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532 我是她男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32 我是她男人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532章532我是她男人

    “虞安,这里是医院。”夜枭低斥了一句,浓眉紧蹙。

    虞安便是不敢大声说话了。

    夜枭怀里的人,白粟叶当然是认识的。

    女孩颓然的靠在夜枭怀里,黑发如云,悠然垂落下来,只露出半张清秀好看的小脸。

    明显是疼得厉害,小脸上冷汗如云。她痛得快不省人事了,两手却只牢牢捏着夜枭的衣服,小嘴里一遍遍喊着那让她魂牵梦萦的名字。

    夜枭……

    夜枭低头看了眼那可怜的样子,有许久的怔忡,目光从那张小脸上穿透过去,像是看到了十年前远久的时光。

    她们……

    真的太像了……

    就连痛苦难过的时候,那皱起的眉,都让他觉得有些神思恍惚。

    夜枭这副样子,看在外人眼里,是既担心又深情款款的模样。倒比刚刚那冷酷的样子,更迷人许多,一旁的小护士都有些好奇又羡慕的看着他怀里的小女人。

    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这样的冷酷的男人,挂心成这样呢?

    …………………………………………

    那副样子,夏星辰也完完整整的收进了眼里。怀里的女孩,她也看到了,和粟叶姐有些像,可是,又觉得不是那么相似。夜枭怀里的女孩,比起粟叶姐来说,要看起来羸弱许多,也许更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吧!

    当然,这个画面,白粟叶更加没有错过。

    她是个心理很强大的人,只在略微怔忡过后,面色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只是,夏星辰还是感觉到她微微变重了许多的呼吸。

    夜枭抱着纳兰走近了,才猛地发现坐在长廊上的女人,微一怔,浓眉皱得更紧了。她为何会在医院?生病了?

    夜枭想说什么,可是,还没开口,没想到她此刻竟是落落大方的起了身,温声和他打招呼:“巧。”

    笑容满面。

    仿佛完全没有看到他怀里抱着的女人。不,不是没看到,是根本不在意。

    夜枭脸一沉。

    呼吸都重了。

    最终,看也没看她,只绷着身体,冷冷的和她擦肩而过。虞安跟在他身后,连招呼都没和她打。

    她落寞的笑了一下,低了低头。深吸口气,整理好情绪。可是,还没抬起头来的时候,就听到一道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粟叶。”

    白粟叶一怔。

    这声音……

    抬头,回过身去,就见一个年轻温润的男人快步朝她们过来了。

    “云钏?”白粟叶有些惊讶,“你怎么也在这?”

    “你说你在医院,我就猜到你肯定是在贝思远。你不是有长辈住院么,我就过来探望一下,现在你长辈情况如何了?”

    这位叫云钏的男人手里,还捧了花。很客气。

    夏星辰有看到,身后的夜枭脚步就在粟叶姐叫出‘云钏’二字时,顿了顿。那张原本就酷酷的脸,这会儿更冷酷了。因为两次都刚好撞见夜枭对粟叶姐这般自大又冷傲的态度,所以,星辰心里多少有些替粟叶鸣不平。

    起身,开口:“粟叶姐,你朋友?”

    “是。云钏。”粟叶和星辰介绍,又指着星辰道:“我弟妹。”

    “你好。”夏星辰微笑着和云钏打了招呼。有意无意的道:“我先前就常听公公婆婆还有粟叶姐提起你,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

    “是吗?”夏星辰这话,让云钏听在耳里,很是受用。有些受宠若惊的看了眼白粟叶,眼有笑意的问星辰,“粟叶也有提起过我吗?她都说什么了?”

    白粟叶背地里捏了夏星辰一下。

    夏星辰便不再说话了,只把话题推了过去,“你问粟叶姐吧,她肯定比我更清楚。”

    其实,提是真提了。

    但每次提起时说的那些话,肯定云钏是不乐意听的。

    夏星辰抽空回头看了眼夜枭,可是,身后竟是已经没有那抹身影了。身边,白粟叶也回头。

    而后,和夏星辰对视一眼。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到底是没有藏得住。

    夏星辰叹口气。

    是不是她太自作聪明?不过,真的很少有男人不爱上粟叶姐的吧?如果夜枭真对她没感觉,刚刚那脸色,难道是自己的错觉不成?

    白粟叶把云钏的花收了,抱在怀里。

    她嗅了嗅,“挺香的。”

    打起精神,微笑。不愿意去理会心里那冒出来的各种难受的情绪。

    云钏也微微一笑,“你喜欢?若是喜欢,下次我再送你。抱歉,这次过来得太急,没想得太周到。”

    白粟叶摇头,“你在医院送我花也不合时宜。”

    “那就下次在外面送。”

    “……”白粟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刚刚那句话确实让对方有了‘下次’的误会。开口,正想说什么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从后过来人一把拽住。本能的,她一旋身,捧着花的另一手就朝那人攻了过去。可是,花还没挥到对方的脸,动作蓦地停住了。

    那张脸,绝对比这个冬天还要冷得渗人。

    在她愣神之际,手里的花,被轻而易举的夺了过去。她拧眉,下一瞬,花被对方随手一抛,稳稳落在了身后跟上来的虞安怀里。

    “拿去扔了!”只有干脆的四个字。夜枭扯着白粟叶就走。

    “夜枭,你松手!”白粟叶觉得尴尬。尤其在云钏这样的外人面前。况且,那花他到底凭什么扔?那又不是送给她的!不对,送给她的,他更没有资格扔!

    云钏一步上去,拦夜枭,“你是什么人?”

    夜枭冷傲的扫他一眼,本是不想搭理,扯着白粟叶往前大迈一步,可是,又不知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脚步一顿,冷冷的赏给了对方三个字,“她男人!”

    那股傲气……

    那浑然天成的霸气……

    真是叫旁人几乎要忍不住跪伏在当场。

    夏星辰大概也知道粟叶姐会爱上这个男人的原因。女人素来倾心可以让自己崇拜的男人。

    粟叶姐的能力和地位,要仰望她,崇拜她的男人太多了,如今真正找到一个可以叫她都要仰望的,确实太少。

    而此刻,夜枭,一定算是一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