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548 葬礼上来的大人物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48 葬礼上来的大人物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这种时候,她再累也是睡不着的。躺在床上,脑海里来来回回闪的一会儿是兰亭夫人,一会儿是白二爷。她把那枚玉佩拿出来,握在手里,捧在胸口上,却只觉得凉

    透心的凉。

    池未央来了。

    有池未央在,夏星辰心里要好过许多。

    下午的时候,整个园子因为鞭炮声而热闹起来。家里隔音效果其实一直都很不错,可是,鞭炮声很响,她立刻从床上下来。掀开帘子去看,父母的遗体被整理过后让殡车送了回来。

    夏星辰眼眶一红,哀伤满面。

    深吸口气,将那股情绪用力忍住,手轻轻盖在小腹上,怕自己的情绪伤到肚子里的孩子。上次服药的事情,已经让她觉得百般罪恶。

    她刚把被子整理好,门就从外面推开。池未央手里捧着一套黑色套装进来。

    “这是从总统府拿过来的,你换上去磕头吧。”

    夏星辰点了点头,捧着衣服去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池未央给她在绑起的发丝间别了朵白色菊花。

    夏星辰一路往小楼里走。整个钟山,每一个地方都是人,国内的,国外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冷啡和白狼他们一群人在负责接待,来人多半都是来送礼的,都想趁着这样的大好机会和白家攀上点交情。

    冷啡亲自验过每一件礼,才递给白狼,让人写单。这些东西将来都是要上交国库,所以很是谨慎,以免出什么纰漏。

    她被人护着,很艰难的在人群中移步,眼眶红肿,只低着头一路往下走,遇上相熟的人,会点头就算是打招呼了。

    整个人实在是一点精神都没有。

    到小楼的时候,祭奠厅里站满了人,两张黑白遗像让人满心哀伤。

    老太太在第二排伤心啜泣,直抹眼泪。白粟叶在旁边扶着,轻声安慰。老爷子在第一排,神色凝重。

    夏星辰站在人群外,一眼就见到白夜擎。

    他站在第一排,一身黑色西服。

    像是有默契那样,她才到,他便回过头来。两个人目光对上,彼此眼里的伤感,皆是分明。夏星辰穿过人群过去,他的手已经把她的手紧紧握住,声音很轻,“怎么这么凉”

    “外面冷。”夏星辰才一开口,抬目,对上那两张遗像,眼泪就又打湿了睫毛。早上还那么精神的两人,一会儿工夫,以后竟只能照片上能见了

    “还痛么”白夜擎看了眼她的小腹,抬手擦掉她的眼泪。

    她摇头,哽咽着,“现在已经好了。”

    他这才点了点头。

    旁边有人喊磕头,所有人齐齐跪下去,磕长头。整个场面肃穆而庄严。

    下午,快到傍晚的时候,送礼磕头的人终于少了些。

    白粟叶正和老爷子一起在门口送客人。白狼突然匆匆过来,覆在她耳边低语了两句。

    她皱眉,“你确定”

    “是。车队正是往这边来的。”

    老爷子听了一半,见白粟叶神色复杂,问了一句:“什么车队”

    白粟叶没说话,夜枭这么高调的来,她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和老爷子解释。

    可是,实际上,来人也没有要考虑她解释的事,车队远远的就过来了。前后五辆车,都是清一色的黑色。

    “这来的是什么人”老爷子还不知道是谁,看向白狼。

    白狼却是看着白粟叶的脸色,不敢作答。

    就在此刻,车队,豁然停下。

    第一辆车的人赶紧跑下去,将第二辆车的车门拉开。男人高大的身影,带着强烈的气场从车上下来,跟在他身后的虞安手里提着今日送过来的礼物。

    男人吩咐一声,保镖便没有跟上来,只是远远的站在岗亭外。

    见到来人,老爷子脸色变了变,沉沉的看了眼一旁的女儿。

    “这不是鼎鼎有名的夜枭么”

    “他手上可是有最精锐的武装部队。黑白两道通吃,素来是只认钱不认人。”

    “也就是传闻而已其实啊,我也是听别人说,他还是白部长的手下败将。那时候白部长才18岁,就把他的势力削弱了很多。”

    “啊那白部长岂不是他的仇人了今天他来这儿,难道是闹场的那也太大胆了吧”

    后面的人,议论纷纷。

    白粟叶心里有些乱。她其实也没弄明白夜枭此番来这儿到底是什么目的。上次在医院里他带自己走后,闹得不欢而散。后来,他们俩再没真正见过。但其实她有在贝思远远远的见过他一次,他来接纳兰出院的那天,她正好有去医院探望二叔和婶婶。只不过,她没有看到他而已。

    今儿,却突然来了这里,为哪般

    正揣测着他的心思,夜枭已经走近了。他却不是冲她来的,笔直就到老爷子面前,同他握了握手。

    老爷子虽是不喜自己女儿和他有过密的来往毕竟十年前的事,怕夜枭记仇,到时候吃亏的定然是白粟叶可如今夜枭人在这儿,带着礼物来的,谁都不好把他拦截在外。

    老爷子握了握他的手,“欢迎。”

    “节哀。保重身体。”

    夜枭和老爷子说了一句,回头看了眼虞安,虞安上前一步,将礼物交到白狼手上。

    “夜枭先生,这边请”冷啡有礼有节的领着夜枭去灵堂。

    他微微颔首。

    经过白粟叶的时候,竟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就好似她是一缕空气,又好像他们俩从来就不认识那般,直接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冷漠的、生疏的。

    最后,只留给了她一个背影。

    直到他已经完全进去了,白粟叶才松口气,可是,心里,却莫名的有些失落。

    不愿深想其中的缘由。

    直到夜枭身影已经不见了,老爷子看了眼里面,道:“你也别在这儿招呼了,云钏父母都到了,你去打声招呼。带他们到主楼去坐会儿。”

    “嗯。那我先进去了。”白粟叶往里面去。

    云钏是和父母一起过来的。这会儿正在灵堂里磕头。

    白粟叶有些心烦意乱,这会儿进去是恰巧要遇上夜枭的,事情真就是那么刚刚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