泄露了他此刻随时会暴怒的情绪。

    现在要不是看她还这样虚弱的躺在床上,他真的会将她翻过来,在她臀上暴揍一顿。

    怎么就有这么不怕死,不怕人伤心的女人?!

    提起这个,夏星辰心虚。

    她咬了咬唇,不敢说话了,只睁着眼,委屈的瞅着他。那波光潋滟的眸子,眨了一下,又眨一下,分明就是在求原谅。

    一见这副样子,白夜擎火气顿时消了一半。但是,这事儿,他不想就这么算了。若是让她这么应付过去了,以后,不知道她还敢做出什么翻天的事来!

    “别以为这么看着我,我就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下次,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白夜擎一记眼神扫了过去。她小嘴一扁,立刻改口道:“我保证再没有下次了,这次真的是兰战把我逼急了。我要是真和余泽南订婚去,你不得更生气?”

    她最后那句话说得声音更轻,更细。到最后,细如蚊蚋,连自己都快听不到了。

    像是怕他发火,她眼神小心翼翼的时不时偷觑他。

    可是,这次,他情绪反倒是突然平静了许多。深目看她一眼,大掌伸进被子里,将她的手用力扣住了。

    男人温暖的大掌将她的手牢牢包裹住,她莞尔,手指动了动,把他的手反扣住。他拇指在她细腻的肌肤上,一下一下轻抚着。

    男人的眼神烙在她还憔悴的小脸上,半晌,都没有移开。各种情绪,在他眼里翻转着。

    这一次,他是真的被她吓到了……

    订婚和她的生命比,他宁可她去订婚。当然,如果她真和余泽南订了婚,余泽尧今儿也就不止是受那么一点点伤了,余泽南也估计得在医院住得天荒地老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