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05 夜枭和粟叶的后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05 夜枭和粟叶的后来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白夜擎咬牙。靠!

    夜枭却是过来,拿枪把‘哐当’一声利落的就把他手上的手铐给卸掉了。得了自由,也顾不得手上这会儿还流着血,整个人直朝余泽尧扑过来,“把手机给我交出来。”

    “靠!你和兰烨没做成,现在是想上我?”

    “上你还不如上头母猪!”

    “你把我拿去和母猪比?”

    “那还是往你脸上贴金了!”

    两个男人一番扭打,滚成一团。夜枭根本不管他们,径自跳上飞机,“你们俩一会儿走回去吧,我先带你儿子回去看医生。”

    “喂!等我们!”

    余泽尧甩脱白夜擎,往直升机扑过去。白夜擎抓了他的手机,直接砸碎在地,让那些照片,永世没有再见的机会。余泽尧低咒一声,暗自庆幸那手机是出这次行动的时候,临时给配的,否则,他手机里所有的资料岂不都被这家伙毁于一旦?

    ……………………

    夏大白被紧急送进医院的急救室。

    傅逸尘临时被叫到医院来,池未央也跟着一起来了。白家人都聚在急救室外,都紧张得不行。

    “兰烨那女人最后是什么下场?”老太太气得不行的问儿子。

    “死了。身上中了五枪,死了个透彻。”

    “活该!”老爷子怒喝一声,显然是余怒未消。

    “把我们家大白欺负成这样,我恨死她了!”老太太说完,不断的抹着眼泪。

    夏星辰靠在白夜擎怀里站着,她亦是心碎得很,“刚刚查看了下他身上,很多伤,青青紫紫的,这两天他一定是受尽了折磨。”

    白夜擎没有说话,在幽冥那样的组织里,受不受折磨,自然是可想而知。尤其还有兰烨在里面搅合。

    他只是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背,“现在,什么事都过去了。”

    “粟叶呢?她不是受伤了么?现在怎么样了?”老太太担心的问,环顾一圈,也没有见到她人。

    “她现在已经没事了,在见朋友。晚些会过来。”

    …………………………

    机场。

    夜枭一行人已经候在那,等着他上飞机。

    才踏上登机梯的第一个台阶,虞安开口:“先生,白部长来了。”

    夜枭脚步顿住。

    沉默一瞬,才缓缓回过身。

    白粟叶已经换下了她身上的制服,穿着干练的黑色套装从机场的泊车上下来,站定在他面前。

    他神色幽深,深邃的眸底,翻涌着各种情绪。

    两个人,对视一眼,良久,都没有说话。气氛,莫名的有些凝重。

    最终,他率先开口,“伤口,怎么样?”

    “……只是小伤而已。”

    “嗯。”

    他语气里,还是那样淡淡的,听不出一点儿情绪起伏来。

    白粟叶勉强扯唇,“夜擎让我过来,和你说声谢谢。”

    所以……

    只是来帮白夜擎传话的?

    夜枭薄唇抿紧,眼神暗了几分,“不用,我们不过是相互利用。”

    他的话,戳痛了她的心。他知道,这句话是为了回她上次说的那句,曾经……不过都是利用……

    她呼吸重了些,尽量平静的笑,“可惜,最终还是没有帮你抓住幽冥。”

    “来日方长。”夜枭的回答,也没有什么情绪。

    场面,有些尴尬。

    白粟叶觉得自己匆匆来这儿,显得有些多余。

    她目光远远的看了眼远方,才又落向他,已经将自己心底五味陈杂的情绪收敛好,“夜擎让我带的话,我已经带到了。我……现在要去医院看我侄子了,那,再见。”

    夜枭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目光幽凉的看着她。

    她突然想起什么,又扯唇笑了笑,她不知道自己的笑容里,是掩不住的忧伤,“不是再见,应该是……也许再也不见了……”

    再也不见……

    夜枭什么都没说,面色紧绷着,转过身去,踏上梯子。

    她亦转过身去,

    她不知道的是,身后,夜枭始终站在飞机上,定定的看着她。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飞机冲上云霄时,她站在机场,始终看着那空荡荡的天空,泪如雨下。

    深爱彼此的两个人,再次,失之交臂……

    …………………………

    景誉也受了伤,但都只是一些皮外伤,检查完后,就被余泽尧带回了余家。

    太累了。所以,一回去就睡得不省人事。

    余泽南要进去看她,被余泽尧挡在外面。

    “不要进去吵她。”

    “我不吵,看一眼就出来。”

    “那也得等她醒了再说。”

    他坚持,余泽南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在门口绕了一会儿,似是有话要说,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余泽尧皱着眉,“有什么就说什么,别吞吞吐吐的。”

    “你肯定比我了解幽冥组织吧?听说,女人到他们组织里都……你说,嫂子……”

    “滚!”他的话还没说完,余泽尧已经沉下脸去,一脚踹他屁股上。

    余泽南委屈的揉着,“我也是担心,要真是那样……嫂子肯定要疯掉的。”

    “庄严,把他给我扔出去!这两天,我都不想见到他!”

    很快的,余泽南让庄严给扔出了余宅。

    余泽尧站在门外,点了支抽着。神色,始终冷沉,心事重重。

    确实,泽南的担心,不是妄自来的。几乎没有女人,能从幽冥他们那儿干净的脱身出来。而且……

    刚刚抱着她回来,他无意的注意到她身上的穿着。

    衬衫扣子掉了两三颗,凌乱不堪。连裤头上的扣子也开了,很狼狈。甚至……检查伤口的时候,明显有看到她身上留着男人抓过的手印。

    胸口,剧痛。

    该死的!

    一想到那种可能,他一拳狠狠砸在面前的白玉栏杆上。神色阴沉得可怕。

    让幽冥跑了,兰烨死得那么干脆利落,是便宜了他们!

    抽完一口烟,重重的灭在烟灰缸里。连吸两口气,将心底的各种情绪硬生生压下,才重新推开门进去。

    里面。

    景誉缩成一团,整个人在瑟瑟发抖,显然是在做噩梦,嘴里呢喃着:“不要……不要过来……不要碰我!”

    余泽南只觉得胸口像被人撕裂了一样,五脏六腑都在疼。

    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噩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