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529 最后的判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29 最后的判决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529章529最后的判决

    “爸妈在里面聊天,我担心我和大白在,他们俩尴尬,所以就出来散散步。”

    白夜擎微微颔首,算是知道了,也不多问。

    一会儿后,他只侧目看了看她。她身上的衣服,让他拧了拧眉,“以后出门把棉衣穿上,不然不准再出门。”

    “穿棉衣该把自己穿成球了,不好看。”女孩子总归都是爱美的。

    白夜擎睐她一眼,“你现在已经是有夫之妇,还尽想着好看不好看,是想穿给谁去看?”

    “有夫之妇就不能好看啦?那你现在还是有妇之夫呢,还成天把自己弄得这么帅。这又是想帅给谁看的?”夏星辰不甘示弱,极力在争取自己的主权。

    白夜擎不以为意,“以后,我穿什么都由你来挑。”

    板上钉钉,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从此之后,白太太又多了个‘服装顾问’的称号。

    白夜擎的车,开到夏家门口去。夏国鹏和老太太都迎出来了,毕竟还是总统的身份,总是有些君臣之别,加上夏星空和李玲一的事,白夜擎素来也不是那种从不计较的人,所以就也聊不上几句。

    沈敏也已经从夏家出来告辞,加上夏大白困倦不已,一行几个人便也没有再多留。原来陪着夏星辰过来的司机,被安排送沈敏回钟山,这边,夏星辰上了白夜擎的车走的。

    老太太和夏国鹏目送着一行人离开,两个人再一回别墅,虽然到处是他们送的礼物,但要面对的不免又是一室冷清。

    夏老太太叹气,“你和沈敏谈得如何了?还有没有可能?”

    夏国鹏心情不错,“虽然她还是不肯点头,不过,我觉得我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上点心。”

    …………………………

    夏大白一到车上就犯困,没一会儿就在后面开始打盹,呼呼睡起来。夏星辰怕他着凉,把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给他盖上了。

    白夜擎紧接着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扔在她身上。

    “穿上。”

    只给她两个再简单不过的字眼。但是,看孩子睡得安宁,他把车速放缓了许多,避免急刹。

    “车上暖气其实挺足的,我也不冷。”

    白夜擎看她一眼,提醒,“孕妇。”

    夏星辰也就乖乖的把他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了。她现在是半点事儿都不能出,感冒也不行,不考虑自己,也得为肚子里的孩子考虑。真有什么万一,她万死不辞。

    白夜擎突然道:“兰战的判决下来了。”

    “死刑么?”

    “……嗯。”白夜擎点了点头,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夏大白。‘死刑’在儿童的世界里,还是比较残酷的,他并不想让孩子听了去。好在,他依旧沉睡着,并没有醒来。

    “兰烨打算什么时候出国,妈有没有和你说?”

    “说是等兰战的判决下来,执行完了,她才走。”

    “那也就这两天。”白夜擎道。

    夏星辰点了点头,不惦记兰烨,只担心母亲不知道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她摇摇头,把这些愁绪都晃开去,道:“我们不聊这些不开心的事儿了。”

    “聊开心的。”白夜擎侧目,淡声问:“结婚感觉怎么样?”

    她笑,“感觉还行。”

    “就还行?”

    她将头轻轻靠过去,眷恋的靠在他肩膀上。视线,落在窗外。灯火霓裳,在眼前飞快的转换,她觉得眼花缭乱,却是笑着感叹:“春天马上来了。”

    季节的春天,还没到,心里的春天却已经将她包围住了。

    有种,暖暖的、轻盈的幸福……

    ……………………

    接下来的数天,所有人开始替白清让和兰亭两人开始张罗婚礼。台湖那边早就热闹起来,开始在搭建婚礼布景。

    在这样的喜庆中,兰战被枪决了。

    死的时候,两眼还睁得圆圆的,像是怎么亦不甘心。

    兰烨和兰亭站在外面,等着。活生生的人进去,推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冰冰冷冷的尸首。

    “该走了。”良久,兰亭才开口。

    声音,亦是沙哑的,隐忍着难言的痛苦。

    兰烨整个人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听到兰亭的话,木然的转身,木然的由人领着坐上车。随行的人,拖着她的行李放上车的后备箱。

    兰烨却是一滴眼泪都没有。

    见坐在自己身旁的兰亭拿手帕擦着眼角的泪,便讽刺道:“姑姑,何必惺惺作态?我爸死了,只怕你和夏星辰一样,不知道有多开心。”

    她的声音,轻飘飘的,依然没什么力气。

    兰亭知道她现在钻在自己的死胡同里,便也不愿和她说太多,只道:“你今天起去了t国就得把自己的脾性好好收敛收敛,外面可比不得当初在家里。”

    “是啊……明知道外面比不得像在家里,还非要把我往外面送。也是,为了您那宝贝女儿嘛……”兰烨笑着,微微转过身来,看着兰亭,那眼神让人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姑姑,你说,我爸我妈现在天上有知,会不会骂你太没良心?”

    “兰烨!”

    兰亭轻斥一声,想说什么,兰烨却像是厌烦了,“算了,您什么都不用解释,我都知道……”

    她闭上眼,直到这时候,睫毛上才有了一点点湿润,“如果没有夏星辰,您现在一定不会把我送出国……”

    车,往机场开着。

    兰烨一想到自己未来在陌生的国度过无依无靠的日子,对夏星辰心底的怨恨便又更深一层。若是没有夏星辰,如今兰亭最疼的只会是她。作为兰家的独苗,她怎么可能会把自己送去国外呢?

    可是,夏星辰出现了。她什么努力都不用做,不但连白夜擎抢走,就连她姑姑都抢走了!

    不甘心啊。

    又如何能甘心?

    …………………………

    下午的时候,夏星辰正在家里试喜糖。

    糖商自从知道总统先生要给岳父岳母办婚礼,便都带着喜糖,毛遂自荐的要上门。当然,这总统府不是想进就能进的,最后夏星辰挑了几个自己觉得还不错的,让他们进了总统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