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553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53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553章553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余泽南也是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放在什么位置上,尴尬的僵硬了下。大掌下意识的紧了紧,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松开还是该怎么样。他这毫无意识的动作,看起来更像是揉\捏,很色晴。在女孩看来,简直是下流,典型的耍流氓。

    “余泽南,你……”

    女孩面红耳赤,气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变态!”

    没想到自己好人没好报,出手帮了她,结果还被拿恶名控诉,而且是一而再的!余泽南也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嘲讽回去:“刚刚是谁闭着眼主动倒进我怀里的,苏小姐确定不是在享受?”

    “享受你个头!你把我放开!快点!”苏樱羞恼不已,生气的连着喊了几声。

    “真要我放开?”他重复问了一句。

    苏樱懒得搭理他,软着身段,想要站起来。

    可是……

    “那我放了!”还没等站稳,余泽南果然松了手。谁让对方狗咬吕洞宾的?他也没想要怜香惜玉。

    他这一松手,苏樱身体一下子顿时失去了重心,往下落去。

    “啊!”几乎是本能的,轻呼一声,在落到地上之前,她两手慌乱的一把扯住了男人的衬衫领口。

    余泽南没料到她会突然拉自己,被拉得一踉跄,不但没把她抱稳,自己还被拉下水,身形不稳的跌到草地上去。整个人重重的压在了女人娇软的身子上。

    “唔……”苏樱痛得闷哼出一声。

    这男人,肉身是铁做的么?怎么这么硬邦邦的!还这么重?她觉得自己快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了。

    余泽南手里的伞这会儿也见鬼去了,他整个人被倾盆大雨浇得透湿。她倒好,因为娇小,躲在他身体下,根本没淋到雨。

    他怀疑的瞅着她,没好气的问:“苏……苏什么?”

    原谅他还记不得她的名字。

    “苏樱……”她提醒。因为连累了他,整个人有些心虚,再没刚刚训他的底气。而且太冷了,地上**的,她整个人有些发抖起来。

    “是,苏樱,你确定你刚刚不是故意的?老实说,从第一次摔倒你就是故意的吧?”他简直是咬牙切齿。所以说,装什么好人呢?一句谢谢听不到就算了,还把自己也弄得这么狼狈!

    “我没有……我只是……”她边解释,边抬起眼来,对上男人俯下来的俊颜时,她胸口里那颗心脏又不争气的砰砰乱跳起来,让她脑子一下子短了路,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这家伙……

    没事长那么好看做什么?

    “只是什么?哑巴了?”余泽南狐疑的瞥着她。

    她眼珠子转了转,终于想到自己要说什么了。底气似乎又足了些,瞪他,“谁让你要松手的?你要是不松手,本来我们什么事都没有。”

    “你!”余泽南干脆的咬出一个字。

    呃?

    她心虚的噎了一下。好像……真是她要求的……而且,还是自己强烈要求……

    虽是这样想,可下一瞬,她又厚着脸皮和他争辩,“我让你松手你就松手了?你没听过么,女孩子一向喜欢口是心非。通常说’不’就是’好’的意思。说’松手’,就是‘千万要抱紧我’的意思……”

    天啦!

    这都是什么歪理?

    她自己都想骂自己白痴了。

    余泽南居然没有立刻伏起身,只缓缓抬起头,嗤笑的觑了她两眼。她被那眼神看得头皮发麻,如果可以,真想找个洞立刻把自己埋了。

    “所以,照苏小姐的话来理解,刚刚骂我’流氓’,其实是在说’请你多摸一摸’?叫我’放手’,其实是想告诉我’千万不要放,我很想被你摸’的意思?”

    苏樱听罢,耳朵都红透了。

    “你胡说八道……”刚刚她说的都是些什么鬼话啊!呜呜,能收回来么?

    “胡说八道就是表示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余泽南说着,举起手来,在她胸部上空,悬着手,恶劣的摆出各种揉捏挤压的动作。看起来,要多色晴有多色晴。

    天啦!

    苏樱吓得眯着眼,连看都不敢看了,一张小脸红得和番茄似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呀?!”她急得都快哭了,立刻警惕的把自己环紧。这家伙,果然是个浪荡子!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还敢这么对自己!媒体根本就没有冤枉他啊!

    “干你想让我干的事咯。”他不怀好意的压低声音,双手在空中越发放肆起来,像是要逼近她。

    苏樱此刻有种要么打昏他,要么打昏自己的冲动。

    “行了,泽南,过了!”

    就在此刻,一道严厉的声音乍然响起。

    听在苏樱耳里,简直就和天籁之音一样悦耳。

    余泽尧双手插在兜里,神色沉沉的看着这一幕。一旁,部长苏慎行脸色也有些僵。

    现在的年轻人……

    都是这么身比口直么?嘴上说着不喜欢,结果,众目睽睽之下就已经滚到一起去了!还这么多人看着呢!

    苏樱更尴尬了,奋力推余泽南,“你走开!”

    现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尤其,大哥也在,余泽南当然不敢再造次。他单手一撑,整个人已经帅气的起了身,苏樱立刻狼狈的坐起来,他却忽然蹲下身去,两个人,四目对上,她警惕的往后一缩,“你还想干什么?”

    余泽南把她的手一把抓住。

    她奋力挣扎,“你再敢碰我,我动手了!”

    余泽南瞥她一眼,复又看向她的手,“苏小姐想把我的东西偷偷拿回去做纪念不成?”

    苏樱一看,她手指上正好就缠着他的领结。肯定是刚刚拉拉扯扯的时候,不小心被她拽下来的!

    被取笑,她顿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生气的将领结一把扔他身上,“谁稀罕你的东西了?”

    余泽南把领结不紧不慢的拾起来,握在手里,起身前,覆在她耳边去,“苏小姐的手感好像和厨房里的东西有点像……”

    苏樱瞪他。尽量忽略他的气息,在耳边营造出的痒痒的感觉。

    他扬唇一笑,笑得又痞又欠揍,“小馒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