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590 爱妻入骨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90 爱妻入骨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池未央也不想去想那些难过的事,只是闷闷的嗯了一声,从他腿上起身。

    回头看他,“你不会真打算一直坐在这吧”

    “有这个打算。”

    囧。

    主动被看,和被动被看是两回事啊。虽然,他们俩以前也没少看,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刚醒来,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线条,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皮肤是不是没有以前有光泽了,会不会比以前松弛了没办法,女人天生就是爱美的动物,这些东西都没办法不考虑。

    知道她不好意思,傅逸尘倒是没有真的坚持坐下去,起了身,走到门口。带上门前,又回头看她,“我哪里都不会去,就站在门口。你有什么需要,或者哪里还不舒服,就叫我,知道吗不要锁门。”

    池未央心里很是温暖,动情的点点头,和他保证,他才放心的走出去。

    隔着磨砂玻璃门,她能清楚的看到他颀长的身影倒映在玻璃上,那足够叫她安心。她迷糊的记得这半年来,他是如何照顾自己的,下午在拜访邻居的时候邻居们也都纷纷和她讲述了许多小细节,听在耳里,却暖在心里。

    脱衣服,对她来说,确实是件很辛苦的事。尤其是要绕到身后去解内衣纽扣。

    这对她还不能自由活动的双手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试了好几次,直到手都扭疼了,额头也渗出一层热汗来,也还没顺利解开。有些沮丧的叹气,觉得自己和一个废人没有两样。

    “怎么了”门外,她的叹气声,某人都没有忽视掉。而是立刻问。

    “没事。”池未央回了一声,一会儿后,到底还是没有忍住,只得求助,“那个你能进来帮我一下吗”

    话才落,门就被推开了。像是就等着这句话似的,傅逸尘已经大步进来。她窘了窘,“你会不会太快了。”

    她连解内衣的动作都还没来得及放下,正巧被他看到,也是很尴尬。

    “你找我帮忙,我当然要快。解不开”

    明知故问。

    池未央嗯了一声,转过身去背对他。她身上还套着一件衬衫,傅逸尘的手从后方衣摆里钻进去,从下往上滑去,长指熟练的挑到了她后面的扣子,指尖不经意的划过她的肌肤,两个人皆呼吸重了些。

    他轻而易举的给她将扣子挑开,而后,闷声道:“我先出去了,再有什么事,再叫我。”

    这一次,倒是没有要在里面多留,而是连看都没有细看她,就匆匆出去了。池未央回头去看,只觉得他很奇怪。

    门关上,傅逸尘站在门外,还能感觉到指尖上的热度。那就像一团火焰一样从指尖,一直要烧到他心尖上去。

    再往下

    他身体竟然有了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强烈的冲动。

    是,之前她尚不清醒,他每次的蠢蠢欲动,都让他觉得无比的罪恶,所以,每每都尽可能的压了下来。

    但是,现在她清醒了,他的,也就跟着苏醒。他想,要不了多久,他会觉得压都压不住的

    池未央根本不知道门外的某个男人正在遭受着什么样的折磨。她缓缓解开衬衫纽扣,脱下衣服,赤身的站在镜子前。

    身上的伤口,让她有许久的晕眩。

    显然是经过美化处理大约,傅逸尘也知道她爱美,所以特别找过美容医生吧可是,即使如此,胸口上的伤疤还是很明显。

    目光,再缓缓下移

    她的视线,对上小腹上那道小小的伤疤。心脏,猛地紧缩。

    手指抚上那伤口,指尖都在发抖。想起这里曾经孕育过一个完完整整的孩子,只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好像下一秒就会窒息而死。

    孩子

    她和逸尘的孩子

    这个孩子,曾经,离得她那么近,那么近可是,最终一切,都化作了泡影

    “未央”

    傅逸尘在外面,许久都没有听到水声,不由得有些担心。

    试探的唤了一声,却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他敲了敲门,“未央”

    池未央呼吸很重,想应答一声,让他安心。可是,唇瓣抖了抖,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门,哗啦一声,被从外豁然推开来。她惊了一下,一时间忘了去遮挡自己,只是胡乱的抹着脸上的眼泪。

    虽然她是拿背对着自己,但是,透过镜子,傅逸尘还是将她哭泣的样子尽数收入眼底。

    她的悲伤,她的痛苦,都同样在撕扯着他的心。

    他重重的吸口气,什么都没说,只是上前一步,默然的从后将她拥住。这个拥抱,像是一瞬间击中了她心底的所有的脆弱,让她再无法控制心底的情绪,眼泪一下子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的往下落。怎么控制都控制不了。

    傅逸尘将她转过身来,用力抱紧她。

    把她泪流满面的脸,扣在自己胸口,“哭吧,再不要压抑自己了医生说,你发泄出来,对你更好”

    “呜呜”她嚎啕大哭,哭得像个丢了宝贝的孩子。

    傅逸尘怕她感冒,不动声色的抽了一旁的浴巾将她包裹住。另一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抚。想起孩子,他也不同程度的红了眼眶。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哭得累了,身子抽搐,停不下。傅逸尘怕她身体受不住,将她抱出去,用薄薄的毯子裹着,把她放在床上,他单膝跪在地上,“好了,好了,哭够了就不能再哭了”

    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她。将她的手,握在掌心里,“眼睛都哭得像个核桃了。”

    “你,会怪我吗”

    “真要怪,也只能怪我。”傅逸尘吻她的手。

    “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她问。

    “死了。原本法院是判了牢狱之灾,不过后来被暴尸街头。”谁也不知道是他杀还是自杀。后来新闻是说他精神崩溃,畏罪自杀。但是,真真假假,谁也没有定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