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12 别来无恙,你还在心上 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12 别来无恙,你还在心上 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摇摇头,不准自己再乱想下去。手指,握住窗户,想要将窗户关上。冷风吹多了头痛,而且,再大的风,也吹不散她此刻压在心上的阴霾。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房门蓦地被从外推开。

    她下意识回头,只见原本跟纳兰离开的夜枭,又重新回来了。

    他长腿迈开,笔直的朝她走了过来。即使没有开灯,白粟叶也能清晰的感觉得出来,他满身的寒气。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他暴戾的一抱而起,抛到床上去。

    身手一向很好的她,在夜枭面前其实不过是白费力气。她学聪明了,也不挣扎。只是半扬起脖子,望着他在黑暗里都掩不住愤怒的双目,“你这么晚来我房间,纳兰知道么?”

    夜枭根本不搭理她,直接撕扯她身上的睡衣。他动作一如既往的粗暴,残酷得毫不留情。

    白粟叶心里有些胆颤不安,但是咬着牙,没有再吭声。以前尚可反抗,可如今,协议都签了,她凭什么反抗?

    反正……

    不过就是30天而已。

    不管他如何折磨她,如何羞辱她,也仅仅只有这30天的时间。30天后,一切孽缘都终结……

    白粟叶这样想着的时候,身体被翻转过去。还是和第一次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前奏,直接被他从后占有。

    火辣辣的感觉传来,是那种皮肉被撕开的感觉,痛得她连呼吸都屏住了。她双手捏着床单,手心里的冷汗,将床单浸湿了一大片。不允许自己痛到哼出声,洁白的贝齿紧咬着枕头。

    夜枭是个30多岁的成熟男人,在这种事上,血气方刚,没有一段时间是停不下来的。等到停下来的时候,她身上已经大汗如洗,快昏厥了过去。

    **发泄完毕,便连怒火也消了许多。夜枭渐渐冷静过来,半晌,没听到一点她的声音,眉心皱起,几乎是立刻把灯打开。

    整个房间,瞬间亮起。

    床上颤抖得厉害的她,让他呼吸一窒,胸口像被人用重锤狠狠砸了一锤。

    那一瞬,有种想杀了自己的冲动。

    她身体本是雪白,毫无瑕疵,可是,现在……

    整个人就像被施暴后一样,满身青紫,触目惊心。双腿间,还残留着他留下的罪证。混着血,一点点刺进夜枭眼里,刺进他胸口,刺得他心脏绞痛……

    她的狼狈和难堪,无处遁形。白粟叶想让他将灯关上,可是,因为剧痛,喉咙已经干哑得说不出话来。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动了动手指,把被子抓过来,裹住自己。

    还来不及说什么,只听“砰——”一声重响,夜枭重重的把门甩开,出去了。

    ………………………………

    一室清冷。

    冷得可怕。

    白粟叶喘了口气,又喘了口气,才觉得自己没有死……

    还活着。

    她双手努力撑着床,试着从床上爬起来。可是,没有力气。才伏起来一些,又跌回床上。

    这样的动静,拉到她身下的伤口,痛得她连声抽气。其实,她这次才算真正的第一次。那一晚在宴会后被夜枭侵犯的时候,至少只有那么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这一次……

    持续了整整快一个小时……

    像是在地狱里走了一圈又一圈,但是她命硬,最终是把命给捞了回来。

    原来,还真有比枪伤比刀伤还要痛的伤……

    好一会儿,白粟叶才支撑着身体从床上爬起来。额头上的冷汗,还在冒,脸色苍白得比鬼还可怕。

    才第一天而已……

    如果接下来的30天,都将是这样度过,她没有把握,是不是能坚持那么久。

    …………………………

    夜枭穿着睡衣就往外走。脚上的拖鞋都没有来得及换,甚至,出门的时候连伞都没有打。

    脑海里,晃来晃去都是刚刚她被自己凌虐后的样子。明明自己打定主意要折磨她,她害他多惨?骗他多惨?她受什么样的折磨都不为过!可是,那一幕却翻来覆去的在凌迟着他。

    “先生!”虞安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打着伞跟了出来。

    夜枭大步往车的方向走,没理会他。雨再大,风再大,他也像是浑然不觉得冷。

    “这么晚您还要出去,是不是要让人跟着?”虞安了解他,一眼便看出他情绪很不稳定。他怕他这样出去会出事。

    “滚回去!”三个字,硬邦邦的,像是石头一样从他唇齿间蹦出来。

    而后,他上了车,’轰——’的一声,车子就像子弹一样冲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

    白粟叶把自己泡在热水里,泡了许久,身下的痛才稍微缓解一点。她体内的力气也才渐渐恢复。

    摁了铃,佣人李婶进来,见到水底下她身上那些伤,对方也是震了震,心下直颤。看来,刚刚是出了大事儿了!可是,白小姐也算真能忍,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过。

    “白小姐,请问有什么吩咐么?”

    李婶开口问。几乎是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

    白粟叶苦笑。她这辈子,还真没让人同情过。当然,她也没像此刻这样狼狈过。

    “能帮我找件新的睡衣么?之前那套,好像不能穿了。”她倒是坦荡,也没有要遮遮掩掩的意思。之前那件,已经在夜枭手里化成了碎布。他是真的有够粗鲁。可想而知,在她体内驰骋的时候,也是真的丝毫没有留情。

    她打了个寒噤,不敢再去回想了。

    可怕。

    “好,您等着,我马上去找。”李婶不敢怠慢,赶紧转身出去了。

    ……

    抱着睡衣回来的时候,夜枭正从外面匆匆回来。

    一身湿透。

    大抵是跑得太急,脚上的拖鞋都掉了一只。

    “先生!”李婶赶紧打了招呼。从未见过他有这般失常的样子过。这个男人,平时一贯清冷,好似谁都左右不了、波动不了他的情绪。

    “要进去?”夜枭沉声问,看了眼那扇紧闭的门,双目有些赤红。

    “是,给白小姐送睡衣进去。”

    夜枭把刚从外面买的一支药膏扔在睡衣上。薄唇冰冷的抿成直线,什么都没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