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02 最后爱我一次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02 最后爱我一次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经过商议,白粟叶选择了和夜枭合作。夜枭出现的那天,是直升机直接降落在国安局顶楼,他一身迷彩服,气势凌人。白粟叶一身干练的深蓝色制服,朝他走过去。

    两个人,像完全陌生的两个人,礼貌而生疏的握手。她没有问他,他和纳兰是不是已经结婚了,时至今日,已是问不出口。在即将面临的生死决战之前,儿女私情也只能生生压入腹中。

    打击幽冥的计划,夜枭安插了人,里应外合,做得天衣无缝,幽冥的组织如他们所愿受到了重创,连幽冥也受了重伤,弃城逃跑。

    三十亿的赎金,没有派上用场。

    整个区域,人去楼空。

    偏偏却没有找到人质。

    “给我搜!每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经过刚刚的火拼,余泽尧脸上也挂着伤。直升机不断的发出‘嗡嗡’的声响,让整个现场听起来都叫人心弦绷紧,没有片刻的放松。

    白夜擎端着枪,肃寒着脸,谨慎的往里面走。凌厉的双目,到处搜寻。

    “谁?!”突然,他喝了一声,所有人的枪,齐齐对准丛林后。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精神皆是高度集中。

    下一瞬……

    从丛林中缓缓探出来的,是一双纤细却沾满了尘土的手。

    “……是我。”探出来的两手,无害的高高举过头顶。

    气若游丝的声音响起,余泽尧狠狠一震,下一瞬,他几乎是没有多想,立刻一个跨步朝对方飞奔过去。

    “阁下,小心是陷阱!”庄严风驰电掣般的跟上去,生怕有什么万一。

    劫后余生的景誉一身褴褛,被余泽尧从草丛中扒拉开来。她原本素净的小脸上,此刻全是灰尘,只露出一双泛着红血丝的双眼。见到彼此的那一瞬,一向性格清冷她,激动得喜极而泣,被余泽尧一把狠狠搂进怀里。

    他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落出一滴泪来。

    下一瞬,捧起她的脸,要吻她。景誉挡他一下,“等一下,泽尧……”

    “等不了!”余泽尧一如既往的霸道。谢天谢地,她还活着!天知道,这几天,他有多害怕,多担心!连睡觉,对他来说,都是浪费时间的折磨!

    白夜擎已经上来,将他一把拉开去,双目定定的盯着景誉,“我儿子呢?!”

    他刚刚已经搜寻过周围,根本就没有见到大白的踪影。也没有兰烨的身影!这种感觉,太叫他害怕!

    景誉就是想说这件事。她面色沉重了许多,那神情,叫一旁白粟叶都紧张起来,往前迈一步,“大白怎么样了?”

    “……他现在还在兰烨手上。”

    “你说什么?”白粟叶惊喝一声。

    余泽尧神色凛冽,眼神残酷,“兰烨在哪?我非要亲手杀了她不可!”

    景誉将他一把拽住,她只是看着白夜擎,指了指他们身后一栋隐蔽在丛林中的房子,“她就在那间屋子的顶楼。她放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告诉你……”

    说到这,她顿了顿。

    唇瓣干涩,只觉得接下来的每一个字,都难以说出口。

    “她让你一个人过去见她。”

    “她身上挂着炸弹……”

    所有人,都倒吸口气。

    “还有……”景誉眼眶泛红,目光环顾其他人,“她要求十分钟内,你们所有人撤退,否则,她会把孩子……从顶楼……扔下来……”

    最后几个字,她说完,已经哽咽得语不成调。

    每个人,都面色凝重,进退两难。

    而白夜擎,几乎没有多作思量,义无反顾的道:“你们立刻撤退。”

    “不行!她身上既然绑着炸弹,显然是想和你同归于尽!”白粟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难道,我要看着大白被人从楼上扔下来吗?!”白夜擎咬着牙,眼眶红透了。

    白粟叶眼眶也湿润了,“我答应过星辰,一定会让你们父子都平安回去。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和她交代,怎么和爸妈交代?”

    听她提起星辰,白夜擎心头狠狠一恸。

    他甚至不敢去想,她伤心的神情。

    “粟叶,带他们离开这儿。”白夜擎无法再有多的顾及,已经没有多余的让他们纠结的时间!

    白粟叶咬咬牙,“我陪你一起留下来。”

    “你受了伤,必须立刻去做处理。”白夜擎看了眼她手臂上汩汩而出的血液,目光投向余泽尧,神色郑重,语气更是不容辩驳,“我把她交给你,你带他们离开,立刻!”

    两个男人,目光郑重的对视,眼里透出来的,除了在艰难时刻的彼此信任外,还有释然。过去那些恩恩怨怨,到此,算是烟消云散。

    余泽尧摁了摁白夜擎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白部长,准备撤退!”余泽尧开口,又回头看了眼已经视死如归的白夜擎。他理解她!如果现在里面绑架的是自己的儿子,又或者是景誉,他一样会毫不犹豫的做出这个选择。

    “可是……”

    “这是命令!”余泽尧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

    在一旁,始终都没有出过声的夜枭,临走前将手腕上的手表卸了下来,抛给他。

    白夜擎狐疑的看他一眼,夜枭淡淡的道:“麻醉针。剂量能致人瘫痪,看准了射。”

    白夜擎把手表戴上,“谢了。”

    夜枭始终酷酷的,没有再说什么。领着他的人,上了直升机,领先白粟叶一步,离开,飞往基地。白粟叶捂着手臂上的伤口,怔忡的看着那背影,心里各种情绪在翻涌着,复杂难言。

    上了直升机,却始终无法下令离开,看着白夜擎的背影,下唇,几乎都咬得渗出血来。

    “部长,必须要撤退了!”白狼看了眼手表。十分钟已经过去了9分半秒。

    “把望远镜给我!”白粟叶命令。

    白狼将望远镜递给她。她戴着望远镜远远的看过去,楼顶上果然用绳子悬挂着一个孩子。而兰烨,就在顶楼站着。她身上挂满了炸药。

    哪怕是狙击手,都很难找准点下手。万一有所偏离,后果不堪设想。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