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595 绑架?!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95 绑架?!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大白和嫂子一起被绑架?绑架他们的人,是针对你们俩的?”

    余泽南的目光从白夜擎和余泽尧身上逡巡而过。

    “兰、烨!”两人几乎是同时咬出两个字来,想到那个女人,简直是咬牙切齿。

    教堂的门,就在此刻被人从外面推开。白粟叶从外面沉步进来,神色干练,“我们国安局刚收到消息,’幽冥’的人今日入了境!我们有理由怀疑,他们和今天这场绑架案有关!”

    “能跟踪到他们的行踪吗?”

    “国安局的同事在做地毯式搜查。二位不妨现在跟我回国安局!一旦有消息,可以立刻行动!”

    “那还等什么?”余泽尧率先往外走。

    白粟叶看了眼白夜擎,“在外面等。”

    “嗯。”白夜擎颔首。

    夏星辰紧紧抓着他的手,他握着她,还能感觉到她手指都在发颤。

    “这么多人,会救出来的!”话虽然这么说,他语气却也僵凝,紧绷,没有一丝轻松感。

    幽冥,不是一般的组织。

    “幽冥……我知道,他们绑架了那么多人,最后都撕票了……”夏星辰的声音有些发抖,幽冥这个恐怖组织就连武装部队听着都要闻风丧胆,更别提是普通民众。

    他们在国际社会上,造成过多少恐慌?曾经更有拿枪扫射妇孺和儿童的恐怖活动。这些人,早已经丧尽天良,没有任何良知。她是万万没有想到,兰烨竟然会和这些人搭上关系。

    白夜擎抱了抱她,“家里的宾客,你照应一下,我会把冷啡留下来陪你处理。至于长辈那边……实话实说吧。”

    瞒不住的。

    老爷子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应当不至于受不起。

    夏星辰点头,不会蠢到这种时候要跟着去。虽然,她真的也很想像粟叶姐那样,可以和他并肩作战去救自己的儿子。可是,她更清楚,自己若真是跟着去了,只会给他们添麻烦。他要担心的还会多上一人。

    更何况,现在婚礼宴还没有结束,新人至少得留一人。

    ………………………………

    晚宴后。

    钟山。

    “什么?!被人绑架了!”老太太惊呼一声,整个人都昏厥在沙发上。沈敏也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喘气。

    “妈!”

    “老夫人!”

    别墅楼里,脚步匆匆。沈敏先吞了救心丸,老太太嗅了瓶子才清醒过来。两个人,已经泪流满面。

    相比之下,老爷子沉定得多。但是,握着拐杖紧绷的手,已经出卖了他此刻随时可能会爆发的情绪。额头上的青筋,都在突突的跳,咬着牙问:“有没有查出来,是哪个王八蛋干的?”

    “……他们说,是兰烨勾结了幽冥做的……”

    “兰烨?”听到这两个字,老太太倒吸口气,简直是不敢相信。“你说的是,兰家的……兰家的那个兰烨?”

    她声音,连带着唇都在发抖。

    夏星辰闭了闭眼,忍住眼眶里的湿润,点了点头。

    老爷子是真的气极了,抓了桌上的水晶烟灰缸猛地往墙上砸去,“砰——”一声巨响,在楼里炸开,所有人都吓一跳,半晌都没敢噤声。

    整个楼里,气氛凝重而压抑,让人喘不过气。偶尔,只听得道老太太的啜泣声。老爷子咬着牙,“如果我孙子掉了半根毛,回头到了地底下,我也要杀了兰战那混账东西!”

    “以前也是瞎了眼……差点就让兰烨进了门……”老太太哭着。

    小小白像是感觉得到大家的情绪都很糟糕,她也跟着哭了。夏星辰精神不是很好,妆也没卸,便去抱孩子了。一见到孩子那张和大白很是相似的小脸,想到那小家伙,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的往下流。

    不知道他现在情况如何了……

    ………………………………

    景誉迷迷糊糊的,只觉得整个人晕眩不已。耳边,是来来回回的脚步声,每一步都很重,是结实的大马靴叩击着地面的声音。

    她想起刚刚在婚礼上的画面。正陪着夏大白去草地上偷吃马卡龙,手还没碰到糕点,只觉得背后一痛,下一瞬,眼前发黑,就再没有任何知觉了。

    那痛感,加上后来直到现在的感受,应该是中了麻醉针。印象里,她记得自己昏倒前,看到大白也昏倒了。

    难道……

    孩子也一起中了麻醉针?

    是什么人做的?

    脑子里乱哄哄的,景誉怕孩子出什么事,一下子就清醒了。

    睁开眼,一眼就看到夏大白正歪着身子倒在自己身上。二人手上没什么桎梏,但是脚上竟然都戴着钢铁镣铐。

    这……什么情况?

    她再没有经历,也能明显感觉得出来,他们俩这根本就是被绑架了!

    “大白!”景誉拍了拍孩子的脸。麻醉针的药性不低,她都睡了很久,就别提没什么抵抗力的孩子了。“大白,醒醒。”

    她轻拍了几下,夏大白始终昏迷不醒。景誉担心他睡得太久,出什么毛病,心一狠,手指在他人中上掐了一下。他痛得皱眉,睫毛闪了好几下,才勉强睁开眼来。

    眼前,一片模糊,像是蒙了一层薄薄的雾一样。

    “醒了吗?”

    这声音……

    好熟悉。

    又温柔又好听。

    “谨言?”

    “景誉姐姐。”夏大白总算看清楚对方,他小手往自己人中上摸了一下,“刚刚是你掐我的吗?”

    痛得要命!

    “嘘!”景誉见他醒了,松口气,手指紧张的在他小小的唇上轻轻压了压,“先不要说话。”

    夏大白看她这副样子,虽然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跟着紧张起来。他皱了皱眉,摁着疼痛的脑袋,要坐起身。可是,这一动,就听到’哗啦啦’的铁链声。

    双脚一动,重得像是吊着个铁球在脚上似的,挪动起来都很艰难。

    “这是干什么?怎么回事?”夏大白有些不明所以。

    “我们好像被绑架了。”景誉压低声音,环顾一圈四周。这才发现他们俩正被关在一间房间里。窗户都被钉得死死的,有光透进来,却是没有多余的空间可以让他们逃出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