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00 突然想要和他生个孩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00 突然想要和他生个孩子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白夜擎挤了卸妆油在她手上,“洗脸。”

    夏星辰怕问多了他也烦心,就隐忍着,没有死缠烂打,等他自己说。

    刚洗完脸,便听到他沉声开口:“明天,我会和粟叶还有余泽尧去会她。”

    夏星辰听了他的话,微一怔。担心的抬目看他。

    “我必须去。”

    “幽冥很难对付。”

    “我们都会很小心。”

    夏星辰不想让他去,这是拿生命在冒险。兰烨绑走景誉和大白,分明就是钓鱼,让他们俩顺利上钩。可是,她更知道,他如今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定然也是考虑过后的结果。

    她反对不了。

    夏星辰双手搂住他的腰,把脸深深埋进他胸口,抱得很紧很紧,贪恋的吸着他身上的气息。白夜擎喟叹一声,将她回搂住。

    很久,都只是这样抱着,听着他的心跳,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他感觉得出来,她心底的害怕和不安。只是低下头去,用唇瓣轻轻吻着她的发顶。

    良久,她才开口,哑了声,“我能替你们做什么?”

    她已经极力克制。

    白夜擎心疼,捧起她的小脸,长指疼惜的缓缓摩挲,“带着小小白,在家里乖乖的等我回来。相信我,我会把大白带回来。嗯?”

    夏星辰摇头,把他的手用力握紧了,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你知道,我不是只要大白回来,我要你也回来!你们一起回来!”

    “好,我答应你。大白会回来,我也会回来!”他眼神郑重,语气更郑重。夏星辰‘嗯’了一声,投进他怀里。

    …………………………

    那一晚,夏星辰做了噩梦。

    梦里,都是兰烨声嘶力竭在狂吼着要和白夜擎一起下地狱的画面。她吓得惊醒过来,才发现背脊被冷汗湿透了。

    “做噩梦了?”白夜擎睡得不是很深,孩子生死未卜,谁又能真正安然入睡。

    夏星辰身子挪了挪,靠到他怀里去,被他搂住。

    “还在害怕?”他手指在她手臂上缓缓摸着,像是安抚。夏星辰的脸,枕在他胸口上。黑发已经长长了,散开来。

    “我已经失去了太多,以后,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白夜擎握住她的手,和她的十指紧紧相扣。她抬起头来,眸子看着他,“除了大白,我的生命里,最最不能失去的是你。”

    “所以,我还是排在大白后面的?”

    夏星辰没好气的打他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计较这个。”

    “嗯。计较。”他把玩着她的指尖,“说吧,到底谁在前,谁在后。”

    “和儿子争排名,有意思吗?”

    白夜擎定定的看着她,就等着她回答。

    “好吧,都一样,排名不分先后。”

    白夜擎挑眉,“这还差不多。”

    她笑了笑,他轻拍她的肩,“睡吧。睡一觉,一切都会好的。”

    ………………………………

    景誉整个人精神紧绷,一天一夜都没有合眼。怀里,夏大白睡得也不是很安宁,像是在做噩梦,小手时不时的在空中乱挥着。

    景誉一手握着他的手,一手把他不安的身子抱得紧紧的。

    轻声哄着,“不怕不怕,还有姐姐在呢,好好睡觉。也许,明天醒过来,你爸爸就来了。”

    夏大白像是听进去最后一句话了,原本紧揪的眉心松懈了一些,慢慢的,终于安睡了过去。

    听着孩子平和的呼吸声,看着他可爱的小脸,景誉只觉得母爱泛滥。她忍不住幻想,若是自己和余泽尧生下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若是男孩,也会有大白这么可爱又勇敢吗?

    想了半晌,才猛然惊觉自己在想什么,莫名的一个人红了脸。

    她居然在幻想自己和余泽尧的孩子?

    她曾经可是那样讨厌,那样恨他的!余泽尧以前想用手段绑住她,绑她一辈子,所以,费尽心思哄她怀上他的孩子,可是,每一次,她都残忍的拒绝了。

    她说过很多伤害他的狠话,也说过这辈子都不会愿意和他有孩子。

    可是,什么时候起,这种想法,竟然在慢慢改变了?

    现在改变,又可还来得及?她还有机会再见到他吗?

    她看着窗外黑沉沉的夜色,心里,莫名的生出一些悲凉来。不是她过于悲观,只是,现如今,她和大白的处境真的相当不乐观。

    ………………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天,渐渐亮了起来。她始终没有合过眼。

    门,就被豁然从外面推开来。

    一个男人,挎着AK47从外面进来,粗着嗓子,喊:“吃饭了,吃饭了!”

    夏大白还困得很,皱了皱小眉头,不愿意醒来。

    难得这时候还能睡着,景誉羡慕得很,自然是不忍心把他叫醒。只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裹着他,让他继续睡。

    早餐是很简单的几个馒头。景誉留了两个,自己吃了一个。其实一点胃口都没有,但是,她没有睡觉,已经体力不行,若是连东西都不吃,万一有人来救自己,自己连跑都不能跑的话,就真会成为泽尧的累赘。

    她不想让自己变得那么没用。

    再没有胃口,她也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个。吃得太急,哽了一下,她咳了两声,抚了抚胸口。

    等抬起头来时,只见刚刚送早餐的男人居然还没有出去,就站在一旁,一脸淫笑的盯着她——盯着她正抚着的胸口。

    景誉一僵。

    脸上,划过一丝惨白。

    以前电视里就播报过无数次,这种基地组织里,多半都是男人,这里总是会抓许多女人过来,最后沦成性丨奴。景誉一想到那些新闻报道,顿觉胆寒,整个人把自己牢牢抱住,往后缩了一下,“你怎么还不走?”

    这副防备的样子,倒更激起对方的占有欲。

    尤其,刚刚她才脱下外套。里面就穿了一件白衬衫,那种样子,特别的诱人。

    男人顿觉心里痒痒的,走到门口去,直接把门给带上了。一双不怀好意的眼,从头到尾,没有离开过景誉。

    看着男人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过来,景誉吓得脸色惨白,紧紧的抱住怀里的孩子,“你想干什么!你不要乱来!这里还有孩子!”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