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552 分手 3 夜枭粟叶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52 分手 3 夜枭粟叶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552章552分手(3)夜枭粟叶

    可是,低下头去,看到食指上烫出的水泡,眼泪,毫无预警的就落了下来。

    停不了……

    她冲过去,重重的拉开橱柜,搬出药箱,而后将里面的药膏’哗啦’都倒出来。眼前一片模糊,连药膏上的字都看不清楚,她也没管,不管是什么,拧开来,都敷了一遍。

    以为这样就不疼了……

    可是,眼泪却掉得越来越凶,越来越急……

    手机,在不断的响。

    她仰头,不让更多的泪从眼眶流下来。

    接了电话,许久不说话,只听到白狼在那边道:“部长,夜枭走了。而且,刚刚听他和冷啡的谈话,是说……明天起,离开s国,至少十年不会再回来了。”

    白粟叶怔住,手里的手机,‘啪’一声,掉落在地。

    …………………………

    五天后,白二爷和夫人风光大葬。出殡的那天,白家有意低调,可是,前后跟着的车还是几乎绕了大半个城,联合国的人都来了不少。

    那日,雨下得很大。一双黑白灵柩,肃穆而庄严。

    墓碑前一朵朵白菊,被倾盆大雨砸得花瓣飞舞,像漫天的雪花。

    夏星辰和一群后人跪伏在那,亲自送走两位长辈。她想,此时此刻,唯一能叫她觉得安慰的大概便是……那条本该苍凉的黄泉路上,他们二位,至少不会孤单,不会寂寞……

    也许,判官都不会忍心将他们下辈子再分开。

    “行了,别让星辰一直跪着,地上湿凉,她还是孕妇。”老太太拍了拍儿子。

    白夜擎将夏星辰扶起来,一群人这才统统让到一边去。旁的人,撑着黑伞,给他们挡雨。来送行的宾客,各个执着白色菊花,凝重的将花摆在墓前。

    余泽南一身黑衣走在人群里,摆上花,再看墓碑,眼圈已经红了一片。

    重重的看了眼一旁同样悲伤的夏星辰,又深深的朝两位逝去的故人鞠躬三次,才缓缓退到一旁去,准备随大部队离开。

    “你别那么看不上余家二少爷,我看,这孩子还挺不错的。”财政部部长苏慎行已经先余泽南一步送完了菊花,远远在人群外打量这位传说中花边新闻颇多的二少爷。

    平日里不是没见过他,多半也是传闻中那样,风流倜傥的模样,颇招女孩子喜欢。但做财政的,他比旁人更清楚这余家二少爷平日里虽放荡不羁,但生意上却是一把好手。人聪明,鬼点子多。生意从国内,蔓延到国外,还半点儿没借助过他大哥余泽尧的地位权利。

    “爸,他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在我看来,他不但是个花花大少爷,还是个肤浅的、只会以貌取人的花花大少爷。”苏樱撑着一把黑色蕾丝伞,不以为然的回了父亲的话。

    “你还好意思说,这件事我还没教育你呢!找个300斤的女孩子去和他相亲,你这不是故意陷你爸不仁不义?这要是个300斤的男人和你相亲,你不也得跑?”苏谨言由女儿挽着,往停在路边的车边走。

    “那可不一定。如果他有内涵,有品位,我也一样……”

    “对自己身体都管理不好的人,能有什么内涵品位?”苏部长直接切断了女儿的话,对于她的观点,不甚苟同。

    苏樱翘翘漂亮的小嘴,决定不和父亲再争辩。反正,和余家二少爷现在这状态挺好的。他看不上自己,自己也不待见他。

    这会儿。

    余泽尧和余泽南两兄弟由人撑着伞,也往路边过来。

    正好,他们的车和苏慎行的车,停靠挨得很近,就是前后辆。苏慎行一偏头,就见到了他们,只和女儿交代一声,“我去打声招呼,你就站在这儿等着。”

    苏樱点头,由着父亲去了。自己撑着伞,在草坪上站着,无聊的看着地下的绿草。

    “花边蕾丝伞,苏小姐,不,苏小公主,品位还真挺奇特啊。”

    正无聊的时候,一道讨厌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苏樱闻声,下意识扭过脸去看。

    没想到余泽南那张好看却讨厌得要命的脸这会儿正俯身钻进她雨伞里来,她这一偏头,两个人就离得特别特别的近……

    近到,彼此的呼吸,几乎都纠缠上……

    毫无预兆的,四目乍然对上,女孩眼神清澈得像涓涓溪水蓦地投入他眼底。

    素来擅长和女孩子打交到的余泽南,都因为这毫无预兆的靠近,愣了一瞬,有片刻的怔忡。

    就更别提苏樱了。

    她好看的眼瞳撑大,回过神来,轻呼一声,几乎是下意识就往后退去。

    可是,这里是柔软的草坪,而且,她脚上还穿着一双黑色细高跟鞋。退得太急,脚步一乱,双腿根本没有立稳,柔软的身子往后倒去。

    “啊……”

    她轻呼一声,已经顾不得手上的伞。不详的闭上眼,等着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还好……

    还好这里是草坪,就算摔下去,也不会很痛。只是,什么人面前摔下来不行,偏偏是在余泽南面前。丢脸丢大了!

    甚至,在这短短的几秒时间里,她小小的脑子里已经预想到了十几个待会睁开眼时,被余泽南奚落的狼狈样子。

    真是要命!

    可是……

    好久……

    咦?

    为什么一点都不痛?好像,身下也没有湿透的感觉。

    而且,她的伞不是已经掉在地上了么,怎么……头上却没再有雨落下来?

    只是……

    胸上,为什么,有种怪怪的感觉?

    “苏小姐看起来好像很享受我的怀抱?”

    不怀好意的调笑声,将她飘远的思绪陡然拉了回来。长卷的睫毛扇动了下,她睁开眼。

    余泽南那张俊颜在她面前放大,他一手撑着伞,一手固定着她,没让她真正倒下去。但她软着腰身,离里面也只剩下不到一米的距离。

    只是……

    “余泽南,你耍流氓!放开我!”苏樱小脸涨得通红,娇斥一声,慌张的推他胸口。

    因为,这男人,扶就扶吧,环着她的手,居然从下面绕过去,恰巧就放在了她胸……胸上!

    这家伙,故意的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