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566 你的孩子,已经噎气了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66 你的孩子,已经噎气了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旁边的宝妈妈听着这话,再看她痴痴的神情,只觉得背脊发凉。

    “护士护士”

    小护士匆匆靠近过来。

    “这人是不是疯了我现在怀疑她想盗走我宝宝不行,你把我宝宝移开,我不要再放在窗口了”

    “她其实只是很想自己的孩子而已,不会盗走您宝宝的。”护士急切的解释。

    “你说不会就不会现在,立刻,给我换个床”那人要求。

    护士见她态度坚决,又看了眼站在窗口,还没回过神来,只执拗的盯着孩子的池未央,心里也咯噔直跳。她们在这边吵吵闹闹,她却始终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听不进去一句话。这情况,太叫人心惊胆战。

    “那我现在进去换。”护士推开门进去,换上无菌服,走到窗口边。

    池未央还趴在窗上,笑着逗着孩子。那神情,叫护士心生不忍,有些后悔不该和她说实话。

    她将温床推出来,准备换个位置。原本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池未央,这会儿却猛地抬起头来,眼神警惕的盯着里面的护士,像是对方是洪水猛兽一样。

    护士被她那眼神盯得心头一跳。下一瞬,只见她突然朝门口跑了过来。原本虚弱的身体,这会儿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

    她眼见着,就要将门推开。可是,门内是上了锁的,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扭不开。

    “别带走我的孩子那是我的孩子求你,别碰”外面,痛哭声,恳求声,几乎让闻者都觉得撕心裂肺。

    唯有那个孩子真正的母亲。

    怎么听都觉得这人是盯上了自己的孩子。

    所以,哪里能容忍得了

    “你别推了我都和你说了,那不是你的孩子,那是我的”对方身形庞大,一把将她从门板上推开,“你自己孩子没了,在这发什么疯”

    “你说谁的孩子没了我的孩子好好的,他好好的”

    “好好的,你还在这要我的孩子你自己看自己的孩子去”

    “那就是我的孩子”她执拗的又要推门。

    “神经病啊你我听说前几天医院里一个产妇因为受了刀伤,肚子里八个月的大的孩子出来已经噎气了,说的该不会就是你吧”

    池未央倒吸口凉气,眼神愤懑的盯着她,“胡说你胡说我的孩子怎么可能噎气”

    “我警告你,你别在这再胡闹了,你要再胡闹,我直接报警了。至于你孩子的事,你要不信,你问问其他人,这医院整个vip都知道这回事。”

    池未央赤红着双目,看着其他护士。

    护士们不敢对上她的眼,都心虚的低下头去。

    她脑海里一片浑噩,恍惚间,耳边全是之前那护士说的魔音你的孩子,在做手术的时候,没保住

    没保住

    她狠狠踉跄一步。

    不怎么可能没保住呢逸尘说,孩子很可爱四肢健全,像他多一点啊

    他,在骗自己么

    她身子不稳的晃动了下,摇摇欲坠。

    “傅太太。”

    她什么都听不到。只拿手,用力抱着自己的小腹。

    小腹上,刚缝合不久的伤口,又流血了。

    很疼

    那种疼,像是把她整个人都一寸寸撕开了一样。

    她想,五马分尸的痛,大抵,也不过如此

    她扶着墙壁,拖着身体,一瘸一拐的走着。血,从衣服上流了出来,将原本白色的病服染成了刺目的红

    假的。

    肯定是假的。

    这些坏人,都在骗她

    或者

    她其实是在做梦。对,噩梦一定是噩梦醒过来后,所有的撕心裂肺都会消散。逸尘一定会抱着孩子站在自己的床前,告诉她,你看,这就是我们的孩子

    “傅太太”

    众人一声惊呼,她噗通一声,重重的跪倒在地。眼前,一片暗得见不到光明的黑。

    来来往往的脚步声,惊慌失措的求救声,她已经全部都听不到了

    噩梦。

    只是噩梦。

    再睡一会儿吧,再久睡一会儿,孩子就会回来的

    一定会

    她紧紧闭着眼,眼泪,从眼角滑落,坠在地上。

    傅逸尘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去外面买了花,还有戒指。

    他原本是要和她求婚的。之前,一直没有和她求婚,没有办婚礼,是担心在他们的婚礼上那个人渣出现,所以,等了又等。可是,没想到

    傅逸尘没有再想下去,拿着花和戒指快步跑进电梯,上楼。

    可是,才出了电梯,护士长就匆匆跑了过来。“傅医生,你太太在楼上婴儿室昏倒了”

    “什么”

    “现在正送往急救室,你快去看看吧”

    该死

    傅逸尘将花往对方手里一塞,便直奔抢救室。

    抢救室内,医生和护士在做紧急处理。

    傅逸尘要冲进去,被护士长拦住,“傅医生,你现在进去只会让医生分心,你冷静一点,在外面等着吧。”

    “我怎么冷静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冷静”傅逸尘嘶吼,嗓音哑了,目光里透着红血丝,“我孩子刚走,现在老婆在里面生死未卜,你教教我,教教我怎么才能冷静”

    护士长听着,亦觉得心有酸楚。

    傅逸尘一向是个隐忍的人,素来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挚爱的人重新昏迷,似将他的理智又抽走了。他连着重喘两口气,才好不容易将情绪压抑下来,背过身去,将额头重重的抵着墙面,似不想让自己失控的情绪,被旁的人再看见。

    护士长端了杯温水过来递给他,什么都没说。

    “谢谢”他暗哑的道谢,接过水,也没喝。只动了动干涩的唇瓣,“你帮我进去看看看看她现在的情况稳定了没有”

    “好。”

    护士长点点头,撩开帘子,进去了。

    他在外面重重的喘息,调整情绪。

    一向很崇拜他的年轻护士和医生们都在一旁担心的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上前安慰几句。这样的傅医生,比起往常在医院里自信而意气风发的傅医生,可真叫人心疼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