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15 别来无恙,你还在心上 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15 别来无恙,你还在心上 7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发布会结束,获悉了发布会上暂时的情况后,镜头扫到凌乱的结束会场。他正要把电视关上,镜头,一下子又带到那个年轻女子身上,他关遥控的动作蓦地一顿。

    “白部长,您今天真美发言也是相当的漂亮恭喜你。”记者的夸赞声响起。

    “谢谢。”她淡淡一笑。

    “总统先生已经好几次传出了婚讯。可是,您却一直都没有动静。请问,您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女子微微一笑,很有涵养,当即就否认了,“当然没有。”

    “您这么优秀,追您的男人一定很多。您是眼光太高了”

    她笑得有些俏皮的样子,“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很忙。刚下发布会,人都没走出去,就被你们逮住了。哪有空交男朋友”

    记者们也跟着笑了,“您这是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我们罪过就大了。不过,国安局这么多优秀的男人,您就没想过抓一个,内部消化了”

    电视上,白粟叶若有所思,像是在认真的思忖记者的这个问题。而后,认真的笑着回答,“国安局优秀的男人确实很多,我也有一位很崇拜的人。不过,感情这种东西,还是要随缘。”

    “那您能告诉我们,他是谁吗在镜头前说出来,或许还可以促成这件事。”记者还在不依不饶的追问。

    “这个是秘密,我保留了,不能告诉你们。”

    那嫣然的笑容,看在夜枭眼里,怎么都觉得是眉目含春,特别讽刺。

    崇拜

    曾经,十年前的白粟叶同他说过,最崇拜的莫过于他。而现在

    她这是在电视里,和别的男人隔空传情

    他皱眉,重重的把电视关了。拿了手机,在手上摆弄了一会,最终,摁了摁

    白粟叶回答了记者一堆有的没的问题,才得以顺利走出会场。白狼问:“部长,国安局真有你崇拜的对象么,我怎么不知道”

    “什么都让你知道了,以为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她确实是有崇拜的对象,但不是国安局的,而是一位知名画家,alex。

    “就知道你是应付记者的。对了,今晚的晚宴,局长亲自接待你,你必须要参加。”

    晚宴

    白粟叶点点头,“我知道了。”

    刚说完完,手机短促的响了一声。她拿出来一看,神色微怔。是一条短信。

    很简单。

    晚上过来。

    四个字,没有名字,没有落款,甚至连电话号码都是未知。可是,白粟叶却笃定的知道是谁传来的信息。

    “怎么了”白狼见她脸色不对,下意识探头去看。她已经先一步将手机收起,“没事。”

    “你今天看起来有些奇怪。”白狼打量她一眼,想起什么,“昨晚你和夜枭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工作的时候,禁止谈私事。”白粟叶根本不想和他继续这个话题,走出会场,钻进车内。

    白狼看着那背影,担心的紧皱眉头。

    夜枭是带着勃然的恨意回来的,而显然,他妄想将这满腔的恨都宣泄在她身上。这对她来说,非常非常的不公平

    回国安局的路上,白粟叶又将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

    身体,还在痛。

    如果今晚再承受

    她吁口气。看来,这一个月,夜枭是打定了主意要好好折磨她。

    晚宴,非常热闹。

    国安局的餐厅里,圆桌上铺着金色祥云桌布,餐点是依照接待重要外宾的规格而点的。在场座上宾都不是小角色。

    白粟叶吃得其实有些心不在焉。昨晚被折腾成那样,她根本没有好好睡觉,今天白天一整天的工作又和打仗似的,现在已经晚上9点多,她便有些开始犯困。

    “粟叶,怎么这么无精打采的你可是这次截获情报的最大功臣总统有你这个姐姐当帮手,简直是如虎添翼。我们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也因此有显著的提升。”局长一句话,就把整个桌子的注意力都投射到她身上来。

    她打起精神,“局长,过奖了。”

    “过奖不过奖,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了。来,这杯酒,我先敬你。”局长起身,将酒杯和她碰了碰。

    白粟叶没有推拒,喝了。

    “白部长以前对付夜枭的事,我就早有所耳闻,可惜今天才算见到本人。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又有人感慨,和她碰了碰杯。

    提到过去的事,白粟叶脸色微变了变。

    这件事,仿佛是她挂在胸前的勋章,可是,却无人知道,亦是她始终不曾痊愈的伤疤。

    “谢谢。”她站起身,没有推拒的仰首而尽。

    对方赞许的对她竖着拇指,“白部长果然爽快”

    一顿晚饭,吃了好几个小时,出了餐厅,已经过了零点。

    她轮番被敬了不少酒,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只觉得哪里哪里都不舒服。胃里更是翻江倒海的难受。

    白狼有些心疼的将她放置到车上,“明知道自己酒量已经到头了,还来者不拒,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白粟叶勉强撑起身子,声音轻飘飘的,“送我回去吧。”

    把车往她住的香榭谷开去。

    白狼送她上楼的,进了门,她便把白狼赶走了。

    “你醉成这样,真的行吗”白狼临走前还很不放心。不管外表看起来多坚强,但无论如何还是个女人。

    “别管我了。”白粟叶把他推出去,重重的关上门。整个人像是最后一丝力气都耗尽了,贴着门,连高跟鞋都没有脱下,就缓缓滑下身去。顿时只觉得更困了,睡意袭来,眼皮重得让她连手指都不想再动一下。

    她真的就这样靠着门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手机,突然响起。

    在这样的夜里,尖锐的铃声,显得特别的突兀。一向警惕心极强的她,一下子就惊醒了,意识到手机在响,她摁了摁剧痛的眉心,将手机从口袋里翻出来。

    “喂。”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