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16 搬来陪我住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16 搬来陪我住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二个晚上,就想毁约,是么”夜枭的声音,从那端传来。冷沉、危险,带着几分不爽的兴师问罪。

    她多少清醒了些,知道自己今晚放了他鸽子。

    她故意的。

    身体太疼了

    那种被撕开、被碾压的感觉,不堪回首。

    “我有些醉了。”她把头发摸到脑后去,深吸口气,“今晚可能”

    “半个小时。”夜枭打断她的话,“半个小时后,我在这儿见不到你,我和宋国尧的合作合同,明天就会生效”

    根本不给她再说什么的机会,夜枭已经把电话挂了。

    白粟叶握着电话,听着那边冰冷的嘟嘟声,重喘口气,站起身来。再醉,她也不会忘了合同的事。脱下高跟鞋,回自己房间找了支解酒药吞了,又用冷水洗了把脸,沁凉的感觉让她清醒了许多。看着镜子里妆面已经完全糊掉的自己,只觉得狼狈又可怜。

    另一边。

    “先生,您还不睡吗”佣人路过客厅的时候,见到他还坐在沙发上翻着报纸。

    夜枭把报纸合上,掀开袖口,看了眼时间。指针已经指向了一点准时

    很好

    这女人,迟到了

    而且,迟到了整整半个小时

    “您现在还在等人”佣人有些好奇看着他的反应。

    “没有”薄唇掀动,他冷酷的吐出两个字,将报纸抛到茶几上,起身往楼上走。走到一半,回头,吩咐:“把门锁上,今晚,不管谁敲门,都不要再放人进来”

    “啊是。”佣人觉得很是奇怪,都一点了,难道还有客人要来不过,自然是不敢多问了,老老实实应了。

    白粟叶等自己清醒了一些,洗了个澡,换了条淡绿色裙子,又重新上了个自己很满意的妆,喷上香水之后,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

    她亲自开着车,去找夜枭。

    红绿灯的时候,看着后视镜里精心打扮后的自己时,讪讪一笑。都过去十年了,却还是奢望的想在他心里留些美好的形象。上次在他那儿,吐得稀里糊涂的样子,可真是糟糕透顶

    她拨了拨自己肩上的卷发,再想起十年前一头秀丽黑色直发的自己,只觉得满心苍凉。

    半夜,路上都没有什么车,到夜枭住的地方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

    巡逻的人,将她又搜查一遍,谨慎的取了她的车钥匙,将车开到指定的地库去。

    这会儿,夜枭大概已经睡了吧。

    她摁了门铃。

    可是,铃声响了许久,里面都没有半点动静。是啊,都这么晚了,只怕连佣人都睡着了。

    夜枭从一点就躺在床上,可是,到凌晨三点的时候,还没有睡着。

    所以,当门铃声响起的时候,他几乎是立刻就睁开眼来。抓过手机一看,让他沉下脸去。

    他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拉开房间沉步出去。

    他应该好好教教这个女人,到底什么叫时间观念

    可是,还未下楼,就听到门咔哒一声开了,紧接着,是佣人的声音。

    “白小姐。”佣人打开门,见到门外的白粟叶,倒是愣了愣。原来还真有半夜来拜访的客人。

    对方将她从上打量到下,便懂了。现在的女人,都没羞没躁了,半夜来男人家里,还打扮得这么漂亮,可想而知目的是在哪。胆子真是大到都不用顾及一下女主人的脸面了

    “有事吗”

    “夜枭已经睡了”白粟叶问。

    楼上,夜枭脚步顿住。

    “是的。”

    “嗯。那让我进去吧。”她来了,但是他睡了,这不算违法合约。

    “对不起,白小姐,先生有交代,今晚任何人不准再进来。请离开吧”佣人的话里,没什么多的情绪。身子,已经挡在了门口。

    她不欢迎自己。

    白粟叶看得出来。但是,她并不在意,只是再确认一次,“他说的,不准任何人进去”

    “嗯。先生睡觉之前,特别交代。”

    白粟叶蹙了蹙眉头,觉得自己似乎是被夜枭耍了。所以,根本白费了自己这番打扮。

    最终,她浅浅颔首,“知道了,那我不打扰了。”

    门,砰一声重新关上。

    夜枭皱了皱眉,没有停顿,从楼上下来。

    “先生,您还没睡”佣人抬头见到他,惊了一下。夜枭寒着脸,没有搭理她。她只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他没有开门,只是走到窗口去,撩开窗帘。一眼就见到光线下,那抹身影正往门口走。

    夜枭抓过一旁的电话,拨了一串号码到岗亭。

    “喂,先生,这么晚请问有什么吩咐吗”那边,恭恭敬敬的立刻问。

    “她的车钥匙呢”

    “谁”突如其来的问题,叫人云山雾罩。

    “白小姐。”

    “哦,白小姐刚上去了,车钥匙还在我们手上。”

    “留好了,不要给她。”夜枭吩咐。

    那边的人,一头雾水。“什么”

    “听不懂吗”

    “好方就算是再不懂,也不敢再多问。

    白粟叶下来取自己的车钥匙,可是,对方找了半天也没找着钥匙。

    “找不着就算了,我叫车。”白粟叶没有多纠缠。但,总不能在这里站一个晚上。她9点就开始犯困,现在早就已经困得连站着都会睡着了。

    她走到一边去,打电话叫专车。

    这种地方,很偏僻,又这么晚,实在没有几辆车愿意来。不过,她小费给得高,不出十分钟就有出租车过来了。她没什么犹豫,上了车,回家。

    夜枭坐在厅里,等了十分钟,都没有那女人的敲门声。

    他失去耐心,拉开门出去的时候,电话铃声响起。电话,是岗亭打过来的,“先生,车钥匙留下了。不过白小姐人走了。”

    “”夜枭呼吸一下子就重了,“怎么走的”

    “叫车走了,刚上车。”

    白粟叶,粟是读su第四声。罂粟的粟。粟叶的意思我当初是取罂粟叶之意,代表很据诱惑性,当然是指在夜枭面前了。以后姐妹们不要再读错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