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550 分手 1 夜枭粟叶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50 分手 1 夜枭粟叶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那还不是和老夫人一样,指望你能寻个好人家呢!你看二少爷,如今都要是两个孩子的爸了,你这边没动静,老夫人都急死了。”

    “你就别和我妈一起掺合了,我心里都是有数的。”

    林婶‘嗯’了一声,又走过来,细声道:“其实今儿我把来这儿的年轻人都仔细瞧了个遍。说起来,除了余副总统家里那两年轻孩子,还真没有能和我们家二少爷相提并论的。就说云钏少爷吧,虽然优秀,可那和我们家二少爷也还是有些差距的。可惜了,我听说余副总统早就有喜欢的女孩子了,至于余二少爷,那和你年纪又不搭。”

    白粟叶有些无奈,“别和我妈一样瞎操心了,我的事儿还早呢!”

    “对了!说起来还有一个!是后来由冷啡领进来的,我差点把他给忘了。”

    林婶突然想起来。语气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白粟叶一听这语气,心里已经浮出一个人影来。

    下一瞬,林婶果然道:“叫什么我不知道。不过,高高大大的那个,很是惹眼。气度不凡,特别有男人味,他一进来,厅里所有人可都纷纷起身了。国外来的那个什么大使都对他毕恭毕敬。这种男人肯定是你们女孩子会喜欢的类型。不过,他也没希望……”

    白粟叶看一眼林婶,似乎是等着林婶继续说下去。

    原本她语气里都是不乐意,没想到提到这人,大小姐突然有兴趣了,林婶顿时也来了兴致。

    “我刚进去厅里送茶水的时候,听到那些人在聊,原本有几个人挺殷切的要介绍自己的女儿给他当女朋友,他都给拒绝了,说是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还好事将近。你说吧,现在稍微优秀一点的年轻人,都有女朋友了……”

    好事将近?

    白粟叶心一颤,手也无意识的抖了一下。热水洒出来,一下子烫到了她的手。她这才回神,低头一看,食指上烫得通红。

    “没事吧?快快快,赶紧把水放下。我就说了,这些事不是你们做得了的!”

    “我没事。”

    “拿冷水赶紧冲一下,我给你拿糖敷一敷。”

    “不用了。”

    白粟叶摇摇头,把水壶放下,有些有气无力。手指上,像被烧了一样,疼得厉害。

    其实……

    这对她来说,真的只是一点小伤。若是往常,怕是连药都不屑用。可是,今天……却莫名的觉得有些疼。

    好事将近……

    他和纳兰么?

    她把手指含进嘴里,“林婶,你忙吧,我先上楼找下药膏。”

    “不敷糖了?”

    “就用药吧。我有点累,想顺便上楼休息一会儿。”

    “哦,行,那你赶紧去吧。今晚还有得忙,别把自己给累坏了。”

    林婶看着她离开的。等到她身影消失在厨房里,去了厅里,她视线还看着那背影,暗想,是自己的错觉么?总觉得,大小姐刚刚一听那人好事将近,情绪一下子就低下去了,失魂落魄的。

    也是。这两位长辈同时一起去了,不失魂落魄才奇怪。

    ……………………

    白粟叶捏着自己的手指,上楼。

    脑海里,很久,都是林婶那句‘好事将近’四个字,心里有些乱。她带上门,正要将房间的灯打开——她的房间很少回来住,一般她不在的时候避免灰尘进去,房间里除却把窗关着外,窗帘一搬也都是拉得紧紧的,外面一丝光都透不进来。她不喜欢这种黑暗,下意识的找灯掣。

    可是,才碰到灯掣,手指还没按下去,手腕就蓦地被扣住。继而,双腕都被压在头顶。

    仅从呼吸白粟叶就能判断得出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夜枭。

    心,拧紧。

    他没走?

    “你怎么在这儿?”她压低声问,尽量藏住语气里的不平静。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上来的?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刚刚,在楼下是在找我?”夜枭离得她仅有几厘米的距离,问话时,声音低沉,在这样黑暗得没有一丝光的空间里,那响在她耳畔的声音,显得特别的撩人。

    白粟叶脑海里全是林婶那句‘好事将近’四个字,她绷紧身子,往门后靠了靠,让自己尽量保持冷静,不愿再受他诱惑。

    她“嗯”一声,点了头,声音闷闷的,“我确实是在找你。”

    夜枭似没想到白粟叶会突然这么说,原本一直温淡无波的眸子明显浮出几缕亮色。

    她一向要强,嘴硬,这种话,几乎不会说,哪怕是在床上,他百般折磨她,她也从不会说一句这样让他高兴的话。她最大的本事,就是让他生气。

    “找我有事?”再开口,语气,已经不似刚刚那么强硬。

    “……没事。”

    他挑了挑眉,没有再接话,似乎是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她这才又继续道:“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已经走了。”

    夜枭一向冷酷的俊颜上,此刻,软了许多。唇角,弯起一个淡淡的弧度,“不希望我走?”

    白粟叶深吸口气,没有回答,只是目光平视他,“你来这儿做什么?”

    他脸色一下子又凉了许多,冷哼一声,“听你这语气,不是不希望我走,而是不希望我留下?”

    “……”她没有反驳,是默认了。

    夜枭本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她是这种态度,面色冷沉下去,再开口,语气更是凉了许多,是质问的口气,“你和他过夜,是怎么回事?”

    果然……

    那句话,他还是听了去。

    所以,他之所以特意上楼来质问,就是因为……他身边的哪怕是条狗,都不允许人觊觎?

    上次的话,已经过去许久了,可是,如今再想起,还是觉得五脏六腑都清凉不已。

    白粟叶还是没有回答,只动了动被他握得有些疼的手,“你能先放开我么?我手刚被烫到了,有些疼。”

    她不似以往那样强硬,今天的她,有些无力。连和他作对的力气都没有。

    夜枭似在斟酌,好一会儿,眉心松动了下,把她的手松开。她摸了摸灯掣,‘啪——’一声将灯打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